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94章 有心算无心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94章 有心算无心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此时,呼野利这边,无疑已经成了人们的焦点。

    崔耕挤进人群,但见同俄特勤、白玛罗姆还有临淄王李隆基、新罗使者金大明,争了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崔相,你来评评理!”呼野利见崔耕来了,十分兴奋地把他拉过去,道:“我们正争哪国的马球之术最为高明呢。”

    同俄特勤把大黑脑袋一晃,道:“我说妹夫,手心手背都是肉,你可不能偏帮着大周啊。很显然,我们突厥人的骑术最为高明,这马球之术,当然也得算我们突厥人最为厉害了?”

    李隆基颇为不以为然地道:“骑术是骑术,马球是马球,不可混为一谈。说句毫不夸张的话,在场诸藩国加一块儿,也休想在马球之术成为我们大周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白玛罗姆给了崔耕一个媚眼儿,娇声道:“若是别的方面,我们吐蕃也不出这个头了。但要说马球么,还真得当仁不让。众所周知,马球之术,是起源于我吐蕃。你们这些徒弟,又怎么能胜过师父呢?”

    金大明怒道:“什么马球起源于吐蕃?马球明明是我们新罗人发明的,思密达!论起马球之术来,当然是我们吐蕃第一,思密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人又是一阵争论,纷纷要崔耕评理。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我大周乃天朝国,马球之术肯定不含糊。突厥乃马背的民族,论起打马球来,肯定也是高手众多。那吐蕃人更不用说了,虽然马球是否起源吐蕃有所争论,但吐蕃总是最先开展马球运动的国家之一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本官以为,这马球之术吐蕃、突厥和大周实在是难分轩轾。如果非分出个下高低来么……肯定得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金大明道:“那我们新罗呢?”

    崔耕斩钉截铁地道:“马球起源于新罗,实在是无稽之谈!如果是四国马球之术对,毫无疑问,垫底的是新罗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金大明听了这话可窜了,着急道:“崔相所言,太过无理!哦,我明白了,大周是你的母国,突厥的同俄特勤是你的大舅哥,吐蕃的白玛罗姆是你的禁脔,你谁都不敢得罪。结果,只能贬低我们新罗了!如此不公平,是可忍孰不可忍?我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说着话,金大明飞身前,抓住了崔耕的脖领子,把他往人群外拽去。

    张同休窜下跳地拉扯道:“金使者,你这是干什么啊?不是评句马球吗?谁输谁赢,有什么紧要的?快,快放开崔相啊!实在是不值当的。”

    那边呼野利也高声道:“金大明,莫动手啊!崔相岂是你所招惹的?快松开,快松开!”

    张同休和呼野利嘴说得没毛病,自身的动作,却是有意无意地阻止其他人的靠近。

    张同休更是眼观六路,步子杂而不乱,步步恰巧踩到机关的节点。

    终于,是现在!

    嘎支支,夸嚓!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,“噗通”一声,崔耕等三人,随着几块木板落入湖。

    “啊,救人啊,救崔相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快来人啊,快看谁会水?”

    “先救崔相啊,呼野利大将军会水!”

    “那张侍郎呢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幸进之人,管他去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纷纷叫嚷,但是,真正下去的人,还真没有。无它,这救落水之人,是个技术活儿,弄不好丢了性命。大家身骄肉贵的,何必冒这个风险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大批的崔府家丁过来,脱了衣服,顺着缺口跳入湖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有人把呼野利救了来。看来他会水也没用,此时似乎是被呛晕了,牙关紧咬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新罗使者金大明,他的状态和金大明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最后才是崔耕崔二郎,白玛罗姆双眼含泪,叫了一声“二郎”,扑去给他做起了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暗观察场面的崔秀芳,直气的压根都痒痒,不知骂了多少句“浪蹄子”,“贱~货”!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实情了,崔耕这边三人一下来,首先是来两个早已埋伏的好手,将金大明和呼野利打晕了。

    然后,崔秀芳赶紧将崔耕拖走,让他用麦管保持呼吸。

    至于张同休则被韦什方制住,道:“李鼠,你今天恶贯满盈了。我苗神客送你路!”

    “啊?是你?”

    张同休满眼地惊骇之色,却是动都动不了,连灌了几十口水,终于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又过了一小会儿,才有崔耕的人下来,把这三人弄走。

    所以,事实,现在虽然崔耕受了点儿苦,但神智却是清醒的,根本不需要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终于,在众人艳羡的目光,崔耕睁开了眼,与佳人四目相对,道:“我这是在哪?”

    白玛罗姆刚要吻下去,顿时霞飞双颊,道:“在,在岛哩!二郎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一想到有你这么个大美人儿在等我,我舍不得死啦!来,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边白玛罗姆扶崔耕起身,另一边,呼野利和金大明也被人救醒了。

    李显道:“好,很好。出了这么一个大意外,却没有人员伤亡,崔相真是洪福齐天哩。”

    崔耕意味深长地道:“人们都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

    李显知道他指的是李裹儿的事儿,现在崔耕已经正式把宅子换过来了,再转交给长宁公主即可。事到如今,崔耕算是完成和韦后的约定了。

    李显道:“崔相的后福,可是大得很哩。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。”正在这时,李隆基的声音悠悠响起,道:“大家先别着急高兴,什么没有人员伤亡啊,那春官侍郎张同休呢?”

    “啊,对啊!”

    张同休长得太容易令人遗忘,人们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招呼道:“快,快去救张大人!张大人还没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崔耕的家丁应了一声,再次下水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尽管大家这么喊着,但是,实际,经过这么长时间,已经没人对张同休能够生还抱什么希望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邺国公府。

    宋之问“啧啧”连声道:“妙,妙啊!仔细想来,十一郎的计划真是精妙之极,那崔二郎能死在十一郎如此精妙的计策下,真是死了也不枉此生啊!”

    郑愔道:“我却以为,十一郎的妙计还有些美不足。若是他把整个木岛都弄成机关,不可以把咱们的敌人一打尽了吗?”

    张昌宗摇头道:“那样做的工程太大,很容易走露消息,反而弄巧成拙。本王看现在挺好,杀了崔耕算断了李显一臂,落袋为安。只要有十一郎在,其他人还会远吗?”

    “六郎真是高见啊,下官真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他们一边喝着酒,一边等着张同休的好消息之际。忽然——

    “报,大事不好!”有个青衣小厮,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张昌宗豁然而起,道:“何事惊慌?难道……那崔耕没死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崔耕没死啊!”那小厮道:“会首落水,气绝身亡,崔耕却安然无恙!好无疑问,我们会首是了崔耕的毒计。还请张常侍,为我们会首报仇啊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