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815章 临行有准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815章 临行有准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登闻鼓和武老太太设置的“铜匦”不同,乃是大唐朝廷正式设置的几种“告御状”方式之一。

    没错,在大唐的朝廷律法中,明确规定了几种“告御状”的途径。

    最高一等,就是“邀车驾”。即在皇帝出巡的路上,直接拦驾喊冤。然而,皇帝一般就是在皇宫里面享受,不怎么出巡,这种方式很难得到施展的机会。

    第二等,就是敲承天门外的登闻鼓。

    第三等,名曰“立肺石”。这条非常人性化。在长安、洛阳的城门外,分别设立了一块红色的大石头,名字叫做“肺石”。有年纪太大,或者太小的人,身高够不着登闻鼓的,可以站在肺石上直接喊冤。由看守肺石的左监门卫负责上奏。

    第四等,就是直接上表,有专门处理此事的机构,相当于后世的信访局。当然,这个效力跟后世的信访局查不多,还是会把冤案发回去,基本上没啥卵用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臣民们“告御状”的方法虽然很多,但要说最有效率的,还就得说是敲“登闻鼓”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么干的风险也是很大的。虽然不是后世大清的“先坐笞五十,虽胜亦判徙二千里。”,但也规定了,“下告上,笞三十”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大唐还是讲理的,这三十板子,不是在审案前先打,而是判完后再打。若是判你赢了,这三十板子就免了,判你输了之后才打。

    而且,在你赢了官司之后,那些在敲“登闻鼓”之前受理过这桩案子,或者应当受理,却找各种理由不受理的官员,都要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不就是三十板子吗?听起来,似乎民告官的风险并不大?

    但是,且慢,莫忘了还有“诬告犯罪”之罪,而“下犯上”,又是“十恶”中的“不义”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,若是“民告官”胜不了,基本上就是个死罪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百姓一敲登闻鼓,就是“几百条百姓的性命”和“崔耕及安乐公主”怼上了。

    要么,是“三百百姓被杀,李显成为无道昏君”,要么是“崔耕坐实了强夺民宅田地名头,声望大损”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没有其他第三条路好走!

    咚咚咚~~

    当时正是白天,登闻鼓响,惊动了身居九重的李显和韦后,惊动了皇城内当值办公的各位官员,还惊动了京兆尹衙门办公的崔耕崔二郎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在听到宋根海飞奔而至送来的消息之后,崔耕当即心里一凉,一盏茶杯掉落于地,直摔了个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前几天还得了奏报,定昆池一切进展顺利呢,怎么眨眼间,就冒出了强夺民宅田地一案。两千五百万贯钱,动员十万大军,打一场大战役都绰绰有余了,怎么可能还不够花?

    后悔啊,我怎么就以为万无一失,根本就没关注定昆池修建的具体情况呢?

    当然了,崔耕的后悔,不是如何应对此事,而是为了那些无辜的百姓。都到了敲登闻鼓的地步了,百姓们说不定受了多大的冤屈呢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命案。

    崔耕心思电转,定了一个粗略的计划,深吸一口气道:“根海,你赶紧去金城坊,报知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宋根海应了一声,刚要转身又驻足道:“大人,下官觉得,百姓们整日为生计操劳,既没受过训练,也没读过什么书。他们就算要告御状,也只会乱哄哄的,全无章法。而现在这两三百人,却能无声无息地避过咱们的耳目,到达承天门前,恐怕是有心人在组织啊。大人还请早做准备!”

    “行啊,根海,你能说出这几句话,还真让本官刮目相看了!”崔耕道:“不过,即便现在准备,也没多少时间了,陛下的旨意,应该马上就到。当然了,你也莫太过担心,本官宅心仁厚,事先准备了一招散手。虽不是为此事准备的,但关键时刻,兴许能起到一些妙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卑职就放心了,我这就赶紧去通知安乐公主?”

    “快去,快去!没有了公主,这出戏可是不大好唱。”

    崔耕猜得没错,功夫不大,高力士就前来传旨,要崔耕入宫觐见。

    高力士也真是天生聪颖,长袖善舞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武则天的贴身太监,按说一朝天子一朝臣,李显当了皇帝之后,他就得靠边站了吧?然而,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重新成了李显身边的大红人。

    “崔相莫着急,杂家相信定是有人中饱私囊,牵累了您。只要查清楚了,就能给天下人一个交代。”高力士一边走着,一边安慰道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多谢高公公了。陛下和皇后那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陛下和皇后听说了此事之后,都非常生气,正指责那些刁民故意闹事呢。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得是这样!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我就是怕陛下和皇后这个态度,传扬出去,本官有理也变成没理了。待会您先进去,跟陛下说清楚,还请他不偏不倚审理此案。莫让人以为,他是在故意袒护女儿和女婿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崔相考虑的周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话间,崔耕和高力士已经到了大明宫含元殿外。崔耕在殿外等待,高力士进去通禀。

    然而,自从高力士进去之后,诏崔耕进殿答话的圣旨,是左等也不来,右等也不来。

    崔耕不由得暗暗纳闷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让高力士给皇帝和皇后传个话,怎么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吧?

    直到半个时辰后,高力士才出来传旨,高声道:“陛下宣鸾台阁平章事、京兆尹崔耕觐见啊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压低了声音,道:“杂家进去之后,陛下和朝臣们都吵翻了天了,您可得好自为之啊!”

    时间紧急,高力士也只能提醒这么一句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崔耕已经到了含元殿内。

    例行公事,见礼已毕,李显赐座。

    崔耕坐在高力士搬来的小胡凳上,偷眼往四周一瞄,已经将殿中的情形了解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此时大殿内的人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梁王武三思、河内王武懿宗、相王李旦、太平公主李令月,新进的成王李千里……等皇亲国戚,还有张柬之、杨再思、袁恕己、桓彦范、宗楚客、敬晖、崔玄……等朝廷重臣,尽皆在座。

    必须说一下这位杨再思,他原来上是靠攀附张氏兄弟,才在则天朝坐稳了宰相之位。

    然而,谁也不知道,他早已暗中和李显暗通款曲。虽然在神龙政变中,杨再思没露面,但最终还是没受二张的任何牵连,依旧坐稳了宰相之位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面南背北那两位。

    左边是当今天子李显,右边薄薄为帷幔下,一张俏脸若隐若现,正是皇后韦香儿。

    崔耕见此状况,心中一动,暗暗寻思:我大概知道,刚才是发生什么状况了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