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25章 竹杠敲起来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25章 竹杠敲起来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小子,你特么的要脸不要脸?”

    崔耕还没怎么样呢,宋根海已经忍不住了,冲上前来,对着龙高的嘴巴扇去!

    然而,预料中的清脆响声没有响起,宋根海直感觉手腕子一紧,如同被一个铁钳子夹住相仿,再也难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擦,有两下子啊,你撒开!”

    “撒开?你想得美!”龙高非但没松手,还微微一用力,把宋根海的手斜拉到了侧后。

    “哎呦,哎呦!”吃疼之下,宋根海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崔耕不愿意看到宋根海动不动就打人,有意让他吃些苦头,也不相拦反正在众目睽睽之下,龙高也不能真把宋根海怎么样。

    龙高道:“小子,你说清楚,我怎么就不要脸了?你若是说的有道理,俺姓龙的就给你赔罪,愿打愿罚随你的便。但若你仅仅是为了拍马屁这么说,嘿嘿,我给把你这只胳膊给废了!”

    “说就说!”

    宋根海气鼓鼓地道:“你小子懂不懂事儿啊?长宁公主是陛下的嫡女,宜城公主却是庶女。真论起来,长宁公主可比宜城公主尊贵多了,你说崔相欺软怕硬,那挨得上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”龙高乃一介武夫,还真不知这里面的弯弯绕,道:“崔相既然不怕宜城公主,为何不先解决我的案子?”

    “刚才他不是说了吗?长宁公主和崔相有交情,好说话一些。你想想,现在是两个公主斗气儿,崔相先说服了长宁公主,再到宜城公主那,也好说话不是?救你弟弟的把握,是不是平白就多了几分?要是反过来呢,这位宜城公主的脾气可不大好,万一她首先拒绝了崔相,那长宁公主就算是为了面子,也不能放人啊。那不全耽误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位官爷说得对啊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崔相,考虑的真是周全。人家手下也不简单啊,一下子就看清了此事的关键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龙高太过无理,崔相已经答应帮忙了,他还挑三拣四的。真是把崔相的一片好心,当成了驴肝肺!”

    百姓们的话传入龙高的耳中,直把他羞了个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龙高赶紧把宋耕海的胳膊松开,躬身行礼,道:“是小的孟浪了,还请这位大人海涵。我姓龙的说话算话,您要是觉得不解气的话,愿打愿罚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撇了撇嘴,摆手道:“切,本官堂堂的五品大员,跟你一个无名小卒计较什么?没得坏了名头。记住,以后万不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龙高不是不讲理的人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崔耕带着封常清、宋根海和龙高,直往长宁公主府的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这地方崔耕熟得很,就是当初他用自己的宅子,换来的高峤的那所大宅子。现在这所宅子已经装修好了,雕梁画栋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经过通禀,长宁公主李馨儿和驸马杨慎交亲自出迎,将崔耕让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分宾主落座,简单寒暄几句后,崔耕轻咳一声,表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最后,他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还兼着京兆尹的职司。小妹你弄得太不成话,我没法对百姓交代啊。你还是给我个面子,把那些无辜百姓给放了吧?”

    长宁公主道:“姐夫的面子,妾身是肯定要给的。不过,听姐夫的意思,是日后也不准我掳人为奴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上好的男奴,怎么也要四五十贯呢。我一年怎么也能抓个几百个男奴吧,这抓上个几十年,得是多么一大笔财富?姐夫您不让我抓了,是不是得给我点补偿?

    崔耕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,腹诽道,抓几十年奴隶,你想得美!李显还有五年的寿命,他死了之后,你还能这么嚣张?再说了,你抓个几百人也就罢了,长此以往,李显再糊涂,也得阻拦你啊。

    不过,形势比人强,他嘴里却道:“不知公主想要多少补偿?”

    “还是老规矩,两百万贯。姐夫富可敌国,不会连这点小钱都吝啬吧?”

    “两百万贯?你怎么不去抢?”崔耕长身而起,怒道:“长宁,你搞清楚!这天下是你们李家的,我做这个京兆尹也是为李家干活!大不了,我辞官不做就是,一个京兆尹,怎么也值不了两百万贯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京兆尹责任重大,头上的婆婆众多,真不是啥好职司。也就是当初这个职司关系到了太子之争,崔耕才和武懿宗斗了个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?够资格做这个位置的,避之唯恐不及。不怎么够资格的,只想以之为跳板的,京兆尹也不是什么好选择。

    真的贿赂得官的话,也就是四五万贯的行情。

    李馨儿见敲竹杠不成,也有些心慌,阻拦道:“俗话说得好,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,姐夫你怎么还价都不还,就直接走人了?再者,就算没这档子事儿,我这做妹妹的管姐夫要点零花钱花,你好意思不给吗?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两百万贯钱也太多了,你说个实价,到底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最少做少也得二十万贯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崔耕不是在乎这两百万贯钱,关键是不能让李馨儿拿的太容易。他想了一下,道:“这样吧,我给你五十万贯。”

    李馨儿大喜过望,道:“谢谢,谢谢姐夫,我现在就放人!”

    “别着谢啊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崔耕道:“多给你的三十万贯,是有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我多花三十万贯钱,是买你的嘴严实一点儿。记住,我和你的交易,千万莫告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李馨儿俏皮道:“我懂,这事儿必须保密。要不然,传扬开去,我几个兄弟姐妹都抓奴隶玩儿,姐夫就得大出血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崔耕道:“你先把那些百姓放了,五十万贯钱,我过几天就派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妾身相信姐夫。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一干被掳的百姓被带了上来,果然都是身材壮硕的大汉。

    崔耕一打听才知道,已经有四个人死在决斗场上了。

    将长宁公主绳之以法,当然是不可能的,崔耕也不会自讨没趣儿。

    他先给了这些百姓每人十贯钱的“压惊钱”,又让宋根海给那几个战死的百姓每人家里送五百贯钱的抚恤。

    无论是压惊钱还是抚恤金,对于平民百姓来讲,都是天价了。他们纷纷叩头,又是一片“青天大老爷”的赞叹声。

    唯独龙高,却是满脸的疑惑之、

    出了长宁公主府,他轻咳一声,道:“小人有一事不明,还望崔相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吃一堑长一智,知道客气了。说吧,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长宁公主府内,您花五十多万贯解决了此事。这么多钱,换一个“青天”的虚名,您觉得值得吗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