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60章 风起维扬地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60章 风起维扬地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请假?干什么?”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向了封常清。

    封常清老脸黑红,摸了摸脑袋,嗫喏道:“那……那个……俺是……相……相亲。”

    “相亲?”崔耕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马上就醒悟过来,高兴地道:“好事儿,这是好事儿啊!来,快告诉本官,是哪家小娘子如此慧眼识珠?”

    宋根海也颇为高兴,道:“封兄弟,你的终身大事,这是要有着落了?好啊!好啊!我就说,你这人实在是太老实了。没有娶妻,弄几个暖房丫头也是可以的,总这么打光棍儿算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黄有为也揶揄道:“就是,就是,连逛青楼都不肯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是兔儿爷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个不停,就连崔秀芳都打趣了几句。

    旁边新加入的姜白次旦有些疑惑,弱弱地插话,道:“怎么?封将军还未娶妻?”

    宋根海道:“嗨,也不算没娶妻,只是封兄弟的时运太背了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宋根海的一番介绍,姜白次旦才明白此事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封常清的年纪和崔耕差不多,在随着崔耕调任京官之后,他的终身大事也提上了日程。

    可说来也怪,他第一次定亲的对象,是一个文官之女,这还没成亲呢,就暴病而亡。

    第二次定亲的对象,是一个武将的女儿,定亲之后没几天,就在郊迎踏青中,堕马而亡。

    第三个定亲的对象是个小家碧玉,刚刚定亲,家里遭了一把天火,全家一个人都没逃出来。

    在连续发生三次意外后,关于封常清命硬克妻的说法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候,封常清官运通,成了大周的五品游击将军。五品官儿可封妻荫子,权势着实不小,相对地婚姻选择的范围也非常小。

    够资格和他联姻的,一考虑他这个“命硬克妻”传闻,纷纷敬谢不敏了就算不为自己女儿考虑,也得为自己考虑不是?那个全家烧死的家庭,可是“珠玉”在前呢。

    对于封常清的窘境,崔耕等人也帮不忙什么忙总不能强迫别人嫁女?再者,够资格跟封常清联姻的人家,也绝不是软柿子啊!

    于是乎,他们也只得退而求其次,劝封常清未成亲先纳妾,先把传宗接代的事儿解决了。

    但是,封常清的倔脾气上来了,坚决要先成亲,打破自己“克妻”的谣言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的婚姻大事就此耽误下来,一恍就三十而立。这次能有人主动提出跟他联姻,众人是打心眼里替他高兴。

    最后,封常清终于揭开了谜底,道:“是扬州**县令裴亮的小女儿叫裴幼娘。”

    崔耕有些疑惑道:“扬州**?这么远?扬州和长安远隔千里,**县令是怎么想和你联姻的?还有那个裴亮……本官似乎没听说过啊!”

    宋根海砸了一下嘴,道:“大人,您这就是把我看得太小了。您名扬天下,我们这兄弟几人也跟着沾光啊。现在我、封兄弟、周兄还有黄兄弟,被人们称为您手下的四大金刚,不光官场上,民间知道的也着实不少!那**县令听说过封兄弟的名字,没什么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周兴也附和道:“封兄弟三十来岁,官居五品,又有周相照拂,堪称前途无量。再加上上无公婆,下无庶子,若没有那个克妻的传言,那媒人恐怕早就踹破门坎子了。若是**县令不信那个克夫的传言,还真可能托人给封兄弟递话。”

    封常清道:“人家也不是非要和俺联姻不可,只是要俺去一趟扬州,父女俩相看相看。小娘子满意了,这桩婚事才能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有道理!”崔耕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走一趟扬州**。”

    当然,虽然已经商量好了,封常清也不是马上和崔耕等人分开。他得跟崔耕等人经兰州、秦州到长安,最后再坐船,经洛阳,顺着京杭大运河到扬州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崔耕等人到了秦州的时候,一个传旨太监的到来,彻底改变了原本的计划。

    其人正是刘老四。

    随着刘老四抑扬顿挫地把旨意念完,崔耕当时就有些傻眼武则天让他不必回朝述职,直接赴扬州整治铜钱弊案。

    表面上的理由,当然是无懈可击的。

    大唐自从立国以来,就一直受着钱荒的困扰,以至于必须“钱帛”共用。但是,尽管如此,尽管有崔耕发明了钱票,“钱荒”还是没有解除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行当就蓬勃发展了造假钱。大周官方铜钱,一贯钱重六斤四,民间在铜钱内夹杂铜、锡、等贱金属充数,大概是三斤到四斤之间。

    转手就是一倍的利润,技术门槛又不高,自从大唐仪凤年间以来,这种情况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假钱对国家税收、信誉乃至治安等方面,损害极大,朝廷屡下禁令,但屡禁不绝。一些盗铸者“或就陂湖、巨海、深山之中,波涛险峻,人迹罕到,州县莫能禁约”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又以扬州附近最为严重,大概占全国假钱数量的四成。

    无它,扬州附近多铜矿,所以,这里有朝廷官办的铸钱炉。所以,这里出产名扬天下“扬州镜”。

    所以,武则天下令,崔耕以宰相之尊,前往扬州,督查假钱作坊。

    这事儿从重要性上讲,完全值得一个宰相全力以赴。再说了,你崔耕不是说过,聚丰隆银号的兴起,可以杜绝钱荒吗?现在钱荒没解决,让你肃清假钱作坊,没问题?

    没问题才怪!

    这些假钱作坊,都是藏在“陂湖、巨海、深山”等等隐秘之地,崔耕捣毁一个两个的容易,捣毁一部分不算难。但是,怎么可能全部捣毁?

    不过,不完全捣毁,他就不能回京复命啊,这跟发配出外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原来崔耕出使吐蕃前,处心积虑地对武则天提了一个要求,自己不必一定参加吐蕃赞普葬礼,随时可以看情况回转大周。其中一个重要目的,就是来得及参加神龙政变,但被这道旨意一搅合,就算彻底玩儿完。

    崔耕眉头紧皱,道:“四郎大兄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应该是张氏兄弟特意给我下的眼药?难道……上官舍人,乃至太子,就没帮我说两句话?”

    刘老四苦笑,道:“二郎啊,你这回可真猜错了。出这个主意的,不是张氏兄弟,而是梁王武三思,太子殿下和上官舍人,都乐见其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太子殿下,着急你去扬州,给他收拾一场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崔耕面微变,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