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92章 窥得惊天秘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92章 窥得惊天秘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此时此刻,崔耕心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!

    他心暗暗琢磨,在历史记载,李多祚是神龙之变的重要人物,地位虽不及五王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 再深入分析,其重要性甚至在五王之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当时京城内,最重要的武装力量,是左右羽林军共计六万人。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,右羽林大将军武攸宜。

    那么,参加神龙政变的军人,主要有哪些呢?分别为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,左羽林将军敬晖、左羽林将军李兴宗、右羽林将军桓彦范等。

    仔细分析,右羽林军,有部分人参与了政变,即右羽林将军桓彦范所带的人。

    左羽林军,分别有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、左羽林将军敬晖、左羽林将军李兴宗,参与政变,是这场政变的主力。

    其,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是左羽林军之首,若没他的加入,神龙政变怎么可能那么顺利?

    现在问题来了,对于拥有老鼠会效忠的张昌宗来说,当时为何一点防备都没有,被砍了脑袋?他怎么会允许一个自己不信任的人,掌握左羽林军?

    唯一合理的解释是,在他的预计,李多祚是自己人。而这个李多祚,又在关键时刻,背叛了张昌宗,支持了李显。

    现在李多祚死了,他的女婿呼野利扮演了类似的角色。

    那么,是不是说明,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呢?非也!

    莫忘了,李多祚是谁?靺鞨人的大酋长,他真正效忠的,既并非大周,也并非李显,而是靺鞨。

    在没有自己出现的历史,契丹之乱后,靺鞨人乞乞祚荣成立了渤海国,户口十余万,地两千里。不过可惜,这个渤海国一直没得到原朝廷的承认。

    但在李显登基之后,渤海国马得到了原朝廷的承认,乞乞祚荣甚至遣子入京为质。

    这事儿,是不是李多祚牵针引线的结果?甚至有可能,李多祚答应背叛张昌宗的条件,是李显承认渤海国。

    现在,因为自己的影响,渤海国连个影子都没有,那么呼野利又为什么会背叛张昌宗投靠李显?

    准确地说,他应该是谁能帮靺鞨人立国,为谁真心出力。

    对于靺鞨人立国的要求,李显不能答应,张昌宗也不能——承认现状和主动分~裂可是两回事,谁是新的天子,都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唯一出的起价钱的人,简直呼之欲出:新罗人!

    对于新罗来讲,原朝廷越弱越好,越乱越好,敌人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当初,大唐好心好意,帮新罗牵制高句丽和百济的侵略。甚至和新罗联合在一起,先灭百济,后灭高句丽。

    然而,新罗是怎样报答大唐的呢?趁着大唐与吐蕃激战,无暇东顾之机,出兵占了故高句丽和百济的大部分土地。

    哦,合着大唐出动百万大军,历时几十年,是白忙活了啊!

    尽管后来武则天捏着鼻子认了,但新罗做贼心虚,能不防备大周腾出手来算账?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吐蕃分~裂了,突厥和大周合好了,新罗真是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扶持起渤海国来与大周死磕,对新罗来说,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,双方简直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那么,新罗会让李多祚支持谁呢?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,张昌宗!张昌宗又不可能当皇帝,扶持他和武李两家拼个你死我活,最符合新罗的利益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恐怕乞乞祚荣那边,恐怕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……

    “崔相,你在想什么呢?”正在崔耕一阵阵出神之际,韦什方的声音,把他惊醒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其实也没什么。”崔耕道:“本官是想,这胡野利首鼠两端,不得不防啊。”

    “崔相,你这太过小心了不是?”韦什方不以为然地道:“你杀了李多祚,对李多祚的女婿呼野利怀有戒心,这本不算错。但是,你也得想想现在是什么局面啊?二张是秋后的蚂蚱,蹦达不了几天了,呼野利能不做最后的打算?别说你只是杀了呼野利的老丈人杆子了,你是杀了他亲爹,他也得忍着!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崔耕想仔细解释,张了张嘴,又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综合分析,是靠着后世的记载,现在无凭无据地说出来,韦十方肯定不信。

    崔耕索性转移话题,道: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我总觉得呼野利不可靠。算了,不说这个了,我还是去迎接一下这位羽林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羽林大将军,是左、右羽林大将军的官,地位绝不在宰相之下。

    崔耕起身出迎,封常清等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边走着,崔耕一边低声吩咐封常清,道:“明日你给我走一趟定州城,找高仙芝。他现在官封定州大都督,定、冀、魏等十四州的大军都在他的掌控之下。你告诉他……”

    封常清听完了,微微一躬身道:“卑职领命。不过,大人您既然担心这个呼野利,为何不担心张同休呢?”

    “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呼野利再怎么说也是远忧,而张同休却是近虑。他老鼠会的会长的身份,是官舍人告诉您的,您又告诉了我等。但是,在张同休的想法,您只会认为他是一个幸进之徒,不会有什么防备。他今天来贺您的乔迁之喜,是不是有什么蹊跷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对啊!”崔耕沉吟道:“按说,张同休是张昌宗的人,没必要的话,根本不会参加本官的乔迁之宴。如果他是一个幸进之人还好说,如果他是老鼠会的会长,今天一定有什么特殊的目的!不可不防!常清,你去把秀芳找来,再秘密调共济会和秘堂的好手来,加强今天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封常清领命而去,崔耕才渐渐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不怪他如此小心,实在是老鼠会给他的压力太大。

    老鼠会可是瓦解了北门学士,令女皇陛下都深为忌惮的组织。自己的秘堂和共济会与之起来,都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今天来的宾客都是什么人?大周绝大多数达官显贵。

    真被老鼠会弄出什么乱子,死个二三十位,自己可真得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    远远望见崔秀芳穿一身丫鬟服饰,躲入了黑暗之,崔耕才渐渐放心心来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已经到了府门外。

    间的新罗使者崔耕见过,其人大概四十来岁,标准的新罗大饼脸。左边的呼野利是靺鞨人,身材壮硕,满头小辫子飞舞,饰以珠玉,也不难认。

    左边那位应该是老鼠会的会首张同休了,其人的年纪看不大出来,说他三四十也可,四五十岁也行,相貌更是平平无,令人下意识地想忽略。

    果然不简单!

    崔耕心一凛,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心头涌出——这张同休的威胁如此之大,不管他是不是韦什方要找的人,要不要今天有心算无心,把他给做了呢?

    却没料到,人家张同休也是这么想的:“崔二郎实在是我们张家篡位的大敌,今天某要有心算无心,结果了他的性命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