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93章 李鼠是为谁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93章 李鼠是为谁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呼野利抱拳拱手,道:“闻听崔相要办一个乔迁之宴,莫虽没接到请帖,却心慕崔相的为人,做了个不速之客。 崔相,你不会怪某太过唐突吧?”

    崔耕道“呼将军这是说得哪里话来?千错万错,都是崔某人之错。是我不知道我大周又出了呼将军这颗将星,才没给您发请帖,真是孤陋寡闻之至。今日呼将军能来,我这儿真是蓬荜生辉啊!”

    “哪里,崔相实在是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阵寒暄之后,崔耕领着这几位往里面走,一边走着,一边攀谈。

    呼野利不断声称,妻子如衣服,那老丈人杆子更不算什么了,自己对崔耕绝没有半分敌意。更何况,崔耕还是靺鞨人的神使呢,自己只有发自内心的尊重的份儿。

    张同休更是假装成一个玩世不恭的世家子弟模样,不断说些笑话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新罗使者也对崔耕极为友善,不断夸大周乃是天朝国,人杰地灵,崔相更是大周的杰出人物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越是这样,越是加大了崔耕的疑虑。

    到了木岛,崔耕引领这几位来到了一个早已摆好的席面前,告辞了。毕竟,这里面王公贵族多了,不可能专门陪他们。

    他一边不断招呼着众位贵人,一边心不在焉地,注意着封常清的动向。

    不过,一个时辰后,最先来找他的人,却是老骗子韦什方。

    韦什方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神神秘秘地道;“我确定了,是他!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今天老道非杀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杀张同休我没意见,只要别做的太刻意行。不过,你说张同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到底指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李鼠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李鼠?”

    崔耕豁然想到,当初韦什方指点他去抓李鸿泰时,曾经交代了一个窍门,那是提起一个叫“李鼠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后来,崔秀芳和柴云瑞答应李鸿泰的条件,是杀了李鼠,或者杀了武则天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张同休确实是李鼠?嗯,很有可能。莫忘了,当初李鸿泰给的唯一线索是“垂拱二年。”

    而垂拱二年,不正是老鼠会将北门学士瓦解掉,继而被武则天鸟惊弓藏的时间吗?

    现在问题来了,既然李鼠是老鼠会的会首,那和他做对的李鸿泰、韦什方又是什么人?

    韦什方又为什么建立一个组织,与武则天为敌?武则天甚至多次派人清剿,都剿之不绝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低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北门学士余孽?”

    “什么余孽啊?”事到如今,韦什方也不隐瞒,道:“老夫是北门学士。”

    “北门学士不是都不得善终了吗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老夫的真名是苗神客。”

    崔耕仔细回想后世的记载,缓缓道:“苗神客,字不祥,沧州东光人。生年不详,仕为左史。武后讽高宗召诸儒论撰禁,神客与选,前后参撰列女传、臣轨、百寮新诫、乐书等凡千余卷。与元万顷、范履冰、周思茂、胡楚宾等,时人谓之“北门学士”。官终著作郎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韦什邡微微一愣,道:“你这是引得哪里的记载,倒是述尽了老朽的生平。”

    崔耕总不能告诉他是《新唐书》吧,只得道:“那不重要。这么说,你当初是在李鼠瓦解北门学士之后诈死。又在几年后,为了报仇,以韦什方的名字,装神弄鬼,易容而至大周宰相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老夫冒着被识破的风险,混到宰相的目的,是查出这个李鼠到底是何人。没想到,此人已经完全销声匿迹了。天可怜见,这李鼠经过这么多年后,以为没人再找他复仇,竟然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鸿泰跟李鼠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韦什邡苦笑道:“他也是北门学士之一,斯人已逝,名字不用提了。当时,北门学士如日天,但在老鼠会的挑拨下,我们分成了两拨,杀红了眼。当然了,当时我们可不知道有老鼠会这个组织,只以为对方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。最后,被陛下渔翁得利,北门学士彻底解散。直到那时候,我们才知道李鼠这个名字,老夫废了半天劲,只见过此人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崔耕点了点头,道:“那咱们待会儿见机行事,结果了这张同休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我果然没看错你。”韦什方道:“老夫创立的那个组织,叫北门会。今日得报大仇,北门会交给二郎你了。你宅心仁厚,尽量给他们一个好归宿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听着这话风不对,道:“怎么?老道长你是要走?”

    “正是要走。”韦什方道:“老夫的敌人,一个是李鼠。一个是武则天。李鼠一死,武则天光靠二张能干什么?败亡已成定局。我这要浪迹江湖,了此残生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说着话,但觉时间过得飞快,眨眼间又是半个时辰左右,封常清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兄弟们都安排好了,夫人也做好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“夫人”,自然指的是崔秀芳。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咱们这府邸太大,有没有混进来什么可疑人等?”

    “那却是没有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夫人发现,咱们这木岛的一个大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“这木岛下面是用木桩支撑,木桩面是木板。然而,有些木板却被人做成了机关。若是有人用特殊的步伐在面走动,会木板掉落,面的人自然会落入水。这木岛都建成近百年了,到时候人们都会以为是年久失修之故,谁也不会怀疑是不是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韦什方冷笑道:“这岛建成了将近百年,木板可未必。崔相,你这乔迁之宴,未必不是那张同休设的一个圈套啊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按说,张同休这个布置真是巧妙得很。本官是出了名的旱鸭子,当初因为争风吃醋,从画舫落入水,险些丧了性命。这次堕水而亡,谁也挑不出毛病来。不过,人算不如天算啊,咱们这次将计计,张同休可是死定了!”

    当初,崔秀芳和柴云瑞从李鸿泰那学了不少好东西,机关之术在其内。

    今日也正是靠了李鸿泰的机关之术,崔秀芳才发现了木板的秘密,有机会杀张同休(李鼠),为李洪泰报仇。

    今天崔耕说是人算不如天算,还真是一点也不夸张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张同休的那边吵吵嚷嚷,似乎在争论着什么。呼野利大呼小叫地道:“崔相在哪?崔相在哪?咱们这些人里面,属崔相的学问大,让他评评理!”

    崔耕和韦什方对视一眼,说了句:“那玩意儿来了!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昂首阔步,往张同休的方向走来,封常清紧随其后。至于韦老道,则蹑手蹑脚地往岛边走去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