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28章 清流终出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28章 清流终出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噗~~

    崔耕接过那张纸一看,直急得一口血急喷而出。

    无它,太气人了!

    这张纸上写的清楚,谯王李重福上书请韦后垂帘的奏章,并非出自本意,而是受了韦后的逼迫。

    为此,李重福甚至求到当朝宰相崔耕的头上,拜托他向张柬之解释。

    事实倒是事实,但问题是,这事儿能做不能说啊!韦后知道了会怎么想?李显知道了会怎么想?

    此事公诸于众,李重福必定得恶了两位至尊,还不如不上表呢。就是崔耕都得吃瓜落儿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事儿只有张柬之和崔耕二人知晓,不用问,今日这些揭帖就是他派人干的!

    张柬之这样做,一方面打击了韦后,一方面打击了李重福,顺带还打击了崔耕,真是一箭三雕,堪称完美!

    唯一令人诟病的是这老头也太没底线了。买卖不成仁义在,怎么能转手就把对方卖了呢?

    崔耕更是暗暗寻思,我把张柬之当上司、当老师、当好友,没想到,人家根本就没我是一回事儿啊,真是自作多情!

    当然了,清流派既然已经出招,就不只是这么一手。

    又是三天后,礼部的公文,下达给了两位吐蕃使者白玛罗姆和扎西卓玛,限他们在七日内离京。

    本来,吐蕃车骑长和太后派这二人出使的目的,是“务必不使中原朝廷帮助另外一方”。所以,她们在大唐活动的也不怎么积极,甚至某些时候,还能给崔耕站桩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直接被大唐朝廷赶走,崔耕算是少了一大助力。毫无疑问,这也是清流派的手笔。

    破屋更遭连夜雨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大舅哥同俄特勤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他这次出使中原,主要是为了和中原朝廷商量西突厥余部的处理。双方一直在扯皮,没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内宅,花厅内。

    同俄特勤让崔耕屏退了左右,神神秘秘地道:“妹夫,我得偷偷回突厥了,这次是特意来向你来辞行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愕然道:“你要走就走吧,干嘛还偷偷摸摸的?”

    “父汗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当啷~~

    崔耕手里的茶杯掉落余地,摔了个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同俄特勤道:“妹夫你别着急啊,父汗都死了一个多月了,我也是现在才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老汗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同俄特勤叹了口气,道:“现在消息众说纷纭,第一种说法是:父汗在攻打拔曳固时,因恃胜轻归,不加防备。本部被拔曳固的士卒从柳林中冲出,打了伏击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说法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伯伯的小儿子阙特勤刺杀的。不管哪个说法是真的吧,现在阙特勤已经登基为汗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皱眉道:“这么说,是突厥王庭一直在封锁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我的亲信现在才得了空,赶来长安,告诉我这个消息。这汗位是我那小外甥的,我得赶紧回突厥,把阙特勤这孙子赶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道:“大哥,你有没有想过,不管突厥之事,就在长安安顿下来呢。我也算薄有资财,可保大哥你一世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?”同俄特勤当时就窜了,道:“听你崔二郎的意思,是想让我放弃杀父之仇,做缩头乌龟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杀父之仇还得两说,再说了,老汗不仅杀了阙特勤的几个哥哥兄弟,还杀了他的妻妾。你们都是一家人……冤冤相报何时了啊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……诶!”同俄特勤猛地一拍几案,道:“我明白了,你是担心我打不过阙特勤那小子?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打仗这玩意儿比的不是武力而是智力,同俄特勤脑子里缺根弦儿,凭什么跟人家阙特勤比?再说了,现在突厥具体是什么状况都不知道。现在去突厥,那不是自投罗网吗?

    当然了,尽管是这么想的,崔耕总不会说出来。他只得道:“不是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同俄特勤打断道:“不是那个意思就好办了,总而言之,我非得回去跟阙特勤干仗不可,谁拦着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崔耕心思电转,道:“兄长执意要走的话,我给你介绍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个老道,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之能,奇门遁甲易经归藏无一不通。大哥你若得他之助,势必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同俄特勤对于这种“老神仙”非常感兴趣,道:“那就多谢妹夫了,此人究竟在哪?”

    “大哥稍待,我这就派人把他请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终崔耕请来的人,正是老骗子韦什方,也就是北门学士苗神客。

    杀死“李鼠”张同休后,苗神客本来打算云游天下,结果在向崔耕辞行的时候,整好赶上了卢雄中毒。

    阴差阳错的,他还是参加了神龙政变。

    本来他云游天下的目的,就是不想看到武则天英雄末路的情形。现在,既然神龙政变都发生了,他也就没必要离开长安了。

    崔耕给他建了一个道观,安享晚年。

    崔耕把同俄特勤的事儿稍微一提,老道就眼前发亮,表示愿意辅佐同俄特勤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然后,又当场表演了几个幻术。

    当初苗神客的幻术连九公主韦诏都忽悠瘸了,更别提脑子缺根弦儿的同俄特勤了。

    傻小子当即跪倒在地,吵吵嚷嚷要拜师。

    苗神客推说他乃富贵中人,没有慧根,学不了这些法术。再说了,有自己跟在身边,跟同俄特勤自己学会那些法术也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最终,同俄特勤拜苗神客为“军师”,偷偷离了长安,直奔突厥,收拢旧部,抢夺汗位去也。

    这时候,崔耕也顾不得关心同俄特勤争夺汗位顺利不顺利了,因为一场巨大的危机,正在向他袭来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大明宫,含元殿。张柬之、袁恕己、崔玄、敬晖、李湛联袂求见李显。

    “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,赐座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张柬之等人依次做到了小太监搬来的胡凳上。

    李显道:“五位爱卿联袂前来,肯定是有了不得的军国大事要奏报吧?”

    张柬之道:“呃……军国大事也谈不上,微臣等人是想弹劾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弹劾谁?”

    “同鸾台阁三品、京兆尹、水陆转运使崔耕!”

    李显皱眉道:“崔爱卿既是朕的女婿,又有大功于国,你们到底想弹劾他什么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