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61章 发配有隐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61章 发配有隐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刘老四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低声道:“二郎兄弟,咱们是自己人,在这里我有啥说啥,但出我之口入你之耳,出去了我可不认。”

    “四郎大兄放心,小弟理会得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直言道:“陛下年事已高,越来越懒政,却又不相信太子殿下,所以,如今的朝政大都操于二张之手,连宰相想见她一面儿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这二张权倾朝野,就有了不臣之心。他们知道对太子殿下直接打压,难免引起太子的警觉,就把主意打到了李重福殿下的身上,指责他在扬州私铸铜钱。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动,道:“到底有没有这事儿?”

    刘老四意味深长地一笑,道:“太子殿下要笼络大臣,光凭那点儿俸禄怎么成?唐昌郡王岂能不为父分忧?”

    那就是确有其事呗。

    崔耕轻“唔”了一声,道:“那张昌宗有什么证据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为了搜集证据,他派出了心腹,御史中丞胡元礼,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。胡元礼这个人,二郎你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崔耕倒是听说过这位胡御史的几件事。

    他在任司刑卿时,性情极为残忍刻薄,不讲情面。当时李日知任司刑丞,每次审查案子,都从宽处理,因而被胡元礼屡屡驳回。而李日知也始终不改判。

    有一天,李日知曾免除一个囚犯的死刑,胡元礼不同意,判该杀。案子在两人之间往来复去,双方坚持再三,胡元礼大怒,命人给李日知递话说:“我只要不离开司刑青的职司,此犯就没有活路!”

    李日知也命人针锋相对地回话说:“只要我不被面职,此犯就不会判死刑!”

    最后,二人将两份判决书一起上报武则天,李日知胜利了,那名囚犯被判流刑。

    后来,胡元礼又转到肃政台任职,还是那副残忍刻薄的性子,不知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,百姓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有一次在宣仁门外,胡元礼被仇人推进泥坑中,幸得禁卫军的救助,才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武则天下令杖罚那个胡元礼的仇人一百,而肃政台也向胡元礼罚款五千,因为他败坏了御史台的声誉。

    从这件事儿上,就可以看出来,这位胡御史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了。要不然,在这件事中,他是受害者,本来应该得到御史台的慰问。现在可好,不但没慰问,还罚钱了。五千文钱不多,但完全是**裸的打脸啊。

    当然,胡元礼也不是光干坏事,没干好事儿。比如崔耕的大对头王弘义被贬谪之后,想矫诏返回长安,被胡元礼发现了,直接乱棍打死。

    总得来说,这就是一个标准的酷吏,谁犯到他的手里,绝对没好下场。但是,也不算完全意义上坏人,基本上是,主子让他咬谁他就咬谁。

    听完了崔耕的想法后,刘老四点头道:“二郎说得极是,这胡元礼是条咬人的好狗,现在他投靠张氏兄弟了。胡元礼到了扬州之后,捣毁了十来个私钱作坊,抓了伙计、掌柜上千人,唯有那作坊的掌柜牛半云逃亡在外。”

    崔耕一嘬牙花子,道:“那兄弟我到了扬州之后,得在胡元礼之前,先把那个牛半云找着了?他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刘老四摇头道:“不知道,现在太子殿下完全联络不上此人。能不能先找着牛半云,就看二郎你的手段了。反正你的主要职责是查禁私钱嘛,找起牛半云来理直气壮。太子殿下交代了,找着了他之后,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刘老四右手下划,那暗含的意思,就是杀人灭口了。

    崔耕总觉得有些不对,道:“梁王和太子殿下的意图如此明显,二张能不反对?”

    “反对什么?这叫麻杆打狼两头怕。”刘老四解释道:“太子殿下固然怕胡元礼找着牛半云,但是,张氏兄弟也怕你回长安啊。你不在的这些日子,他们折腾太子一系,折腾的不知多顺手呢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老四又补充道:“连梁王都没少受他们的气呢。”

    崔耕听了这话,心中暗想,哦,合着我是被他们双方当成兑子,给兑掉了啊!

    他一脸郁闷地道:“那此事是无可更改了?”

