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46章 国事托二郎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46章 国事托二郎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高力士连连摆手,道:“没有,绝对没有!崔尚书对于张柬之等人的事儿着急不假,但张柬之等人落水而亡之事,绝没什么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其一,崔尚书一直命杂家找机会在陛下面前,为张柬之等人美言,希望他能收回成命。若崔尚书早有准备,又何必在杂家面前演戏呢?其二,朝廷派去押解张柬之等人的,尽皆是刑部的能元干吏。崔尚书无论是想收买他们,还是杀人灭口,都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办到。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在几个月之前,就提前未雨绸缪了。您想想,崔尚书再厉害,也不可能未卜先知吧?”

    “其实本王也是这么想的。”李隆基轻哼一声,道:“可还有些人,不明就里,还真以为这事儿跟李重福或者崔耕有关呢,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高力士接话道:“他们不过是相信,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儿罢了。其实,这隆庆池上的王气聚集,才显出了真龙天子的所在哩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心中暗想,看来高力士这死太监,是被王气之说唬住了,今天才“弃暗投明”得这么快。嘿嘿,这鬼神之说虽然上不了台面,却真好使啊!

    他心里面得意,面上却不以为然地道:“子不语怪力鬼神,对于什么王气之说,本王是不信的。我只知道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凡事要尽人事安天命而已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眼中的戏谑之意一闪而过,赶紧低头,跪倒在地,正色道:“《易经》有云,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王爷有如此想法,已有明君之相矣,杂家为王爷贺!”

    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,说得好!”李隆基将高力士搀起,道:“与这西山白露茶一样,有朝一日本王得偿所愿,咱们共享富贵!”

    “谢王爷,愿为王爷效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在扶阳王府内,对张柬之等人的死,又有另一番解读。

    辛承嗣满脸疲惫之色,精神却是颇为亢奋,跪倒在地,道:“启禀崔相,卑职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“哦?三十二名清流罪囚,你全救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全是属下救的呢。”辛承嗣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您提前数月未雨绸缪,押解的军士官吏都是咱们的人,我就是帮忙传几句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别看现在刑部尚书是裴谈,但崔耕要是提前准备,控制押解张柬之的人选,还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甚至无须动用自己在官面儿上的能量,光凭秘堂就能把事儿办妥了。

    刑部的事儿,表面上是刑部尚书总负责,实际上还不是小吏执行?秘堂略施小计,就把关键位置都换成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至于崔耕派辛承嗣去总揽全局,也不过是为了取信张柬之罢了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怎么样?张老爷子没怪你投到本官这边来吧?”

    “张老爷子胸怀宽广,当然没有。不过那个袁恕己,可是一路上对您骂骂咧咧地殊为不敬。”

    这就难免了。

    崔耕猜测,袁恕己在几十年前的章怀太子案中,扮演了十分不光彩的角色。偏偏自己成为了世上除了武则天之外,唯一可能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他能对自己没成见吗?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算了,本官不和他一般见识。反正这些人到了东瀛之后,本官就和他们就再无相见之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辛承嗣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崔耕奇怪道:“你想说什么?

    “属下想说的是,张柬之老爷子,没有坐船去扶桑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他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也没去,张老爷子岁数大了,受不了旅途的奔波,在属下赶到之时,已经病入膏肓了。他临终之前,托属下把这样东西交给您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辛承嗣从袖兜中掏出一个锦盒,寄了过来。

    崔耕接过来一看,却是一叠书信,这里边有给宋的,有给姚元崇的,有给郭元振的……都是清流派的中坚人物,却唯独没有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张相写这些信是什么意思?希望本官转交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辛承嗣眼圈泛红,有些哽咽道:“张老爷子说,他这辈子没干过什么亏心事儿,唯一感到对不住的,就是崔大人您了。这些信上的内容,都是他以清流派领袖的身份写的。在信里边,他要求那些人,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尽量给您提供帮助。最后,他托我给您带句话:以后这大唐国事,就全拜托崔大人你了,可千万莫让老夫在九泉之下失望啊!”

    “张相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,有这几十封信在手,自己就算彻底继承了张柬之的政治遗产,成为了当世清流派领军人物,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暗琢磨,清流派诸位大佬,虽然与自己理念不同,以前也多有冲突。但是,平心而论,这些人确确实实称得上大唐的脊梁。

    比如桓彦范的慷慨就义,比如张柬之的临终托付,再比如王同皎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……如今斯人已去,这大好的江山,要自己来守护了。

    李显和韦后倒是好说,李显重感情,韦后太蠢,怎么都不大可能,令江山社稷有倾覆之忧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临淄王李隆基。

    这厮既开创了开元盛世,又是安史之乱的主要责任者,自己到底是想办法和他搞好关系,助他趋利避害呢。还是直接就辅佐李重福和李隆基斗一斗,开创一个不一样的大唐?

    噔噔噔~~

    正在崔耕胡思乱想之际,忽然窗外一阵脚步声传来、

    紧接着,宋根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道:“启禀大人,有份请柬来,您看看怎么回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请柬?”

    “临淄王李隆基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呢。”崔耕伸手接过请帖,道:“本官倒要看看,李隆基请本官做什么……咦?”

    忽然,他眼前一亮,道:“这可有意思了,你告诉那送信之人,三日后,本官一定准时到场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