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87章 竹杠后遗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87章 竹杠后遗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出乎崔耕预料的是,这次李显没有礼贤下士地亲自出迎,而是命人将他从偏门接了进来,直到一处偏殿站定。

    引路的小太监道:“崔相,请进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崔耕总觉得有些不对,道:“你确定是太子殿下让你领本官到这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崔相果然聪明。我夫妇欲见崔相一面而不可得,也只能出此下策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,偏殿内走出来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男的不是一般的英俊,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;女的不是一般的漂亮,身材婀娜,脸若桃花。这二位往那一站,任谁一见,都得赞一句好一对璧人,真乃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“敢问二位是?

    那男的微微一抱拳,道:“吾乃观国公杨慎交,这是拙荆长宁郡主李馨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观国公和长宁郡主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崔耕虽然之前没见过他们,但跟脚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杨慎交没什么值得说的,他的祖上是隋朝观王杨雄,祖父杨恭仁归唐,被封为观国公。杨慎交这个观国公纯属袭爵,没什么具体职司。

    但是长宁郡主不简单,她是李裹儿的亲妹妹,在李显和韦后面前,只是略逊李裹儿一筹而已。

    崔耕更是通过后世的记载知道,这位长宁郡主,会在李显登基之后,开公主府,赐食邑两千五百户,仅次于李馨儿。

    想到此女日后的权势,崔耕还真不愿意得罪她。当下,他也顾不得追究这对夫妇冒用李显名义的事儿了,道:“不知二位找本官来,到底所为何事呢?”

    “此地并非讲话之所,崔相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进了偏殿,分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稍微寒暄了几句后,杨慎交轻咳一声,开始了正题,道:“听闻崔相和母妃不睦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当初本官错杀了太子妃的族人韦昭,以至于为太子妃所恶。不过,幸得太子妃宽宏大量,已经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杨慎交轻抿了一口茶汤,道:“可我怎么听说,母妃对崔相的看法依旧不怎么好呢。”

    崔耕不明白杨慎交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不置可否道:“所以呢?观国公说这话,到底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崔相乃国家栋梁,本国公不想您因为这点儿小事儿,就与母妃交恶。所以,我想和郡主,在母妃面前,为您美言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崔相别着急谢。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杨慎交和李馨儿对视了一眼,直言道:“我们二人帮了崔相这么大的忙,您是不是该有所表示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李馨儿附和道:“我可是听说啦,你随随便便,就给了张昌有两百万贯钱。对我们两夫妇,总不好太过吝啬吧?”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敢情在这等着我呢!

    崔耕听了这话,直气得好悬没骂出声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尼玛老子和韦后缓和关系,用得着你们吗?我找李裹儿不就行了,李显也成啊,这二位不比你们俩有分量多了?

    再说了,拜托二位清醒一点,现在是太子一家离不开本官的支持,而不是本官削尖了脑袋,往你们太子一系里钻。

    你瞧瞧李显多聪明啊,为了笼络我,都要把最宠爱的女儿李裹儿下嫁给我了。

    你们可倒好,这是上赶着敲我的竹杠啊!你们怎么就那么大一张狗脸?我看你们俩白生了一副好皮囊,是利令智昏了!

    崔耕冷笑道:“莫非二位也想本官给你们两百万贯钱?”

    杨慎交似乎没注意到崔耕的不满,道:“两百万贯也行,能多点钱更好。崔相,你有的是钱,何必不多花点钱结个善缘呢?”

    “那本官能不能问一问,您二位要这么多钱,是想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盖一所宅子。杨务廉,您知道吧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我当然知道,他不是死在二圣宫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杨务廉虽然久居外任,但在长安一直留有一所宅子。这宅子占地颇广,风景也不错,他死了之后,我们夫妇就把这宅子买了下来。不过呢,这宅子年久失修了,不能住人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崔耕的心情又有些平静。他暗暗琢磨,自己和李裹儿的事儿成了,这二位得叫自己一声姐夫。很显然,长宁公主和杨慎交是要钱修宅子,自己出钱的话,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崔耕点头,道:“所以,你们是想把这宅子重新修葺一番?那也用不了两百万贯吧?我的京兆尹府,才用了地官[户部]两万贯钱。”

    杨慎交道:“问题是,我们要盖的不光杨务廉的宅子。在杨务廉的宅子旁边,是司门郎中高峤的宅子。我们想一并买下来,再全部推倒重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用不了两百万贯钱吧?”

    “绝对用得了。您知不知道,这高峤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高峤的祖上,就是许国公高士廉。高士廉就是长孙皇后的舅舅啊,那宅子是当初太宗皇帝所赐,大了去了。买下来,再重新翻盖,绝对要两百万贯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崔耕疑惑道:“那高峤混得再不济,也是个司门郎中吧?人家真肯卖祖宅?”

    杨慎交微微一笑,道:“当然不肯。不过,这不是还有您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您是京兆尹,只要略施手段,还愁那高峤不就范吗?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崔耕好悬没骂出声来,他本来就不大痛快,整个长安城现在就没值两百万贯钱的宅子。长宁公主如此豪奢,自己就算看在李裹儿面上出钱,也够冤大头了。

    好么,敢情这还不是最难的,人家还指望自己帮着他们强取豪夺呢!

    终于,他再也忍不住了,霍然而起,斩钉截铁地道:“你们想得美!告诉你们,让本官帮着你们夺人家高峤的宅子,办不到!就是那两百万贯钱,你们也一文别想得!什么太子妃谅解,我崔二郎不稀罕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屏风后面闪出两个人来,一个是梁王武三思,一个是韦后韦香儿。

    韦香儿冷哼一声,阴阳怪气儿地道:“要知心腹事,单听背后言。看来在崔相的眼里,我这个太子妃,还真不算什么呢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