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81章 二张好凶威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81章 二张好凶威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当即,崔耕打头,众人鱼贯而入。 崔耕偷眼望去,但见除了各种装异服的外帮使者外,五位宰相、皇亲国戚你乃至姚元崇、宋璟、桓彦范、袁恕己等朝廷重臣也都到了。

    君臣见礼已毕,武则天赐座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尽管这是非常庄重严肃的场合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,还是都向着崔耕的脸望来。

    崔耕远在扬州,感受不强烈,但在长安,大家伙可被张昌宗压得气都喘不过来。此刻见二张的克星到了,众朝臣乃至众皇亲国戚还真有点久旱逢甘雨的意思,眼光无热切。

    对于各国使者来讲,当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了,也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张昌宗敏锐地感觉到了现场气氛的变化,赶紧告状道:“微臣有本启奏!”

    “讲!”

    “崔耕无旨返京,视同谋反,还请陛下依律治罪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看向崔耕道:“崔爱卿怎么说?朕准你自辩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图穷匕现,现在崔耕不能耍滑头,说有要事禀报了——哪有什么他非来长安不可的军国大事发生啊?

    崔耕只得牙一咬心一横,道:“启禀陛下,扬州的假钱作坊,微臣已经全部查完,所以回京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!”张昌宗道:“据本官所知,扬州高邮珠湖孤芳岛,有一伙贼寇仗着地利抗拒天兵,一直在造假钱,还请陛下明查。”

    崔耕揶揄道:“张昌宗对扬州的情况挺清楚的啊。那你知不知道,饶州附近哪有假钱作坊?益州呢?广州呢?”

    “本官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怪了,张常侍是从哪知道扬州的假钱作坊的情况呢?是不是和那孤芳岛的贼人有勾结呢?”

    张昌宗要的是他这句话,冷笑道:“恐怕和孤芳岛贼人勾结的,并非本官,而是你崔二郎吧?前几日,劫走柳大道之母的人,是不是你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”

    崔耕跪倒在地,正色道:“启禀陛下,为了招降柳大道,微臣特意命人将柳大道之母接走,没想到和张常侍的人起了冲突。甚至,左监门卫郎将卢雄因此被关进了大牢之。千错万错,都是微臣的过错,还请陛下看在微臣薄有微功的份儿,放了卢雄吧。”

    张昌宗道:“卢雄私放人犯,怎能你崔相说放放?依此为例,朝廷还有王法吗?”

    崔耕将头顶的乌纱帽一摘,道:“微臣愿以入仕途以来,所有的功劳来换,恐怕没什么人能依此为例吧?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,算别人舍得官位,也没他立的那么大的功劳啊!

    张昌宗先是一阵语塞,既而马反应过来,高声道:“劫持朝廷钦犯,你自己的罪过还没追究呢,还让陛下赦免卢雄,简直是岂有此理?陛下,崔耕擅自回京,视同谋反。劫持朝廷囚犯,简直是谋反!二罪归一,还请将他交付有司,依律治罪、”

    崔耕却不管他,再次冲着武则天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还请陛下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也相当为难,事实,卢雄的死活,她才不放在心呢。但是,崔耕却是她身后之事的一颗重要棋子儿,别说按谋反之罪砍脑袋了,是罢官她都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但是,不准崔耕罢官,卢雄的案子又怎么解?崔耕都承认自己是主谋了,不能只处置从犯,不处置主谋吧?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主办这个案子,也好说,你一个左散骑常侍,是吃饱了撑的,要办扬州假钱案?还逮捕了柳大道他妈?这事儿归你管吗?再说了,你抓了人怎么不放在朝廷大牢里,而是自己安置起来?

    但是,现在朝暗流涌动,她不能如此削张昌宗的面子,传递出错误的信号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武则天看向群臣道:“你们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在张昌宗阴冷的目光扫视下,没人敢发言。

    武则天索性道:“太子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儿臣愚钝,还请陛下乾纲独断!”

    李显当然也看出了武则天的犹豫,但是,万一自己猜错了呢?关键时刻,还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思占了风。

    此人是这样,关键时刻,缺乏决断。如神龙政变,都十拿九稳的事儿了,还得王同皎反复相劝。

    武则天这个气啊,心说你这一求情,朕法外施恩,既有利于你提高威信,又满足了崔耕的要求,这不挺好的吗?乾纲独断,朕乾纲独断个鬼啊!

    她又看向武三思道:“梁王,你呢?”

    趁着刚才这个功夫,武三思早把利弊权衡清楚了,毫不犹豫地道:“崔相有大功于国,按说应该法外施恩。不过,长安城内劫走人犯,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,此例绝不可开。所以……恩字出,还请陛下定夺。”

    还是跟没说一样!

    武则天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张相,你呢?”

    “老臣么……”

    张柬之此时也在天人交战,帮着崔耕说话,可能让他过了这一关。但是,自己呢?张昌宗报复自己怎么办?

    别的时候也罢了,现在自己正利用职权,不断插手御林军的布置,要是自己倒了台,换张昌宗的心腹做这个宰相之首,那不前功尽弃了吗?

    不行,天下可无崔耕,不可无我张柬之,老夫绝不能出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老头也施展开太极推手,道:“老臣一时之间,也难以决断,不如……容后再议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简短截说,武则天又问了其他的重臣,没人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若是她之前直接问一个人,还会有帮崔耕说话的。但是,有了前面三位带节奏,纷纷不置可否明哲保身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人都是自私的,二张现在权势滔天,全力对付一个人,谁也能扛不住?既然自己派系的大佬都缩了,自己还强出头干啥?

    于是乎,迎仙宫内出现了一个怪现状。明明绝大多数人明里暗里是崔耕这边的,武则天问到的时候,竟然无人为他说话。

    崔耕这时候,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苦也。

    武则天宠信二张,自己早料到过,今天这关不好过。所以,索性直接提出,以官位换卢雄无罪,逼着武则天做出抉择。

    但是,绝没想到,二张的威慑力这么强,既然无人敢给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原来背着二张的时候,你们还知道抱团。现在当着人家的面儿怂了,你们丢人不丢人啊?

    难不成,你们都等着我对付二张,自己吃现成的吗?

    崔耕真是心郁闷无,再次叩头,道:“微臣愿意削职为民,换取卢雄出狱,还望陛下明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好啊!”

    忽然,同俄特勤的声音响起,道:“削职为民好啊!我说妹夫,这大周的官儿有啥好当的,还是跟俺一起回突厥吧。到了那,你立刻是左贤王,再过十几二十年,是太可汗了,不这劳什子大周宰相强得多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