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59章 终于踏归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59章 终于踏归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韦乞力横牧心中不服,还想找些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,他老爹韦乞力徐尚却马上打圆场道:“当然是崔相赢了,那个宅子从现在开始,就是崔相的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又看向赤玛类道:“还请王太妃评判。”

    赤玛类还指望崔耕明天帮自己除去车骑兵长,做个完美的背锅侠呢,现在当然得偏向崔耕这边,道:“此局当然是崔相获胜。”

    车骑长迟扎陆贡也没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太后、大相、车骑长三人意见一致,此事就算在吐蕃成了定局,纵是韦乞力横牧反对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稍后的饮宴里,崔耕似乎有些得意忘形,不断地大呼小叫,与人斗酒,功夫不大,就醉醺醺地道:“快,带本官到新宅子里去,本官今晚要和两位美人大被同眠,哈哈!”

    封常清冲着韦乞力横牧一伸手,道:“愿赌服输,快把那宅子的地契和房契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韦乞力横牧冷笑道:“崔相也太等不及了?按说这回魂宴,得通宵达旦地简直在这里,任何人不得离开,”

    崔耕酒气熏天,大着舌头道:“老子就是报仇不过夜,你咬我啊?识相的,就赶紧愿赌服输,若不然,你丢的人更大!”

    韦乞力横牧眯着眼睛,道:“哦?怎么个丢人更**儿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硬抢!”崔耕大手一挥,道:“来人,跟本官一起,把咱们的东西抢回来!哼,回魂宴管的着吐蕃人,可管不着我大周宰相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崔耕一声令下,众心腹应了一声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现场维持秩序的吐蕃甲士想拦,却见赤玛类微微摇头,也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赤玛类对崔耕有所求呢,这个时候就得尽可能顺着他。若不然,崔耕喝了那么对酒,嘴上没把门的,真逼急了,直接把自己的谋划给说出来怎么办?

    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迟扎陆贡也是如此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等人离开了布达拉宫,在姜白次旦的引领下,非常顺利地来到原属于岛彭工的宅子,然后,又非常顺利地找到了那条通往成城外的秘道。

    白玛罗姆早就意识到不对了,道:“崔护法,你是要走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这么这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现在,崔耕也没必要隐瞒来了,将太后和车骑长干的那些破事儿,简要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白玛罗姆听完了,高兴地道:“这么说,你和扎西卓玛完全是逢场作戏了?我就说嘛,传言不可尽信,你怎么会看上她?”

    这个关注重点,好像有些不对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崔耕哭笑不得地道:“事到如今,你还操心这个干啥?快点想想,你跟不跟本官一起走?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长安。”

    本来,崔耕是不准备跟白玛罗姆发生点什么的。但是,现在这么一走,不就等于把人家坑了吗?毕竟在吐蕃的官方口径中,二人是“私定终身”了嘛。

    白玛罗姆想了一下,道:“那你带不带扎西卓玛走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走!”扎西卓玛坚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扎西卓玛确实不能走。”崔耕解释道:“白玛小娘子你父母双亡,无牵无挂。而扎西卓玛却是为了父兄,才留在本官身边。她若不走,还能解释成本官没把她放在心上。若她要是跟本官一起回走了,留在吐蕃的亲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白玛罗姆想了一下,道:“既然如此,妾身也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玛罗姆道:“太后和车骑长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想必没有你在场,也会火并起来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妾身的浅见,这二人的力量势均力敌,恐怕明日决不出最终的胜利者,势必等有一方战败,离开拉萨,在别的地方拥兵自重,以图东山再起。妾身既有苯教的支持,又有崔相做靠山,留在拉萨的当政者,谁敢对妾身不利?”

    崔耕仔细一想,确实是这个道理,道:“倒是本官想得太严重了,既然如此,咱们来日再会。”

    情况紧急,言毕,崔耕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白玛罗姆着急得一跺脚,娇嗔道:“怎么?你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这么走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白玛罗姆咬了咬牙,道:“没良心的,你就……你就不问问奴家,为何不肯跟你走?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发现,刚才白玛罗姆所言,都是“留下来没有什么害处”却绝没提“留下来有什么好处”。如果既无好处,又无害处的话,她应该是跟自己走啊!

    崔耕附和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玛罗姆轻哼了一声,“你本来就对奴家不怎么上心,跟你到了长安,恐怕就得加一个“更”字了。强扭的瓜不甜,我不要!”

    听到现在,扎西卓玛明白了白玛罗姆和崔耕的真实关系,胆子也大了起来,揶揄道:“这么快就放弃了?本来我还以为圣女对崔护法多么情深意重呢。”

    “放弃?你想得美!”白玛罗姆道:“中原有句话,叫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。我留在吐蕃,日子久了,那个没良心的就想起我的好来了,我要他亲自来求我成亲,而不是这么不明不白地跟着他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扎西卓玛笑吟吟地道:“照你这么说……那是不是日子久了,崔相也能想起奴家的好来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白玛罗姆先是一愣,随即怒道:“这不可能,崔相根本就没你动心过,都是你主动贴上来的!”

    扎西卓玛摇头道:“那可不尽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崔大人,来不及了,快走!”正在这时,封常清快步走进了院内,催促道。

    崔耕冲着二女微微一抱拳,道:“那就到此为止。两位小娘子保重,后会有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一路顺风!”扎西卓玛和白玛罗姆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,又对视一眼,齐声道:“你凭什么叫崔相二郎,呸,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后,兰州城,馆驿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!吐蕃这回可算是摊上大事儿了。”宋根海眉飞舞地道:“丧日一战,车骑长迟扎陆贡落败,带部下出拉萨城,奔青海拥兵自重,现在吐蕃只是名义上统一,实际上是一分为二了。”

    周兴接话道:“不只是这样,现在太后和车骑长谁都奈何不了谁,但这不还有小赞普尺带珠丹吗?待他长大后,以吐蕃人的尿性,迟扎陆贡就完了。所以,迟扎陆贡只要不想死,就必须在这十四年内,跟赤玛类玩命,攻下拉萨,俘虏小赞普!”

    宋根海道:“那岂不是说,十四年内,吐蕃境内必定兵祸连连,人口锐减?这都是咱家大人出使吐蕃的功劳啊!”

    若无崔耕出使,有岛彭工斡旋,车骑长和太后说不定真能凑合着过下去。等小赞普一长成,他们也就没法折腾了。所以,说是崔耕的功劳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周兴补充道:“还有赤玛类的那份国书,这次咱们大人出使吐蕃一次,算是赚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谈论着吐蕃的窘境以及崔耕的功绩,众人个个面露喜。

    忽然,封常清清咳一声,目光有些闪烁,道:“现在大人身边人才济济,多末将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。此去长安,又都是大唐地界,应该没什么用得着末将的地方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末将想请个假。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