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43章 娘家来人了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43章 娘家来人了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吐蕃派来迎接崔耕的官员薄格瓦楞,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勃然大怒,道:“你们这帮子秃驴,不好好吃斋念佛,来找崔相的麻烦干什么?再说了,即便你们真有冤屈,自有我吐蕃官员处置,跟崔相有什么关系?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那领头的和尚,僧袍破旧,面目黝黑,瘦小枯干,两只眼睛却是明亮异常。

    他声若洪钟道:“若是吐蕃官长能为我等申冤,我等又何必求助佛门护法?这位官爷还请闪开,这事儿啊,您管不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我就管不了?来人,给我打!”

    薄格瓦楞大怒,一使眼,就有十几个手下冲上前去,手持马鞭。劈头盖脸,一通乱抽。

    那些和尚也不抵抗,以手护头,跪倒在地,任其鞭打。功夫不大,和尚们的身上,就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但是,与此同时,他们既不后退,也不讨饶,只是齐声道:“我佛慈悲,还请崔护法为我等做主啊!您就眼睁睁地看着我等佛子,受此冤屈么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崔耕还真不想管什么闲事,以免落入某些人的算计中。

    但是,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和尚被如此殴打,时间长了,说不定有性命之忧,他就不能坐视了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这些和尚,说的汉语流利之极,崔耕还是有几分好感的!

    他催马上前,到:“快快住手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薄格瓦楞不能不给大周宰相架子,微微一摆手,道:“听崔相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些吐蕃武士这才停手。

    崔耕温言道:“诸位大和尚,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个干瘦的和尚强忍头痛,呲牙咧嘴地道:“启禀崔护法,我等都是小昭寺的和尚,贫僧法号悟缘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,你们为何称本官为崔护法呢?”

    “崔护法不知?十日之前,我小昭寺的和尚们,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,在那梦中,佛祖降临,说我等所受困厄,自有佛门护法来救。而那个佛门护法,就是从东土大唐……啊,不,东土大周来的大周宰相崔耕。”

    诶?

    怎么听着这话这么耳熟呢?

    崔耕先是一愣神,然后豁然想到,自己所传的《大唐西域记》里,不就是有类似的词儿么?

    换言之,这群和尚,是把自己当猴儿哥了啊!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尽管明知这是胡诌,崔耕还真不好反驳。毕竟一个多月前,他还用佛祖托梦在突骑施装神弄鬼呢。

    怎么?许佛祖给你托梦,就不许给人家给自己的信徒托梦?

    崔耕面古怪,道:“哦?是吗?那佛祖为何不给本官托梦呢?”

    悟缘对此早有预案,道:“崔护法德行深厚,有大缘法,大智慧,想来是佛祖以为,即便自己不托梦给您,您也会明心见性,为所当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崔耕不置可否,道:“那就请大和尚你说说,你们小昭寺的和尚们,到底受了什么困厄了?”

    “唉,是这么回事儿。本来,吐蕃是崇尚苯教,主张万物有灵,万物有神。三百多年前,我佛教传入了吐蕃,直至始祖赞普大力提倡,才在吐蕃站稳了脚跟。可最近二十年来,许多吐蕃贵人,又重新信仰起了苯教,对我们和尚百般看不过眼。就在半个月前,宫中传下诏令,让我等小昭寺的和尚,俱皆主动离开本寺,交与苯教主持,这如何使得?还请崔护法为我等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了前因后果,崔耕还真不太想管这些和尚们的破事儿。

    和尚们可怜不?修行的寺庙没了,当然可怜。但是,这跟崔耕有啥关系?

    再说了,“宫中传下诏令”,那很显然就是现在当政的那位王太后的命令。为了一群毫无关系的和尚,跟当朝太后死磕,怎么琢磨怎么不划算啊。

    悟缘似乎看出了崔耕的所思所想,补充道:“崔护法,这小昭寺,乃是赞普为文成公主所建,里面供奉了文成公主所带来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,万容不得苯教玷污啊!”

    “嗯?果然如此?”文成公主代表着唐人的脸面,崔耕就不能等闲视之了,面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悟缘看出了便宜,道:“绝对错不了,原来小昭寺的和尚,都是文成公主带来的汉人。我等虽是吐蕃人,却尽皆是那些汉人的徒子徒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崔耕想了一下,道:“不对,不是说,文成公主的十二岁释迦牟尼等身像,是供奉在大昭寺吗?”

    悟缘连连摇头,道:“不是啊,完全没有那回事儿。想当初,泥婆罗的尺尊公主,嫁入吐蕃,带来了八岁的释迦牟尼等身像。赞普甚为高兴,让大昭寺供奉之。后来,文成公主嫁入吐蕃,带来了十二岁释迦牟尼等身像,赞普甚为高兴,让小昭寺供奉之!”

    “擦!还有这事儿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崔耕真是气炸了连肝肺,锉碎了口中牙!

    奶奶的,这也太欺负人了那?所谓八岁、十二岁释迦牟尼等身像,皆是黄金所铸。表面上十二岁和八岁指的是年龄,实际是指重量和大小。

    不用问,十二岁比八岁的要贵重的多!

    显而易见的,按道理说,应该是大昭寺供奉十二岁的释迦牟尼等身像,小昭寺供奉八岁的。

    怎么到了这,全反过来了呢?这不是欺负文成公主是什么?

    崔耕没看悟缘,盯着薄格瓦楞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道:“那和尚说的话,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薄格瓦楞咽了口吐沫,道:“是……是真的,不过尺尊公主乃是正妻,而文成公主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!”崔耕摆了摆手,恶狠狠地打断道:“本官再问你,你家太后,有没有让大昭寺的和尚们动地方,把大昭寺让给苯教?”

    居移气养移体,崔耕为大周高官多年,这一发怒,直震慑得薄格瓦楞气为之夺,哆里哆嗦地道:“下官……不……不知。”

    悟缘看出了便宜,马上插话道:“没有,没有啊!宫中传出的旨意,只让我们小昭寺的和尚们搬家,却没动大昭寺的和尚,您说,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崔耕眼中精光一闪,高声道:“我看吐蕃不是欺苯扬佛,而是欺周扬尼,是可忍孰不可忍?儿郎们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跟我出兵大小昭寺,先把两座佛像换过来再说!嘿嘿,吐蕃原来怎么样咱们不管,但是现在……咱们,也就是文成公主的娘家人来了,可不能不为她撑腰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转身,崔耕又复对那些和尚道:“你们敢不敢跟本官来,去大昭寺弘法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那几个和尚道:“大昭寺的尼婆罗和尚勾结苯教,欺压我小昭寺多年,我们早就水火不容了,这就跟随崔相爷,大闹他一场!”

    “好,诸位……随我来!”

    崔耕一声令下,他手下的大周官兵还有这几个小昭寺的和尚,大呼小叫,气势汹汹,直往小昭寺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“唉,这话是怎么说的?崔相您别冲动啊,这事儿没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薄格瓦楞性子谨小慎微,正是因为如此,吐蕃才派他来接崔耕,怕惹大周使节不痛快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面对崔耕暴走,他不敢硬拦,只是大声呼喝。

    望着崔耕渐渐远去的背影,薄格瓦楞猛地一跺脚,道:“这事儿我管不了了,这就去宫中,把此事交与太后定夺!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