    “改不了。”刘老四劝道:“现在长安就是个是非窝,二郎你远离长安,也能明哲保身不是?还是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四郎大兄,那这吐蕃的国书,就请你带回给陛下。另外,本官想写几封书信,也请您一并转达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事儿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四郎大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既然是李显、武三思、上官婉儿乃至张氏兄弟共同的意思,崔耕反抗不得,也只得接了旨意,往扬州方向而来。当然,这心不甘情不愿的,指望他办事效率有多高就别指望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啊?

    就算胡远礼把牛半云抓了又怎么样?就算牛半云指控李重福又怎么样?

    武则天能为了这点儿破事儿,把太子李显给废了?那怎么可能?

    实话实说,这老太太现在的状态就是安安稳稳地享受余生,一点都不想折腾。

    张昌宗是完完全全利令智昏,才以为自己有当皇帝的可能。呃……似乎也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崔耕转念又一想,张昌宗就算不“利令智昏”,现在也必须奋死一搏了。无它,李显的嫡长子李崇润,是被张昌宗进言害死的。有了这个血海深仇,李显上位之后,能饶得了他?所以,从张昌宗的角度来讲,自己必须想办法当皇帝,别无他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运河上,一条官船中。

    “无非是垂死挣扎罢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默默给张氏兄弟判了死刑,吩咐道:“这查办假钱什么时候是个头儿?朝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既然如此,咱们也别傻呵呵地卖力气了,就当这趟是游山玩水了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道:“那感情好,几年前,您为江都县令,现在虽不算衣锦还乡,也差不了多少了。仔细想起来,这还真是一件美差呢。”

    周兴也兴致颇高,道:“扬州城内都逛遍了,没什么新鲜的。扬州其他下属六县江阳、天长、**、高邮、海陵、扬子,咱们先去哪?”

    宋根海瞅了封常清一眼,戏谑道:“还能去哪?封兄弟恐怕都等等不及了。咱们这就兵发**县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好主意,不必等船开到扬州,咱们半路下船,替常清打听打听那裴小娘子的脾气秉性。若果真配得上封兄弟,本官就讨个媒人当当。”

    像封常清这种身份的人结亲,双方在正式提亲之前,肯定都早就商量好了,要不然出了什么波折,都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,正式的媒人仅有象征意义罢了。但是,就算仅有象征意义,也是媒人越尊贵越好。崔耕乃当朝宰相,平阳公主的驸马,如果能给封常清做媒人的话,那可是相当风光了。

    封常清也不矫情,道:“谢大人!有了您做媒,末将上门的时候,也多几分底气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崔耕一行人就偷偷下了官船,直奔**县而来。

    既然要打听小娘子的脾气秉性,就没必要直接登门拜望了,众人先找了个客栈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,到了城内最豪华的酒楼丰乐楼吃酒。

    此楼高三层,下面是大厅,专门接待一般散客、贩夫走卒,二楼是雅间,就必须有一定听的身份的人才能上来了。

    第三层风景最好,但面积不大,其实是个略大的亭子,不是在**县数得着的人物,那就别想上三楼了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虽然不想暴露身份,但他可以报李善的名字啊!在扬州,想必没有人敢为了这点小事儿,冒充黑社会头子李善的好朋友,那伙计不疑有他,将崔耕等人让上了三楼,

    仔细观瞧,这三楼还真是不大,仅有三张桌子,一桌儿上还已经坐了一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一桌上等的酒宴摆好后,那小厮说了声“您慢用”,就准备退下。

    崔耕却阻拦道:“小兄弟别着急走啊,本……本公子向你打听一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已经将一粒金豆子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伙计伸手欲拿,又犹犹豫豫地缩了回去,道:“您是李大善人的朋友,就算有什么不明白的事,直接问他不就行了?哪轮得着小的挣这个钱啊?”

    崔耕摇头,道:“这事儿,问李兄不大合适,我就想问你。再说了,你是**县的人,说不定比他那些手下得来的消息更为可考。”

    “您到底问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把金豆子往前一推,道:“就是……你们**县令裴亮的小女儿叫裴幼娘,为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问裴幼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伙计还没说话呢,旁边一人独饮的小伙子却已经站了起来,“啪”地一下,把那金豆子摁住了,道:“这钱该我挣,没人能比我更了解,这裴幼娘的底细了。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