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49章 吐蕃辩法会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49章 吐蕃辩法会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,挺的。”

    有一吐蕃老者从角门内走了出来,此人拄着一根乌黑发亮的龙头拐杖,头发花白,身形佝偻,尖嘴猴腮,怎么看怎么像一只老马猴。

    他冲着崔耕微微一躬身,道:“某就是岛彭工,崔相,你是怎么知道,老夫就在附近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”崔耕指着被崔秀芳逼住的那个人,道:“他见了我们,连问我们是谁都不问,挥拳变打。这么没脑子的人,能被你用来看家护院?好,就算他没脑子,他手下的人,也全都没脑子?好么,头领受伤了,没一个人保护,反而迫不急待地先找我们的麻烦,这做派简直是连街头的小混混都不如。不用问,他们是你派来……羞辱本官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用的这个词儿,既不是“下马威”,也不是“试探”,而是“羞辱”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崔耕是大周宰相,文官一名。带着随从来吐蕃,目的是吊唁吐蕃赞普,而不是打仗。所以,按说这一行人的武力应该没多高,试探他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这伙子人的根本目的,就是找茬把崔耕打一顿,再谎称不认识他。崔耕能怎么应对?计较,显得心胸狭窄。不计较,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岛彭工也不辩解,眉毛一挑,道:“行,崔相见微知著,是个人物,老夫之前还是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摆了摆手,道:“你这就把人放了,咱们入内叙话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崔耕怒道:“难不成,这事儿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岛彭工满不在乎地道:“不算了还能怎么办?你们周人对我们吐蕃,一向是胜少败多,甚至不得不献出文成公主求和亲。这么多屈辱的事儿都生受了,还在乎这一桩马?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崔耕针锋相对,道:“屈辱?那本官就奇怪了,为什么我中原天子那么屈辱,被你们吐蕃承认为皇帝。而你们吐蕃那么荣耀,却被封为西河郡王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岛彭工怒道:“那不过是我吐蕃敷衍你们中原而已!”

    “敷衍啊!”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行,算你有理。那请问,什么情况下,才需要敷衍呢?比如说,岛彭工你什么情况下,会认我当干爹?别激动,本官不需要诚心正意,你敷衍我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岛彭工直气得山羊胡乱颤,却一句反驳之词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崔耕知道自己和这老东西断难善了,继续道:“本官怎么了?告诉你,论钦陵在的时候,本官还真敬吐蕃几分。不过现在么,你们吐蕃屡败屡战,我真不知哪还有骄傲的本钱?”

    “崔相,仲巴纵然有失礼之处,你这话就有些过了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角门处又有一个声音响起,紧跟着有一身材修长,相貌儒雅的人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吐蕃的车骑长迟扎陆贡,他一边劝岛彭工善待客人,一边劝崔耕要以和为贵。有了他打圆场,气氛很快就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在这言谈话语间,崔耕还得知了岛彭工如此狂妄的一个理由:仲巴虽然被译做礼部尚书,但实权却比大周的礼部尚书大得多。

    这原因就在于,吐蕃人对宗教特别虔诚,而“仲巴”就负责对宗教的管理。

    岛彭工为仲巴多年,在各教门内安插了不少密探,无人知道他们的身份,一手软一手硬,对三教掌控极严。

    想当初,赤都松赞除去论钦陵,论军事能力当然是论钦陵厉害。论钦陵之所以落败,主要原因就在于吐蕃士兵们相信赞普的神圣性,未战先溃。这其中,岛彭工着实出力不小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老头颇有些谜之自信赞普全靠了我的号召,打败了论钦陵,所以,我是吐蕃扶危定难的功臣,吐蕃朝廷都得听我的。

    另外,论钦陵打不过老夫,你们汉人打不过论钦陵,所以,你们汉人打不过老夫。

    崔耕总不能在吐蕃人的地盘上,宣称论钦陵不是叛逆,但一脸的不以为然却是毫不遮掩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在迟扎陆贡劝说下,崔耕和岛彭工各自收敛,一起来到了客厅之内。

    喝了一碗酥油茶后,岛彭工看了迟扎陆贡一眼,道:“老夫今天请崔相来,主要是通知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崔相代表大周前来吊唁我吐蕃赞普,老夫欢迎。但是……其他的事儿就莫搞了。什么汉传佛教的护法,苯教的护教法王,这就全辞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好大的口气,那本官若是说“不”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“不”话,被人家赶下来,岂不是更没面子?”岛彭工道:“实不相瞒,三日后,老夫准备开一个辩法大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辩法大会?”

    “老夫以为,吐蕃现在佛教、苯教并存,而佛教又分为汉传佛教和泥婆罗佛教,实在是太多了。所以,老夫决定,举办一场辩法大会,胜利者只有一家。而失败者,要么改信,要么离开我吐蕃。”

    崔耕心里边翻起滔天巨浪,脸上却不露声,道:“听说太后信仰苯教,车骑长信仰尼泊尔佛教,你这是和车骑长达成协议,要动太后的人了?真是甚为忠心呢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崔相你这么说,就完全错了。”岛彭工道:“事实上,评选哪教得胜,是由三人决定老夫、太后和车骑长。,无论哪边得胜,以后都会直属老夫管理,太后和车骑长不再插手。所以,这场辩法的公平,还是能保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事情的关键,就在在于崔相你。吐蕃三教互不相让,不仅争取朝中实权人物的支持,还找外人援助。比如说,半个月前,崔相你一天之内,就成了苯教和汉传佛教的护法。现在,老夫准备来个一劳永逸,专门让一教独大。这样,这家宗教就可以一心一意地侍奉我吐蕃了。太后和车骑长一大局为重,都赞同了老夫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听着倒是有些道理,不过怎么直觉上总感觉有些不对呢?

    崔耕一边心思电转,一边道:“所以,苯教和汉传佛教为了讨好你这个裁判,就会主动不再承认本官为护法?”

    “然也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白玛罗姆已经认了本官为护教法王,总不能不算?”

    岛彭工道:“当然不算了。因为,老夫已经向白玛罗姆提亲了,以后,她就是我第十三房的小妾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崔耕的声音陡然转寒。

    岛彭工坚定道:“就是说,白玛罗姆会把你崔相踹了,投入老夫的怀抱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没错,他的确不想趁人之危,和白玛罗姆发生点什么。但是,那并不说明,他会任由白玛罗姆嫁人而无动于衷,尤其是在他出使吐蕃的这段时间内。

    无它,事关尊严。

    好么,半个月前搞了那么大动静,现在拉达城内几乎所有吐蕃人,都明白,白玛罗姆是他崔耕的禁脔了。现在,白玛罗姆却要被一个老头子抢走了,崔耕的脸可往哪搁?人们会如何看他这个大周使者?

    这是**裸的羞辱和打脸!

    但是,话说回来,白玛罗姆若是敢拒绝岛彭工的要求呢?不用问,这老家伙,会在辩法大会上拉偏架,白玛罗姆能承担如此严重的后果吗?

    好在,崔耕还有最后一张底牌。

    他缓缓摇头道:“岛彭工,你打算的倒是挺好,但是,本官确信,白玛罗姆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岛彭工笑吟吟地道:“你是想说……老夫是那妮子的杀父仇人么?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?”崔耕终于变。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