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64章 原来有内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64章 原来有内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胡人清定睛一看,但见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,双手一伸,如同母鸡护雏一般,将那顶小轿掩在身后。 ()

    那壮汉冷然一笑,沉声道:“不才正是封常清!胡县令,识相地话,就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就是封常清?”

    “正是某家,难道你还想看看本官的告身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不用。”

    出乎封常清的预料之外,胡人清很快就冷静下来,眉毛一挑,道:“裴县令,你以为,把封将军找来,就能得脱大难了吗?那怎么可能?!充其量,只是这场婚事成不了而已。来人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胡人清从袖兜中掏出一副公文,道:“查六合县令裴亮私铸铜钱,证据确凿,着令天长县令胡人清将其捉拿归案,押赴扬州。裴亮家眷,恐涉此案,一体擒拿。扬州大都督府长史、扬州刺史胡元礼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迎亲队伍中,有人应了一声,就要上前拿人。还有十来个人,做势往封常清身后绕过去。

    封常清飞起一脚,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小子踹翻在地,道:“我看谁敢动手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胡人清没想到封常清这么不按理出牌,怒道:“封将军,你一个五品官,敢阻拦我等抓差办案,难不成是想造反?”

    封常清外表粗豪,心思细腻,反问道:“哦,某一个五品官,阻止你办案,就是造反。那你一个七品官,阻止某办案,又是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一股不祥地预感,涌上了胡人清的心头,道: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封常清哼了一声,理直气壮地道:“某奉崔相之命,查办六合县令裴亮假钱案。你要抢某的犯人,你还有理了不成?是你这个七品县令大,还是某这个五品游击将军大?是胡元礼的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大,还是崔大人的同鸾台阁平章事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胡人清被他噎得一愣一愣的,深吸一口气,道:“既然封将军说是奉了崔相之命,可有公文?若是没有公文,本县令可就当你是信口雌黄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文么……当然有!”崔耕总不能眼睁睁地看封常清被问住了,当即越众而出。

    封常清行礼道:“末将参见崔相!”

    “参见崔相!”顿时,在场所有人等,呼啦啦跪了一地,包括心不甘情不愿的胡人清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

    “谢崔相。”众人起身。

    崔耕上下打量了胡人清两眼,微微一笑,露出一口细密的银牙,道:“胡县令,封将军查办裴县令假钱案,确实是奉了本官的命令。”怎么?你一定要看公文?

    “然也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胡县令之意甚坚,本官就给你写一张吧。来人,取笔墨纸砚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马上就有衙役飞奔而去,将文房四宝取来。

    崔耕刷刷点点,写下几行字。宋根海将他的大印递过来一盖,这份公文就算完成了。

    还能这么搞?

    胡人清见状,好悬没气死过去!

    他刚才执意向崔耕索要公文,那暗含的意思,就是指责崔耕和封常清勾结,包庇裴亮,所谓公文云云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而崔耕现在之举,就相当于明明白白地告诉他,乃至围观的众人,没错,本官就是要徇私舞弊了,怎么的吧?你咬我啊!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胡人清怒极反笑,道:“裴亮牵扯假钱案,向封常清提亲嫁女,请求庇护。崔相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,现写公文,真当自己能一手遮天不成?”

    “诶,你这话可真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了。”封常清道:“胡县令,你以为本将军是为了这桩亲事,才揽事上身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封常清摇头道:“当然不是!实不相瞒,那裴小娘子娇生惯养,本将军并无兴趣。”

    胡人清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这是哪的话?裴幼娘本性纯良善解人意,娇生惯养四个字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不好反驳,封常清索性道:“就算不是娇生惯养,本将军也不能和她成亲,因为他已经和其他人私定了终身。”

    在封常清的想法里,自己今日之举,主要是因为胡人清恶心,裴幼娘可怜。

    但是,裴亮牵扯进假钱案里,那是他咎由自取,着实没必要包庇。所以,最终还得是杨鹏这个小白脸和裴幼娘终成眷属。自己帮忙归帮忙,没必要把崔相和自己的名声搭进去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裴幼娘和杨鹏的事儿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。

    说着话,他一伸手,从人群中把杨鹏拽了出来,道:“喏,和裴小娘子私定终身之人就是他,杨鹏杨公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裴亮怒道:“我裴家家风严重,封将军,你纵是看不上小女,也休得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封常清不满道:“什么血口喷人啊?这事儿莫非对俺有啥光彩可言不成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劝道:“裴县令,现在生米都煮成熟饭了,你着急也没用。还是赶紧趁着这个功夫,赶紧给他们完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老夫不信!”裴亮猛地一掀轿帘儿门,道:“幼娘,你出来,把话说清楚……啊?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“奴拜见裴县令!”轿中走出来一名少女,明眸皓齿,气似清风,柔若浮云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福,继续道:“妾身身受裴家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愿替裴妹妹嫁与胡三春。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裴亮当时就有点懵圈儿,道:“不是……那幼娘在哪?”

    “爹,我在这!”一阵黄鹂般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裴亮循声看去,却见那所谓的“奸夫”杨鹏,将帽子摘下,满头青丝如瀑。

    再仔细观瞧,可不是自己的独生爱女吗?只是用胭脂水粉,略做涂抹,再粘上了三缕短墨髯。自己刚才一时情急,竟然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裴老头和封常清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裴幼娘将胡须摘下,冲着封常清微微一福,道:“封将军,对不住,妾身刚才以为你们是胡家的人,故意撒谎骗了你。其实,妾身所谓私定终身一事,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封常清心思电转,已经想清楚了此事的前因后果,道:“我明白了,你原来是拿不定主意,是不是要这位小娘子代嫁,才一个人喝闷酒。结果,误把我们当成胡家的人,想用这个谎言,让我们改变主意。”

    裴幼娘苦笑,道:“也不全是,妾身差不多打定主意,要远走高飞了。刚才之举,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,真是有些亏心,对不住仙儿。”

    那美少女道:“幼娘你莫这么说,是我自愿的。要不是你……我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哈哈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本官……啊,不,封将军及时赶到,避免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,算是好事一件。裴小娘子,你看封兄弟的人品如何啊?”

    “封将军纵是误会了妾身,还愿意挺身而出,真乃至诚君子也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桩婚事?”

    裴亮迫不及待地道:“没问题,老夫应了。”

    胡人清现在真是郁闷透了,好么,自己忙活了半天,结果被封常清讨了个好媳妇。而且,很明显的,人家封常清插手此事,不是出于私心,完全无法从道义上指责。

    他酸溜溜地道:“裴县令这是找了个好女婿啊,临死也能闭眼了吧?”

    不过,裴幼娘却坚定地道:“奴不同意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