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27章 勇将辛承嗣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27章 勇将辛承嗣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的智商也就是中人之资,之所以能在顷刻间,想出斗草会的解决方案,当然是根据后世的记载。

    当时,李裹儿深深为如何在斗草会上独占鳌头而发愁,就求教于天下有名的才女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婉儿建议道:“其实斗草会上拿出的物事,也不一定是草,只要是与草相类的东西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裹儿道:“那你说什么东西,和草相类呢?”

    “草为地之毛,人身有五毛,亦如地之有草。而五毛之中,又以胡须为贵。”

    “胡须?”

    李裹儿经上官婉儿这么一点,瞬间就秒懂了。

    在长安泥恒寺内,存在着一副人的胡须,堪称世间独一无二的宝物。

    这副胡须的主人,就是南北朝时期的谢灵运。

    此人不仅是著名的诗人、文学家,还以“美髯”闻名天下。在他四十九岁时,以“谋逆”罪论罪当死。临刑之前,谢灵运不忍自己的这副美髯被埋入坟墓之中,就亲手将胡须剪下,布施给了寺庙。

    赶巧了,这时寺内的和尚正在造维摩诘法像,就将这副胡须做了维摩诘法像的胡子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佛像,正存在长安泥恒寺内,只要把谢灵运的胡须取来,就足以在斗草会上独占鳌头了。

    另外,根据历史记载,李裹儿将维摩诘法像的胡须取下一部分后,为防其他人效仿,又将剩下的胡须烧掉。

    至此,一件稀世珍物,就因为公主的小小任性彻底毁去。

    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京兆衙门内。

    龙高睁大了眼睛,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,道:“什么?您让宜城公主去取维摩诘法像的胡须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她为了避免别人效仿,岂不会把剩余的胡须全部毁掉。千载之后,青史斑斑,您就是毁掉谢灵运胡须的罪人啊!”

    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龙高没词儿了,毕竟人家崔耕之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救了他弟弟乃至众多百姓的性命。拈起筷子吃肉,放下筷子骂娘的事儿,他可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最终,龙高叹了口气,道:“所以,龙某人之前真是错怪您了,您是真正的大英雄好汉子,而我……不过是井底之蛙、一勇之夫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龙壮士过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并非某的自谦之词,而是肺腑之言。”

    略顿了顿,他陡然间推金山倒玉树,纳头便拜,道:“末将辛承嗣,参见崔相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叫辛承嗣?”崔耕的脸色骤然一变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天下姓辛的不多,如果他真的叫辛承嗣的话,那就是历史上那位无敌猛将了。

    据说,辛承嗣曾经表演马上驰骋之功,可以一手捉住马鞍的鞍桥,双足直上,像蜻蜓一样倒立,走马二十里。

    据说,辛承嗣曾经解下马鞍,再用绳索拴住马儿四脚,脱下衣服躺在地上。正在这时,他忽然远远看到一贼人从百步远的距离骑马持枪而来。待那边马儿起步,他才有条不紊地起身,系好马鞍、解开绳索,穿上衣服,披上盔甲,翻身上马,盘枪回马迎战,轻轻松松地将对方马儿刺倒,擒人而还。

    据说,辛承嗣与中郎将裴绍业被吐蕃大军团团围困,竟然凭着一马一枪,护送着裴绍杀出了重围!

    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,大唐的勇将之中,此人当名列前茅!

    这回自己算是捡到宝了。

    只是,按说此时他应该在边关效力,为何要隐姓埋名,做一个小小的羽林军士呢?

    辛承嗣可不知崔耕的所思所想,只以为他是为自己原来没报真名而震惊,赶紧解释道:“崔相放心,末将隐姓埋名,绝不是为了作奸犯科。实不相瞒,我和我弟弟辛承仁,是受了张柬之张相爷的命令,潜入京城,以备大用。当初,张昌仪门外的那句“一两丝能纺几日线?”,就是出自小人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……”辛承嗣咬了咬牙,“咚咚”磕了几个响头,道:“您大婚的时候,府门外那首打油诗,也是我刻的,还请崔相责罚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你刻的?”尽管心中早就有所预感,但真听到这句话后,崔耕还是一阵阵心寒。

    不是心寒辛承嗣,而是

    崔耕一边以手相搀,一边问道:“辛将军快快请起,你只是奉命行事,何罪之有?那下令之人,是张相吧?”

    辛承嗣顺势而起,解释道:“确实是张相。他对我说,希望能用这首诗,激起您的羞耻之心,莫和皇家走的太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崔耕开口打断,满脸的郁闷之色。

    他没法子不郁闷,像什么袁恕己、桓彦范等人跟他为难,他根本就没怎么往心里去,无它,双方没交情。

    但是,张柬之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初,崔耕的木兰春酒能成为贡酒,就是多亏了此老的帮忙,与此同时,这也成为崔耕仕途的发端。

    后来,在狄仁杰的主持下,崔耕签下文契,拜张柬之为师,固然是一份投名状,其中也颇有几分对此老的敬仰。

    当然了,等张柬之为相之后,双方也一直相处的不错,配合默契,诛除了二张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万万没想到,以张柬之的人品,会给自己的大婚使这个小绊子,一股背叛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崔耕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那你现在为何又告诉本官真相呢?可是出自张相的授意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辛承嗣苦笑道:“末将的名字虽然是假的,但我弟弟的事儿却是真的。承仁被宜城公主抓紧府内后,我去求过张相,他让我暂且忍耐。说现在皇后秉政之意甚浓,此时不宜节外生枝。末将心忧的承仁的危险,多次求见张相。最后,他给我指了条明路,让我找您帮忙。”

    崔耕岂能不明白张柬之的这个建议没安着什么好心?他又问道:“那辛将军告诉本官真相,岂不是意味着背叛了张相?”

    “崔相要说这算背叛,那就是背叛吧。”辛承嗣无奈道:“事实是,末将是实在不想让您这么一个好官被人算计,才直言相告。我看出来了,张相的目标也许远大,也许崇高,但绝不算什么好人。也唯有崔相这样的人,才值得末将效死。如果您看不上我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赶紧阻拦道:“辛将军乃当世英豪,本官得将军之助,真是幸何如之?”

    辛承嗣再次跪倒在地,道:“愿为崔相效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尽管辛承嗣投靠了崔耕,却没有马上恢复名姓,还是以龙高的身份潜伏在羽林军内。

    反正张柬之等人绝不是武三思的对手,现在崔耕着实没必要和清流派表现地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然而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    三日后,宋根海面色惶急地走进了内堂,手举一张纸,道:“崔相,大事不好!您看看,这是什么?长安一百零八坊,到处都贴了这个东西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