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75章 先礼而后兵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75章 先礼而后兵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先礼后兵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胡元礼解释道“虽然咱们官面上的人,和孤芳岛的柳大道没啥交情,但这不还有江湖人吗?下官听说,您和李善关系不错,能不能请他说和说和,让柳大道把牛仙儿放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诶,这倒是条路子。”

    崔耕眼前一亮,马上就告辞离去,来找李善。

    糖霜作坊日进斗金,儿子李邕得举荐入了仕途,江湖上仗着崔秀芳的名头倍儿有面子,李善这些年的小日子过得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待听明白了崔耕的请求之后,他连连点头,道:“二郎,这事儿你找我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真跟那孤芳岛的柳大道有交情?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太有交情了,实不相瞒,我跟他是拜把子的兄弟,几辈人的交情。不就是牛仙儿这点儿吗?我走一趟孤芳岛,他就得把人恭恭敬敬地送出来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李善有些为难道:“二郎你的事儿,我也听说了。让柳大道放出牛仙儿来不难,但要你让人家放弃孤芳岛的基业,不给足够的补偿可不成。”

    崔耕明白,自己不能回京主要还是二张作梗,跟明面上的理由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只要把牛仙儿放出来就好,其他的本官不敢奢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,二郎你尽管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李善就收拾行装,带着几个门人弟子,前往高邮珠湖孤芳岛去也。

    然而,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……一直到七天过去了,还是杳无回音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是那柳大道不顾念什么结拜之情,把李善给扣下了,就是不知有没有黑心到痛下杀手了。

    我擦!这柳大道真的是一条道走到黑啊!

    崔耕大怒,准备再见胡元礼,逼着他出兵。

    当然了,崔耕若调动秘堂和共济会的力量,也不是对付不了柳大道。但是,神龙政变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,二张渐渐疯狂,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崔耕将要出门的时候,一位故人前来拜访,正是小和尚鉴真。

    如今的鉴真,已经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,他双手合十,道:“阿弥陀佛,崔相遇到了为难召窄之事,却不来找贫僧,可着实不大够朋友。”

    当

    崔耕伸手就给这小和尚的光头上来了一个爆栗,道:“朋友个鬼哦!我跟你爹平辈论交,你得叫我叔叔!”

    小和尚振振有词,道:“出家人四大皆空,不论俗家辈份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崔耕冷笑道:“那你是不是管你师父叫徒弟?管师叔叫师爷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是,只是我出家人……哎呦呦!”

    却原来是崔耕伸手捏住这中二和尚的耳朵,连转了两圈儿,道:“我让你犟嘴!别以为你是鉴真,我这当叔叔的就不敢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鉴真虽不知,“别以为你是鉴真,我这当叔叔的就不敢管你了”,这句话中暗含的深意,但耳朵吃疼之下,也只得告饶道:“叔,你别拧了,侄儿知错了还不行吗?你再拧……我可真不管牛仙儿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松手,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你一个小孩子,跟柳大道有交情?”

    鉴真揉着耳朵,道:“我跟柳大道倒是没啥交情,但是跟他妈有些关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柳大道之母柳阮氏,虔诚信佛,给了我们寺里不少布施。前年她生了一场重病,全是靠我秒手回春给治好的。从那以后,她就对我佛更虔诚了。柳大道侍母至孝,您说说,我的面子,他能不给吗?”

    鉴真在历史记载中,以医术闻名天下,这件事还真有可能。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道:“听起来倒是有点道理。不过,那李善也说他和柳大道关系不错,结果去了之后却杳无音信。小和尚你可得万事小心,若真的事不可为,你别和他硬顶,直接返回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鉴真小和尚兴冲冲而去,结果,外甥打灯照旧!一连七天,没有任何音信传来。

    崔耕这回可是真怒了,牛仙儿、李善、鉴真小和尚,这陷在孤芳岛上仨人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当朝宰相的脸,也太好打了?若是再不拿出霹雳手段,自己还有何脸面面对天下人?

    当即,他再次来到胡元礼的府上,道:“胡长史,你那个什么先礼后兵的主意,“礼”我已经用了两回了,完全不管用。现在,该你出兵了?”

    胡元礼推脱道:“这事儿不大好办啊!那张昌宗若知道了此事,下官,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本官不会让你为难的。”崔耕道:“我来问你,当初你不逮捕牛仙儿,是怎么搪塞张昌宗的?”

    “说您抓住了我的把柄啊。但是,也不能总用这招?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攻打孤芳岛,用这个理由一是老套了些,二是不大充分。但是,若本官再给你找个新颖而充分的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“本官因为你不肯发兵,一怒之下,自己带心腹,直接前往孤芳岛。胡长史,你到底出不出兵?”

    “出!绝对出啊!”

    废话,胡元礼敢不出兵吗?跟崔耕扯皮是一回事儿,坐视当朝宰相身陷险境是另外一回事儿你能坐视当朝宰相死,就不能坐视当今万岁死?这完完全全挑战了大周的政治基础。

    不用崔耕被柳大道宰了,就是受点轻伤,武则天就能砍了他!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珠湖之上,一个小船当先,船上正是崔耕、崔秀芳、封常清、黄有为、周兴等人。

    无数条大周战船紧随其后,做戏做做全套,胡元礼着急得喊道:“崔相您慢点,莫冲动,千万莫冲动啊!下官只是说从长计议,也没说坚决不出兵不是?我把扬州水师都带来了!”

    然后,又冲着身边的亲兵道:“传令下去,各船加速!崔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本长史好不了,他们也别想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顿时,各战船再次加速,功夫不大,已经将孤芳岛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这次总共出动了大周水师一万人,硬碰硬的话,岛上的贼人定无幸理。

    崔耕一使眼,封常清就站在船头,双手卷成喇叭筒,高声喝道:”孤芳岛的贼人听真,现有大周鸾台阁平章事崔耕,率水师五万,前来剿贼。识相地话,速速归降,崔相宅心仁厚,可以从轻发落。若是负隅顽抗,必定玉石俱焚!”

    “快快投降!”

    “快快投降!”

    “快快投降!”

    大周水师众官兵齐声喝喊,声震云霄。

    吱扭扭

    终于,柳大道似乎受不了官兵的威压,山寨的门开了。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