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63章 强逼娶新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63章 强逼娶新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想到这里,封常清道:“杨兄弟,我是什么身份你就别管了。总而言之,这胡三春想娶裴小娘子,那真是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“对!干他!”

    “逼娶裴小娘子,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”

    “真当天下没王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胡三春真是寿星佬吃砒霜,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宋根海等人纷纷起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杨鹏见了这副场面,先是一喜,眨眼间心情又跌入了谷底——我这是遇到骗子了吧?胡人清的后台是扬州大都督府长史胡元礼,扬州地面上谁惹得起啊?

    就算是真有那么一个半个的,也得非常勉强。现在可好,瞧这几位说的,收拾起胡人清来,跟玩儿似的,这也太儿戏了吧?该不会是……这几位是骗子,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想骗取钱财吧?

    正在杨鹏下意识地捂紧了自己准备离家出走的钱袋之时,忽然——

    当当当~~

    一阵锣声响亮,人们顺着窗户往楼下望去,但见有一支队伍缓缓从远方走来。

    正中间的高头大马上,端坐一人,脑袋大脖子粗眼睛小,油光满面,身穿浅绿色七品官袍,头顶的乌纱帽上还插着一枝大红花。

    这年头有簪花的风俗,把花插在头上,并非女子的专利。但是,把花插在乌纱帽上,就仅有一种情况下才会发生了——新郎官迎娶新娘的时候。

    按照自从商朝传下来的规矩,新郎官哪怕是贫民百姓,在婚礼当天也可以穿低级官服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摄盛”。

    封常清道:“这是哪家娶新娘子啊,够气派的啊!”

    “啊?是胡三春?”杨鹏面色巨变,道:“不应该啊,不是说,三日之后,才迎娶裴幼娘吗?怎么提前了呢?就是平民百姓家,都不能这么儿戏吧?”

    崔耕等人却拍案而起,道:“啥?他就是胡三春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可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”众人尽皆面现兴奋之色,道:“走,咱们这就去县衙,把这桩婚事,给……搅黄了!”

    这帮骗子咋还来精神了涅?

    杨鹏犹豫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还真去啊!告诉你们,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唉,什么钱不钱的?”封常清大手一伸,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咱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!”

    “嗯~~”

    杨鹏猝不及防,轻哼了一声,道:“莫动手动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爽利!像个娘们儿似的!”封常清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封常清一扯他的袖子,道:“什么是不是的,快走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伙计……算账!”

    啪~

    一锭三四两重的金子被封常清砸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杨鹏晕晕乎乎被封常清拽着袖子下了楼,不断寻思,这金子是假的吧?是假的吧?要是骗子……这本钱也下得着实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管他心中千回百转,封常清等人已经尾随者胡三春的队伍,往六合县衙而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止是他们,后面还跟了不少百姓。一个目的是看热闹,一个目的是捡钱,那胡三春也真下本钱,上好的开元通宝,哗哗地往外扔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已经到了衙门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六合县令裴亮,早已得到了消息,带着十来个衙役,站在门外迎候。

    “老丈人杆子,俺这厢有有礼了。”胡三春庞大的身躯,如同球儿一样,从马背上滚了下来,略微一拱手,就算行礼已毕了。

    裴亮是怎么看怎么别扭,道:“贤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贤侄?”胡三春打断道:“枉老丈人杆子你饱读诗书,怎么这么不知礼数呢?现在你得叫俺贤婿!”

    这未成亲之前,叫贤侄还是贤婿,也掰扯不清,裴亮此时的脸色如同吃了一百个苍蝇那么难看,道:“好吧,贤婿。不知你今日前来,到底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?”胡三春往后一指,道:“我这是带着队伍,亲迎幼娘来了!换言之,今天就是我和幼娘成亲的好日子。老丈人杆子,你就等着抱孙子吧!”

    扑哧~

    不少人笑出声来,甚至有人窃窃私语道:“敢情这位废了半天劲儿,是来入赘了啊!”

    入赘人家裴亮也不稀罕啊!

    裴亮纠正道:“是外孙!”

    “别管什么孙了,总而言之,就是那么回事儿了。”胡三春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,道:“快把幼娘请出来吧,莫错过良臣吉日了。”

    裴亮摇头道:“不对啊!咱们定的日子,可不是今天。贤婿要娶幼娘,还请三天后再来!”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?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忽然闪出来一个人,面目与胡三有七八分相似,只是比他瘦多了。

    裴亮当然认得他,道:“胡人清,是你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本县令。”胡人清道:“三日后,当朝宰相崔耕就要到扬州了,封常清将军也随行护卫。到时候,你把这尊佛拉出来,咱们这桩婚事不就黄了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厉声道:“废话少说,要么今天咱们把这桩婚事给成了,要么……你随我到扬州胡长史面前打官司,别无他路,你自个儿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裴亮心思电转,也没想出什么破局之策,拖延道:“就算今日成亲,我这家里也没什么准备……要不,你先等一个时辰,待老夫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胡人清道:“你让我这傻儿子吟诗作赋,那不是难为人吗?废话少说,所有亲迎的程序,一切全免。你这就一乘小轿,把新娘子送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无奈之下,裴亮吩咐道:“来人,用轿子,那幼娘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几个健仆抬着一乘小轿从衙门内走出,里面隐含女子的哭声。

    胡三春哈哈笑道:“幼娘,小美人儿,莫哭啊!你从今天开始,你就算俺的婆娘了,快跟我回去,生儿育女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人群中陡然传来一声大喝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