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85章 婉儿来求救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85章 婉儿来求救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着急见卢雄,根本就没带任何侍卫,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不过,他看清楚来人是谁后,马上就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四郎大兄,你这么大岁数了,还开这种玩笑?人吓人吓死人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嗨,谁跟你开玩笑了,我这也是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二郎你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不由分说,把崔耕拽下马,进了一处小院,拿出一身衣服,道:“赶紧换上吧,快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崔耕仔细一看,却是一身太监服饰,他一边换衣服一边道:“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官舍人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上官舍人找我,要么我进宫,要么她出宫,至于这么鬼鬼祟祟的吗?”

    刘老四苦笑道:“还就是得鬼鬼祟祟的,今时与往日不同。具体状况,上官舍人会跟您说的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崔耕满腹狐疑,跟着刘老四,从禁苑、西内苑经玄武门,偷偷摸摸进了太极宫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小心了。

    大唐皇宫坐北朝南,正门是南面的承天门,崔耕和刘老四相当于绕了一个大圈子,从北面的小门而入。

    足足绕了一个时辰,崔耕才到一个僻静的小院前。

    刘老四道:“崔相里面请,上官舍人要和您单独谈谈,杂家就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崔耕应了一声,推门而入,但见上官婉儿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岁月在她绝美的脸庞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,最近略微清减了些,越发显得娇娇弱弱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此刻,上官婉儿正坐在一个几案前,案上有四碟菜摆放整齐,一个酒壶居中,两个酒杯放在两侧。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躬身,道:“上官舍人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上官舍人?”上官婉儿道:“这当了武荣县侯不一样,不叫姨母,改叫上官舍人了?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故意调笑崔耕。

    崔耕现在贵为当朝宰相,相对来说,那个武荣县侯就不值一提了,人们见了他还是直呼崔相。

    张昌宗的情况则不同,尽管他被封为邺国公,人们还是多称他张常侍。这主要是人们认为他没什么功劳,又不算皇亲国戚,不配称邺国公。久而久之,他自己都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大唐的官员,有职官、散官、爵位、勋位,叫什么都可以。但具体怎么叫,还是很有些微妙之处的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哪里,这不是怕把姨母叫老了么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脸一板,道:“怎么?我很老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说怕把您叫老了。其实从面相上讲,您看起来年轻着哩。就是跟若兰比起来,也一点都不显老。”

    “嗯?拿我跟若兰比,二郎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歪心思?好啊,一个姨母,一个外甥女儿,挺有想法的嘛。世传二郎色胆包天,还真没冤枉你呢。”

    这都哪跟哪啊?崔耕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不过,被她把这个话题一引,再望着佳人的绝美容颜,崔耕还真是心中一荡。

    他赶紧收住心猿意马,就势做了下来,转移话题,道:“姨母叫小婿来,是有什么秘密差事儿要交代吗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给他斟了一杯酒,不紧不慢地道:“我这次是向二郎求援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求援?谁能把您……”崔耕心中一动,道:“难道是张氏兄弟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道:“正是。张昌宗起了歪心思,非逼着我和他相好。”

    崔耕回想到,在三阳宫,当初张昌宗曾经带着自己,抓过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的奸,想借此逼着上官婉儿就范。看来他们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张昌宗美若莲花,您真不愿意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当头给了崔耕一个暴栗,没好气儿地道:“废话,我喜欢女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暗腹诽,那我咋知道?历史上你和张昌宗可是真有一腿呢。再说了,太平公主和你不清不楚的,也没妨碍她广纳男宠啊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崔耕的所思所想,上官婉儿补充道:“我和太平不一样,觉得你们男人脏死了,休想近我的身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崔耕不欲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道:“那张氏兄弟是不是抓着您什么把柄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不是,他们是以势压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势压人,您会怕他们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怕?今时不同往日哩。”上官婉儿叹了口气,道:“陛下倦政,将批阅奏章的权力都交给了二张。现在我想见陛下一面,都很不容易呢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今日的“普天同庆万国宴”上,没见姨母,也是二张在故意打压您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不过,这都不算什么。”上官婉儿道:“最关键的是,陛下把手里最后一支秘密力量,都交给了二张指挥。现在二张在陛下面前的地位,不仅是男宠,而且是控制朝政的心腹。陛下为了笼络他们,牺牲婉儿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支秘密力量?”崔耕疑惑道:“陛下的内卫交给了左控鹤监又解散了,张也死在了三阳宫。她还有什么隐秘力量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道:“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。陛下以女子之身君临天下,没有足够隐秘手段怎么成?其实,她的秘密力量主要分为三个阶段。其一,从上元二年(675年)到垂拱二年(684年)。”

    崔耕回想历史,缓缓道:“上元二年,高宗皇帝下旨,要和皇后共同摄政。至于垂拱二年么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他心中一动,好像之前谁跟他特意提起过“垂拱二年”这四个字,只是具体情形,却一时间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接话道:“在垂拱二年,太后,也就是当今天子,令有司制造铜匦,置于洛阳宫前,听任百姓告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继续道:“在垂拱二年之前,陛下的秘密……啊,不,半公开的力量,就是北门学士。这些人表面上为翰林院待诏,入禁中撰《列女传》、《臣轨》等书,实际上却是秘密参预机要,以分宰相之权。因为他们常于皇宫北门附近办公,所以被称为北门学士。当时,陛下要和当朝宰相斗,和李氏的忠臣斗,北门学士的力量不断扩大,渐渐发展为一个有自己武力、财力乃至军力的小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陛下废了李显的皇位,徐敬业在扬州发动叛乱。陛下派左玉钤大将军李孝逸,率军三十万讨平。到了那时候,旁人已经难以撼动陛下的地位了。狡兔死、走狗烹,北门学士被陛下解散。从那以后,陛下表面上重用酷吏,内里就是靠着张的内卫做一些秘密事。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小婿明白了,第三个阶段就是现在。那现在陛下的秘密力量,又到底是什么情形呢?是不是和北门学士有关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