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16章 旧事要重演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16章 旧事要重演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李显道:“崔爱卿来得正好,现在有件事朕与朝臣们争论不休,你来评评这个理。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陛下可是为了皇后垂帘之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崔爱卿果然聪明!”李显道:“虽然你已经猜到了,但事情的经过,你还不大清楚,就由太平说给你听吧。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将事情的经过,娓娓道来。虽然事关皇帝和皇后,李令月在有些地方说得含含糊糊,但崔耕经过脑补,非常容易的把事情的经过,了解了个**不离十。

    时间回到一个时辰前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听说出了大事儿,赶紧往皇宫方向赶来。等到了地方一看,好么,各朝廷重臣都来得差不多了,都等着李显宣召呢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李显让大家进含元殿觐见。

    还没等大家谈论崔耕的案子呢,众朝廷已经先发现韦后垂帘听政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有武则天的前车之鉴在前,他们当时就就窜了。

    张柬之首先发难,道:陛下,今朝皇后临朝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显道:“诸位爱卿今日请求觐见,不就是为了崔爱卿和安乐的案子么?皇后身为安乐的母亲,关心这个案子,在此旁听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张柬之道:“当然不妥,不管什么原因,皇后垂帘之例绝不可开。难道陛下忘了圣母神皇如何成为则天皇帝的?”

    李显胸有成竹地道:“朕当然没忘。不过,那只是在国事艰难之时的权宜之计罢了,现在则天皇帝,不是把皇位又传回给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以张老头的老奸巨猾,也被李显驳了个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李显是通过军事政变登上皇位,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。然而,为了削弱崔耕的功劳,官方口径可不是这样的啊!

    最终,在李显发布的诏书中宣布:当初因为自己年幼无知,母亲为国家计,不得不登上帝位,并将自己贬为庐陵王。现在自己经过磨练,终于痛改前非,浪子回头金不换了,母亲甚为高兴,又把皇位还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真是好一个母慈子孝!

    这份诏书,群臣起草,张柬之禀笔,李显亲自盖上御宝,代表了整个大唐朝廷的意志。

    张柬之万万没想到,这份诏书竟被李显拿来,当作韦后垂帘听政的理论依据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真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!

    李显却是有备而来,打了个哈哈,乘胜追击道:“自从朕登基以来,民间关于则天皇帝禅位的经过众说纷纭,多有谬误。甚至有人说朕是通过兵谏,逼自己的母亲让位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今天朕趁此机会,让皇后垂帘,正是破解这些流言的最好方式。张爱卿理应支持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张柬之是讲理的人,君子可欺之以方,再次语塞。

    但一边的袁恕己可不管那个,他厉声道:“陛下!牝鸡司晨,有害无利,乃不祥之兆!臣请您立刻下旨,让皇后专居中宫,勿预外事,否则以谋反之罪论处!”

    “贼子,好胆!”韦后当时就忍不了了,厉声骂道。

    诚然,自古以来,就用牡鸡司晨这个词儿,形容女子掌权。但是,问题是,现在韦后就在这儿啊。这不等于是直接骂她是母鸡吗?

    她“嚯”地一声,将绸幔扯掉,高声道:“本宫是母鸡,那跟本宫一起睡的皇帝算什么?公鸡么?本宫的婆婆则天皇帝也曾掌朝政,她是什么?也是母鸡?本宫的公公高宗皇帝,老婆是母鸡,儿子是公鸡,依你之见他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最后,她跪倒在地,道:“陛下,如果说袁恕己辱及妾身和您还能忍的话,那辱及二圣,为人子者,又岂可容忍?陛下现在不扑杀此僚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袁恕己之前出言之时,其实也觉得自己所言有些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如今张氏兄弟的党羽被罢黜待尽,掌权之人,如张柬之桓彦范敬晖等,大部分都与他交好。再加上,他觉得自己看透了李显的软弱无能,所以,并没有那韦香儿放在眼中,直接说出了“牡鸡司晨”这四个字儿。

    现在,被韦香儿上纲上线起来,袁恕己的脑袋“嗡”了一下,知道今日之事,誓不能善了。弄不好,自己就得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现在绝不能服软,以至于坐实了自己辱骂皇帝父母之罪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义正词严地对众朝臣道:“何不扑杀此僚?何不扑杀此僚?众位,听这句话耳熟不?高宗朝的旧事就要重演,天下再次有倾颓之忧!大唐养士百年,仗义死节,就在今日!”

