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18章 裹儿受冤枉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18章 裹儿受冤枉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裹儿,慢来!”

    宋之问该死,李裹儿杀他,崔耕是乐见其成。但是,这赵履温现在可没什么显罪,崔耕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辣手杀人。

    他一边大喝一声,一边张开双臂,拦在了赵履温的身前。

    李裹儿怒道:“二郎,你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让。有事儿说事儿,你现在杀人,咱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。”李裹儿气的小脸煞白,恶狠狠地道:“我明明是给了赵履温两百贯钱购买田地,还说不够了可以再加。可他竟敢当面说谎,诬陷本公主,不亲手宰了他,难消我的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擦!这赵履温的胆儿也太肥了吧?

    崔耕将信将疑,道: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怎么你也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崔耕安慰道:“如果是真的,那咱们可占理了。裹儿你想想,为夫是干什么的?人称崔青天啊,查案子最拿手了。你把宝剑放下,待我查明事实,让赵履温身败名裂,再亲手杀他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。难道你不放心我的查案之能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李裹儿气呼呼地收剑归鞘。

    李显也拿这个宝贝女儿没法子,见此状况,长出了一口气,道:“到底是赵履温饱私囊,还是安乐公主钱没给够,现在难以定论。由崔爱卿……”

    “微臣以为不妥!”袁恕己道:“崔相自己还处于嫌疑之地呢,怎可主审此案?再说了,他乃是安乐公主的夫婿,怎能相信他会秉公办案?”

    李显皱眉道:“把依袁相之见呢?”

    “可由微臣主审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崔爱卿不和,人所共知,不妥!”

    “那让桓相来审。”

    李显更不乐意了,讽笑道:“赵履温是桓彦范的妻弟,怎么现在,袁相句不顾要避嫌了呢?”

    赵履温原来官易州刺史,神龙政变成功后,桓彦范以赵履温参与诛杀二张为由,为他请功。尽管李显实在想不出来,这位远在易州的赵刺史能在神龙政变帮什么忙,还是看在桓彦范的面子,把他升为司农卿。这件事太不合理了,李显还真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简短截说,袁恕己又说了几个名字,李显都认为不妥。然而,李显说出的人名,袁恕己也认为不合适,局势此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,张柬之打圆场道:“事关安乐公主和崔相,一般的人可审不了这个案子。不如……还是由陛下亲自来审。”

    袁恕己总不能说李显得避嫌吧?不管谁审这个案子,都得李显做出最终的处罚。

    他只得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李显道:“既然如此,来人,取修建昆明池的账目,和一干管账的小吏来。”

    别瞧不起李显,他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,之前还当过几个月的皇帝。真认真审案,水平不在当时大唐官僚的平均水准之下。

    再加有擅长查案的户部和工部胥吏想辅助,没用一个时辰,把这个案子查了个底儿掉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——的确只有二十万贯的拆迁费入账,李裹儿的二百万钱,从账目来说,纯属子虚乌有。

    李显为难道:“裹儿你缺钱跟朕说嘛,何必盘剥小民呢?”

    袁恕己道:“公主天性纯良,做出如此事情,定是受人挑唆。臣请陛下,治崔耕一个残民以逞之罪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李裹儿气急,又把宝剑抽出来了,道:“本公主明明是把两百万贯钱的长乐坊大钱庄的钱票给了赵履温,你污蔑我也罢了,还污蔑二郎,我……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崔耕赶紧把她拦腰抱住了,道:“裹儿慢来!莫冲动,冲动是魔鬼啊!”

    李裹儿气急,挣扎道:“你也不信我!”

    “我信!我当然信你!”崔耕道:“来,裹儿把宝剑放下,且看为夫为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能为妾身洗脱冤枉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娘子你请好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相信李裹儿了,自从李裹儿和曹月婵交好后,钱财对她根本不是什么问题,有必要抠抠搜搜这仨瓜俩枣的吗?

    赵履温不了解李裹儿的财力,这诬陷之计也使得太拙劣了一点。

    当然了,赵履温的能力也那样,真把此案做成了铁案,连李显都查不出什么异常来,肯定超出他的能力之外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此案的幕后主使简直呼之欲出——他的姐夫桓彦范。

    桓彦范真正的目标,应该不是安乐公主。道理很简单,只要李显在位,李裹即便犯了滔天大罪,一道圣旨即可赦免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他的真正目标,应该是自己!

    至于说,自己和桓彦范无冤无仇,他为何要害自己?

    可能的原因很多,如说,桓彦范是和好朋友袁恕己同仇敌忾。如说,他想借机离间自己和李裹儿之间的关系。毕竟李显和韦后越来越表现的不靠谱儿,自己既为清流的一部分,又为皇亲国戚,态度不明。如桓彦范认为自己势大难制,为国家计,应稍稍抑制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,这件事也非桓彦范的个人意志,不少清流参与其了。而赵履温的贪污,只是他的贪财本性发作,桓彦范只是顺水推舟,为他消灭了证据,连赵履温都不知道自己被借刀杀人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吧,这件事桓彦范牵扯甚深,肯定是确凿无疑的事实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到底该如何破局呢?

    崔耕回想后世的记载,微微一笑,道:“裹儿,我来问你,你是因何让赵履温主持的建定昆池呢?”

    李裹儿气鼓鼓地道:“还不是有了桓彦范的举荐,另外我看他对我挺恭顺的,把这个职司给他了。妾身倒是不介意他赚点小钱儿,没想到,他竟然恩将仇报,污蔑起二郎和我了。”

    赵履温可怜巴巴地道:“公主,你讲话可得凭良心啊!微臣什么时候诬陷您了,您确确实实给的二十万贯钱,不是两百万贯。!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狡辩!”李裹儿又要动手。

    崔耕再次拦住她,又对赵履温道:“赵履温,你确定是公主只给了你二十万贯钱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“那本官怪了……”崔耕道:“公主之前又不认识你,你为什么要托桓相的门子,为她效力呢?”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,当然可以说,我吃苦受累,是为了想讨好公主,借机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但是,赵履温不同,他不仅是桓彦范的小舅子,而且是桓彦范亲自把他举荐的李裹儿的。

    赵履温不要脸,作为清流领袖的桓彦范还要脸呢。

    赵履温只得唱高调,道:“安乐公主乃是陛下最宠爱的女儿,我为她效力,也算为陛下效力了,完全是一片忠于陛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崔耕眉毛一挑,道:“如果赵大人的话为真的,真是忠臣孝子的楷模。不过……本官怎么听说了一件事,说明你的品行不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赵履温面色微变,道:“你到底听说了什么?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