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84章 小人张昌有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84章 小人张昌有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卢雄的罪名虽然已经确定,但是罪不至死。具体情节不同,量刑自然也就不同。以崔耕的能量和地位,给他操作个轻刑,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不过,卢雄对自己的安危却不怎么上心,道:“现在二张势大,二郎你还是莫节外生枝了。再说了,当初我怕连累你,把事儿都揽到自己身上,供都画好了,开脱也没用。对了……你刚才说,跟突厥的默咄有个约定,把儿子给他,继承阿史那之姓?这是不是太委屈了点儿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是有这么回事儿,默咄无后,我就让儿子继承了阿史那之姓。只是改个姓氏而已,儿子还是在我身边养大,也谈不上什么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你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骗您干啥?我崔家又不是要绝后了,有一个儿子改姓完全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崔耕倒是真有底气,现在他除了拉达米珠生的那个小家伙外,还有一子一女,儿子叫崔瑜,乃是王美芳所生,现在已经荫封宣义郎。女儿叫崔琳,是崔秀芳所生,女皇陛下亲自赐名,荣耀无比。以崔耕的身份地位,再加上得自后世的卫生观念,多子多孙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再说了,对于接受了后世思想的崔耕来说,儿子改姓,心里障碍着实不大。

    卢雄看崔耕的面目不似作伪,叹道:“好二郎,真是仁义,老头子我当初没看错你。嗯,想那默咄乃突厥可汗,也不算辱没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因为他是默咄可汗,而是不管怎么说,他是我的老丈人,绝了后也挺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。”卢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道:“若兰跟你成亲的日子也不短了,怎么也没有生养?你们夫妻俩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问题,崔耕也感到难以理解,按说自己在卢若兰身上“耕耘”是最多的,咋她的肚皮一直没动静呢?

    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我和若兰之间倒是没什么问题,可能时机未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听说长安西城长寿坊有个送子观音庙,甚是灵验。二郎和若兰有空去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一定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又跟卢雄说了一会儿闲话,就告辞道:“我去外面帮您活动活动,改日再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卢雄摆了摆手,道:“二郎你忙你的,若是不好办就算了,反正老夫出去了也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稍后,崔耕又把牢子叫过来,递了一张两千贯钱的钱票过去,道:“你把老爷子的牢房弄干净一点儿,另外,老爷子想吃什么,你就给买点什么。若是老爷子在这里有什么不好,本相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已经是声色俱厉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两千贯钱在这个时代着实算一笔巨款了,随便卢雄怎么吃都富富有余,崔耕这个要求也算非常正常。

    那牢子赶紧跪下叩头,道:“小的照顾卢老爷子,那还不是应当应分的吗,哪敢要您的钱?您还是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拿着你就拿着,皇帝还不差兵呢,本相总不能让你随便贴钱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那牢子吞吞吐吐地道:“已经……已经有人给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谁给钱了。”

    那牢子道:“先是您府上的九儿管家,给小人的家里送来了二百贯钱,我不敢收,他非得给。还有东市聚丰隆的掌柜钱有德,送来了一千贯钱。实话实说,就是两百贯钱也绝对富富有余啊,小的虽然贪财,也不敢黑崔相您的钱不是?”

    聚丰隆出钱,很可能是曹月婵的手笔,佳人还真是有心了。崔耕脑海中闪起那牡丹大袖衫的倩影,心情一阵熨帖。

    他把那钱票往那牢子的手里一砸,道:“本相今天心情好,这两千贯钱就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也赏得太多了点儿吧?”牢子既想拿,又觉得这钱有点咬手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小的叫马况。”

    “行,马况,以后卢老爷子若出了什么状况,尽快报知本官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领了差事,钱就拿的心安理得了,马况赶紧把钱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稍后,崔耕又交代马况在牢内多点几盏灯,并拿几本书来,给老爷子解闷儿,马况连连答应。

    起码卢雄短时间内不会受什么委屈了,崔耕哼着小曲儿,心情不错地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不过,迎面遇见的一个人,将他的好心情破坏殆尽。

    细高挑儿,黄面皮,蒜头鼻子蛤蟆嘴,还有一双阴狠的三角眼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其人正是刚把崔耕送进牢房的,张昌宗远房族人,张昌有。

    张昌有半侧着身子,看向天空,漫不经心地道:“崔相进去的时间可不短呢。”

    按说张昌有就是个八品官,见了崔耕得大礼参拜,这副姿态,可谓是傲慢至极。

    崔耕当然也明白这厮的底气所在卢雄还在他手里攥着呢,遂沉声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本相公务繁忙,没功夫和你扯闲篇儿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别的事儿。就是打听,打听……崔相您和卢雄的关系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本官为了老卢爷子愿意舍弃一切官职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确实不错了。”张昌有点了点头,道:“说实话,下官乃张常侍的远房族弟,他可是一直交代下官要“好好”招待卢雄呢。”

    崔耕厉声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下官自然是不敢冒犯崔相的虎威,不过,若因此恶了我那族兄,也得吃不少苦头。崔相,您说说,我是不是应该得到足够的补偿呢?”

    崔耕瞬间就秒懂了,这厮是在敲竹杠呢。

    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?张昌有随便使个坏,卢雄的老命就得搭在这。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张昌宗伸出了两根手指,道:“这个数!”

    “两万贯?好说。”崔耕伸手就要从袖兜中拿钱。

    “哪啊,两百万贯钱,一文都不能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两百万贯?”崔耕咬着牙道:“你怎么不去抢?”

    张昌有揉着鼻子,非常无耻地道:“抢劫没有这来得快啊!怎么样?你给不给?不给我今晚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!我给!”崔耕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不就是两百万贯的钱票吗?今晚就送到贵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行,崔相够敞亮,那张某人可静候佳音了。”

    张昌有心满意足,抱了抱拳,踱着方步离去。

    崔耕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呸了一声,道:“死到临头还不自知,你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!”

    两百万贯钱,对于崔耕来说,还真不是什么大数目。更何况,崔耕是聚丰隆银号的主人,说白了,这事儿就是把几张白纸暂寄在张昌有那里,神龙政变后,再取回来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被如此一个小人物敲了竹杠,短时间内还没法子报复回来,崔耕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稍微稳了稳心神,崔耕翻身上马,准备去聚丰隆,见曹月婵道谢。然而,就在经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

    噌!

    忽然,一个黑影从斜刺里窜出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