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49章 斩僧则雨停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49章 斩僧则雨停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奶奶的,这李重福的野心是越来越大了啊!”崔耕闻听此言,忍不住暗暗翻了几个白眼儿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李重福直接坚定地回答,“儿臣认为这纯属宋务光污蔑母后”,这事儿算了结了。唯一的害处,是他在群臣心声望大跌。

    然而,李重福作为李显的庶长子,声望跌了又怎么样?除非……他有意这太子之位,不愿意得罪官员,所以才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韦后似乎对李重福的这个回答早有预料,看向崔耕道:“二郎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崔耕坚定道:“微臣以为,宋务光此举纯属无稽之谈。不过,念在他一片忠心的份儿,似乎不宜苛责。”

    “不宜苛责?”韦后不悦道:“宋务光把天降大水,推到了本宫的身,影响了本宫的清名,还不宜苛责?”

    崔耕不慌不忙地道:“皇后的清名当然重要,不过,微臣以为,要挽回皇后的清名,似乎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挽回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真的跟皇后娘娘无关。您听说过宝严和尚祈晴之事吗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问题,韦后的脸才现出了点儿笑模样,道:“本宫当然知道,听说最近不少百姓,因为他的术法不灵,往他的头扔菜叶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扔菜叶子还是便宜他了!”崔耕寒声道:“事实,微臣以为,大雨不停,全是这和尚惹怒佛祖之过!”

    “崔尚书,你莫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李隆基当时急了,说宝严和尚尸位素餐没什么法力,这没问题。武则天都被韦什方骗得团团转过,又何况是自己?但是,若这和尚是大雨不止的罪魁祸首,那自己作为“祈晴法会”的组织者,还真是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韦后对崔耕的说法却颇感兴趣,道:“为什么?二郎说来听听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当初,宝严和尚为举办祈晴法会,提了两个条件,微臣以为不妥。常言说得好,一事不烦二主。他可倒好,一方面全城禁屠取悦佛祖,另一方面杀马宰羊取悦昊天,这二位都来了,能不生气吗?所以,佛祖和昊天施展大~法力,令大雨不止,惩戒宝严和尚。”

    韦后当然喜欢这个解释,迟疑道:“但是,二郎你又如何验证这个说法呢?”

    崔耕跪倒在地,道:“微臣请陛下下旨,斩妖僧宝严,取悦苍!”

    李隆基道:“万万不可!若斩了宝严,大雨仍未停息,那不成了草菅人命了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算草菅人命呢?”崔耕道:“其一,本官当初说得明白,若是祈晴法会两个月后,雨仍然未停,要砍宝严的脑袋,他已经同意了。现在两个月都过去十来天了,他不过是践诺而已。其二,如果斩宝严后,七日内不雨,本官愿与他抵偿兑命!”

    最后这话话,非常有分量了。

    武三思看出了便宜,道:“启禀陛下,启禀皇后,微臣以为,崔尚书的建议甚有道理啊!”

    韦后也觉得崔耕的这个提议,对自己来说是稳赚不赔,点头道:“好,依崔爱卿所言,斩宝严以谢苍!”

    一个番僧,斩了斩了,没有掀起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然而,自从斩了宝严之后,那雨竟然越下越大,毫无将要停歇的趋势。

    眨眼间,又是五天的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临淄王府,后宅,花厅。

    丝竹声声,尚衣奉御姜皎和李隆基,一边观赏着门外的雨景,一边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姜皎既是李隆基的心腹,又是长安城内数得着的大富豪,李隆基的一应开支,大部分是由他供奉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对李隆基如此死心塌地,当然是从秘堂分出的暗堂的手笔。

    有一次王皎准备出城打猎,见到一位和尚守在自己门前,问道:“和尚你想在这化什么缘啊?”

    和尚道:“施主布施贫僧一些吃的即可。”

    姜皎有钱,让下人拿些肉给那和尚吃。可当他眼睁睁地看着和尚吃完肉离去后,那肉竟然还在!

    姜皎大感怪,赶紧派人将那和尚追回来询问。和尚道:“贫僧之所以求您布施,是想和您结个善缘,您日后定能大富大贵。"

    姜皎道:“我现在非常富裕,只是不够贵而已。请问什么时候,我才能当官呢?”

    和尚道:“您见到真人能富贵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我能见到真人呢?"

    和尚抬眼看了看姜皎道:“您今天能见到真人,请跟我来。"

    于是乎,姜皎手臂架着一只价值二十贯钱的鹞鹰,骑马跟随和尚出城去,正好遇了李隆基也在狩猎。

    李隆基看着姜皎臂架着的鹞鹰,很在行地问道:“这是你的鹞鹰吗?”

    姜皎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,姜皎跟随李隆基一同打猎,而那和尚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后来,又有个女巫主动拜见姜皎,姜皎问道:“你既然有法力在身,那说说看,今天有什么人来?"

    女巫道:“今天会有天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天子?”姜皎道:“天子在皇宫里坐着,怎么会来看我呢?”

    然而,功夫不大,有下人来报,道:"三郎来了!"

    姜皎出去一看,原来所谓的“三郎”,正是那天在一块儿打猎的临淄王李隆基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他把李隆基当成了真命之主辅佐,当真是要钱给钱,要物给物。殊不知,那个“高僧”和女巫都是李隆基的人,那个高僧的手段,不过是普通的障眼法罢了。

    李隆基也对得起他,给他谋了一个尚衣奉御的职司,秩五品。

    在听说了李隆基和崔耕的赌约之后,姜皎也是暗暗捏了一把冷汗——李隆基拿不出五百万贯钱来,这钱可不得自己出吗?

    现在,十七州遭灾已成定局,如果崔跟死了,这赌约自然也作废了。

    今天,他终于松了一口气,手持一盏酒道:“这雨越来越大,看来那崔二郎必死无疑,微臣为王爷贺!”

    李隆基挥了挥手,命奏乐的侍女们退下,然后非常痛快的仰头将一盏酒饮尽,擦了擦嘴角的酒渍,道:“莫把话说得太满,这不还有两天吗?”

    “两天?”姜皎望着门外的瓢泼大雨,道:“两天?恐怕十天半个月,这雨也不得停哩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按说这崔二郎也是个有本事的,掐指一算,知道三个月内,这场雨绝对停不了。不过,可惜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句话叫做,神通不及天数。他再大的本事,非要与您这条真龙为敌,也得大败亏输。”

    “神通不及天数?神通不及天数!哈哈,说得好,当浮一大白!”

    李隆基也深感自己颇有些天命所归的意思,再次将眼前的一盏酒饮下,微醺道:“若本王有一日得偿大愿,富贵定与姜卿共享之!

    姜皎也有些喝多了,道:“多谢王爷……啊,不,万岁爷!诶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他伸手指向外面道:“瞅瞅,您一下圣旨,这天光大亮,云开雾散,真是有圣君气象…诶,不对,怎么天晴了?”

    当啷~~

    李隆基面色大变,手里的酒杯掉落于地,道:“这回可麻烦大了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