    言毕,他跪倒在地,叩头道:“牡鸡司晨,乃朝廷将亡之兆!臣请皇后主持后宫,勿预外事!此臣发自肺腑之言,一切皆出于对陛下的一片忠心。若因此获罪……虽九死而无悔!”

    群臣当然知道,袁恕己所言的“高宗朝旧事重演”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当时,唐高宗李治欲封武则天为皇后,遭到了群臣的强烈反对,。当是时,长孙无忌拼死力谏,褚遂良更是叩头流血,甚至以辞官不做;来要挟。武则天躲在帘后,恼羞成怒,恶狠狠地骂道:“何不扑杀此僚?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袁恕己是指责,韦后就是第二个武则天,朝廷的祸乱之源!

    当即,袁恕己的好友桓彦范首先响应,道:“牝鸡司晨,有害无利!臣请皇后专注中宫,勿预外事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张柬之加入了队伍。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张柬之的带领下,群臣纷纷跪倒。这意思,就是不和李显讲道理,直接以势压人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武氏诸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太平公主和李旦甚至有些乐见其成,并不表态。

    但是,其他朝臣却齐齐跪倒在地。就是一向骨头软的杨再思,都不敢逆了众意,加入了群臣的队伍。

    李显往四下里望去,直觉得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朝臣们已经抱团了,他们有了自己独~立的意志!这些人既能立朕,难道就不能废了朕吗?今日之事,一个处理不好,就是大权旁落之局!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突然,他猛地一拍御案,长身而起,喝道:“大胆!尔等这是想逼宫吗?”

    张柬之据以力争,道:“臣等不敢!只是事关社稷安危,不得不死谏陛下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这么说……你等还是朝廷的大忠臣了?”李显往四下里望去,道:“高力士!”

    高力士早就进来了,但是,眼瞅着皇帝和大臣之间剑拔弩张,愣是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他回道:“奴婢在!”

    “朕派你去宣召崔爱卿,他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到了!”

    “崔爱卿可知道,朕宣召他,到底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显说这话,其实是怕高力士口风太紧,没告诉崔耕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,朝臣们团结一致,他急需自己手下的头号大将和女婿的支持。

    高力士多聪明啊,瞬间就秒懂了。非但如此,他还稍微改变了一下崔耕的计划。

    高力士道:“请陛下恕罪,奴婢多嘴,已经告诉崔相了。崔相深明大义,让奴婢转告陛下,还请陛下绝不要看在翁婿之情上,偏向于他。若是因此影响了陛下的令名,他可就百死莫赎了。”

    李显对群臣,道:“听听,你们听听,这才是忠臣该说的话!至于尔等……哼哼,是不是忠臣,朕不知道。咱们之间的争执,朕就让崔爱卿评评理。高力士,宣崔耕觐见!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实话,崔耕听完了太平公主的介绍后,也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站在韦后这边?毫无疑问,自己以后就成了朝臣们的眼中钉肉中刺,口中的奸佞小人。

    那么,站在李显这边呢?那就彻底把老丈人杆子、丈母娘、乃至娇妻李裹儿彻底得罪死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种牺牲毫无价值啊!历史上记载的清清楚楚,韦后与武则天一样,在朝臣的一致反对下,垂帘听政。反对他的大臣们,尽皆下场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李显催促的声音响起,道:“崔爱卿,事情的经过,你已经了解清楚了。现在你来说说,皇后到底该不该垂怜听政吧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