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24章 公主斗气中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24章 公主斗气中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出了同福楼,心情不大好,信马由缰往京兆尹衙门走去。 封常清和宋根海骑着马,在后面慢慢跟随。

    “冤枉啊!还请崔相为某申冤!”突然,大街,斜刺里冲出了一个人,拦住了崔耕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嗯?”崔耕拉住缰绳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拦路喊冤之人并不少见,但是,这人好像在哪见过啊,怎么想不起来了呢?

    封常清的反应要快一些,道:“你不是龙高吗?拦住大人,到底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随后,他又提请崔耕道:“这人是羽林军的,当初您和安乐公主大婚的时候,他在公主府大门外执戟护卫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崔耕想起来了,自己大婚的时候,公主府门提了一首打油诗,讽刺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经过调查,认为这个贼人肯定出于门外的护卫。现场护卫,总共是四十八人,自己让他们都写下了了名字,其有龙高。

    后来,自己派周兴审了一番这四十八个人,没人有明确的嫌疑,又不好动大刑,把他们全放了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龙高,是你有冤情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本官来吧,咱们到京兆尹衙门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龙高忽然将一份儿状纸高举,道:“还请崔相在此地为小人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里什么都没有啊?本官不好审案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里虽没有三班衙役、刑名师爷,却有众多的长安百姓!”龙高有意提高了声音,道:“此案关系重大,小人怕进了京兆府衙门,出不来了。现在,还请众老少爷们做个见证!”

    崔耕好悬没气乐了,翻身下马,道:“这么说……你是怕本官杀人灭口了?”

    “您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官还真不信这个邪了。你在这说,到底是什么案子,牵扯到哪位贵人,值得本官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“那小人可是说了,是宜城公主。”

    宜城公主的名号,崔耕当然听说过,此人叫李赏秋,是李裹儿的姐姐,李显的二女儿,并非韦后所生。

    李显总共七个女儿,永泰公主李仙惠牵扯到的李重润案子里,已经被武则天杀了。现在李显最宠的是长宁公主李馨儿和安乐公主李裹儿,这个李赏秋并不算怎么得宠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“不得宠”是相对而言的。李显登基之日,还是把她封为公主,开府,可以自辟僚属,拥有五百府卫。

    拥有僚属和府卫的公主,那相当于一个小朝廷了,着实不好惹。

    崔耕皱眉道:“宜城公主怎么让你受委屈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小人,而是我弟弟龙可。他今年才十八,前几日东市闲逛,被宜城公主府的人看见了,将他掳入公主府内,生死不知。”

    崔耕怪道:“宜城公主府的人掳你弟弟干什么?莫非令弟貌潘安?”

    龙高长得非常一般,若龙可也是这德性,打死崔耕也不相信,宜城公主会抓他当男宠。

    龙高苦笑道:“我弟弟其实跟我长得不多,只是身材颇为壮硕,才被宜城公主的人看了。”

    怕崔耕误会,他赶紧补充道:“宜城公主不是要他去做男宠,而是做奴隶去决斗。”

    “决斗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宜城公主最近和长宁公主在斗气儿,谁家的奴婢更为强壮。二人家里的奴婢用得不顺手了,随便街抓平民百姓。抓来了之后,让他们一对一的决斗,哪家的奴隶赢了,算是谁胜了。现在,两家公主都各抓了有二三十人了,吾弟在其。现在他生死不知,还望崔相施以援手啊!”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“小人敢以性命担保,句句属实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又看向四周的百姓,道:“崇义坊对老少爷们们,我说得对不对啊,给我做个证吧!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事儿,那小伙子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我表哥被长宁公主的人抓走了,也请崔相大发慈悲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现在长安城内人人自危,还请崔相为我等小民们做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纷纷应和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听了百姓们的议论,再仔细回想历史的记载,当即再无怀疑。

    在历史,是安乐公主和长宁公主斗法,竞相掳人为奴,试谁家的奴隶更为强壮,只是没有决斗之事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安乐公主李裹儿嫁了自己,势力庞大,钱财充裕至极,跟长宁公主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。长宁公主也不自取其辱,找李裹儿的麻烦了,把斗法的目标换成了宜城公主。

    这位宜城公主在历史,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李赏秋今年都三十多了,以“擅妒”名扬天下。二十年前,李显初登帝位,把李赏秋嫁给了一个叫裴巽的人。

    裴巽有了李赏秋并不满足,还娶了个姿容秀丽的外室,别宅安顿。结果,这事儿被李赏秋知道了,打门去,将那个可怜的外室“截其耳鼻,剥其阴皮漫驸马面,并截其发”。

    这也罢了,那女人本质是妾,大妇天生有生杀予夺的权力。关键是,李赏秋还不解恨,将驸马赶到了大堂,让他手下的官吏、衙役都来观看。

    这回纸包不住火,整个长安都知道此事了。李显闻之大怒,将李赏秋的公主降为了郡主,驸马裴巽也被贬了官。当然了,李显这次登基之后,又把她的公主封号还了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长宁公主和宜城公主对,不用问,肯定不能善了。

    到底该如何解决此事呢?

    在没有崔耕出现的历史,最终是一个叫袁从之的侍御史,实在看不下去了,将安乐公主和长宁公主派去抓奴隶的人都逮捕了。

    安乐公主告知李显后,李显当即颁布手谕,令袁从之放人。袁从之悲愤地奏说:“陛下放纵公主家奴掠民子女,将何以治理天下?为臣知道放奴则免祸,穷治则获罪,但不忍偷生枉法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李显宠爱女儿,是不会采纳忠臣疏奏滴,最终那些公主府的人被都被释放了,那些被掠为奴的人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崔耕暗暗琢磨,若为了青史留名,像袁从之那样,直接奏行了。反正皇帝不同意,我也没办法不是?

    但若是真心为老百姓办事儿,也唯有舍下这张脸面,去两位公主府要人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事儿不能蛮干,本来韦后看我不顺眼,这次被她抓了把柄,在李显那说我的小话,可得不偿失了。毕竟,李显人生的起伏太大,心理异于常人,涉及到女儿和媳妇儿,是不讲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道:“龙高,你的案子本官接了。走,咱们现在去长宁公主府要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长宁公主府?不是宜城公主府吗?”

    崔耕摇头道:“本官为京兆尹,负责的是全长安百姓的安全。既然知道了此事,当然要把所有被掳为奴的百姓全救出来。单单救你弟弟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不先去宜城公主府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本官和宜城公主没啥交情,咱们来个先易后难。”

    龙高脖子一梗,冷笑道:“久闻崔相人称崔青天,不畏权贵。今日一见,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!说什么先易后难,分明是你柿子捡软的捏,不敢去找宜城公主的麻烦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