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29章 暗降不容易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29章 暗降不容易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微臣弹劾崔耕十大罪状。交通皇子,意图不轨,其罪一也!离间天家亲情,其罪二也;勾结突厥,知情不报,其罪三也;阴蓄私兵,有谋反之嫌,其罪四也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十大罪状,当然是为了听起来更有气势一些。事实上,张柬之弹劾崔耕的事儿,主要有三条。

    其一,手中有秘堂、北门会、共济会等组织,顷刻间可聚拢数百死士。原来,这条袁恕己已经对李显说过了,李显颇为不以为然。然而,现在和当初的状况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第二条,崔耕交通王子谯王李重福。

    如果说,原来崔耕是有造反的能力,那现在,他就有造反的动机了。那些贴遍长安的小抄,李显当然知道。他更知道,这事儿的确是真的。

    第三条最为证据确凿,指的是同俄特勤偷偷回突厥之事。同俄特勤回去之前,曾经见过崔耕一面。崔耕说不知道,谁信啊?

    这件事起码可以证明,崔耕对朝廷的忠心着实有限。

    李显听完了,若有所思,道:“都是些诛心之言,说什么十大罪状,着实有些过了。另外,崔爱卿毕竟有大功有国,朕不忍苛责啊!”

    张柬之也没打算一下子就把崔耕给搬倒,点头道:“陛下宅心仁厚,微臣佩服。只是,崔相的种种举动,难逃瓜田李下之嫌,朝廷还是早做准备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张相到底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微臣有一计,名曰:明升暗降。”

    “明升暗降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崔相现在身兼三职,又尚了公主,想必分~身乏术。陛下可以以多陪伴公主为由,免去他水路转运使、京兆尹的职司,只保留鸾台阁三品之职。”

    水陆转运使也就罢了,充其量算个封疆大吏。关键是京兆尹这个职司,负责京城治安。手下不仅有长安的全部衙役,还有一万“巡警”,造起反来不要太方便。

    把这两个职司去了之后,单单这个“鸾台阁三品”就着实不算什么了就算桓彦范辞官了,还有十个宰相呢,崔耕单凭宰相的权力,抓不着什么权力。

    李显沉吟道:“多陪陪安乐?这倒是个理由。但是,你这光说降了,升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升就更好说了,为示荣宠,陛下可加封他为武荣县公。”

    大唐的爵位分为国王、郡王、国公、郡公、县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,九等。原来崔耕的爵位是侯爵,现在提了一级,县公。

    李显是重感情的人,道:“降的太多,升的太少,不妥,大大的不妥!”

    “那再加封他五十户实邑?”

    “崔爱卿富可敌国,恐怕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袁恕己眼珠一转,道:“给崔相一般的封赏,着实不好办,陛下不如赐崔相一份丹书铁券。”

    丹书铁券起源于汉代,最初是由汉高祖发给功臣的封侯凭证。因为是用朱砂写在薄铁上,所以被命名为丹书铁券。

    到了南北朝的时候,开始用金字填写,所以又被称为“金书铁券”。又因为这时候,丹书铁券有了“免死”的功能,又被称为“免死金牌”,“免死券”等。

    到了大唐时期,免死的次数已经比较多了,一般是三到五次。甚至可以允准免子孙的死罪。

    李显闻眼前一亮,道:“好,就赐给崔爱卿丹书铁券一份,除谋逆外,可免死八次。”

    袁恕己觉得免死八次太多,就要开口劝谏。张柬之却猛地一拉他的手,一起跪倒在地,道: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臣商议已定,派刘老四前去传旨。

    崔耕听了之后,心里面……呃,好吧,也没啥委屈的。

    本来么,他娶了李裹儿,就相当于在李显一朝有了不败金身。真要办什么跟自己个人有关的事,派李裹儿去李显那一哭二闹三上吊,准能成功。就算犯了什么错呢?看在李裹儿的面子上,李显和韦后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为他开脱。

    所以,去掉京兆尹和水路转运使这两个职司,对他的影响着实不大。

    当初他之所以恋栈不去,无非是担心清流派落个没下场,想拯救而一番已。现在清流派自掘坟墓,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,他又有什么着急的呢?

    当然了,尽管是这么想的,崔耕表面上可不会接受这个“明升暗降”。笑话,这么好的敲竹杠的机会,怎可放过?

    刘老四宣读完圣旨后,崔耕并不起身,强挤出几滴眼泪,怔怔地出神。

    刘老四看他这副样子,心里边有点发毛,道:“崔相,崔相,您这是整的哪出啊?不就是没了京兆尹、水路转运使的职司吗?哭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哼,四郎大兄,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的饥啊!”

    “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四郎大兄请想,我原来的宅子,换给司门郎中高峤了。而换来的那宅子,又给长宁公主了,现在全家只能在京兆尹衙门安身。现在陛下不让我当京兆尹了,我全家两百多口子人,一时半会儿的哪儿找合适的宅子啊?我该住哪去啊?总不能住客栈吧?我丢不起那个人!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。”刘老四点头,道:“那崔相到底有什么要求,可以告诉杂家,杂家一定帮你转达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准备连这个宰相都辞了,带全家回清源老宅安顿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啊!”

    尽管明知道崔耕在故意要挟,刘老四还是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崔耕带卢若兰回清源,那李裹儿怎么办?在长安守活寡吗?自己敢报上去,韦后就敢把自己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刘老四劝道:“二郎莫冲动,千万莫冲动啊,你才三十多岁,正是大有为的年纪,怎么能辞官不做呢?咱们再想想别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法子?也行。安乐公主府挺大的,我带全家去那安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呦,二郎,崔相爷,您就饶了杂家吧。这个法子不行,绝对不行啊!’刘老四好悬没急哭了。

    好么,卢若兰和李裹儿住到一块去,那到底谁大啊?还不得打起来啊!

    他说道:“二郎,你到底想怎么办?直说了吧。反正我就是个跑腿的,你尽管吩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直说……那就陛下赐给我一处宅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问题是,现在升官的人太多,朝廷也没有合适的宅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你尽管禀报陛下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回去禀报,李显也明白了崔耕的意思人家崔耕这是觉得受委屈了,要出口气呢。

    他自己当然可以花内库的钱财,给崔耕买一处宅子。但问题是,他滥封滥赏,内库现在着实不宽裕。于是乎,再次把袁恕己等人叫来议事。

    议题只有一个户部出钱,给崔耕买宅子。

    袁恕己当时就急了,道:“微臣等人的宅子,还是自己租的呢,凭什么他崔耕……哎呦!”

    旁边的敬晖狠掐了他一下,接话道:“凭崔相有大功于国,理应赐宅,不知二十万贯钱够不够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