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40章 佛陀能断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40章 佛陀能断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说到底,突骑施是个小国,无论吐蕃、突厥还是大周,对其来说都是一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没错,算起账来,突骑施有十五万大军,但那不过是武装牧民罢了。所谓的足以自保,是这三大强国觉得与突骑施开战得不偿失,可不是真的拿不下突骑施。

    仅仅是在有吐蕃、突厥的全力支持的情况下,突骑施才不介意麻者胆子,与大周为敌。

    也仅仅在这种情况下,一般的大周使节来到突骑施,才会感到束手脚,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——哪怕有突起施可汗娑葛支持也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若突厥、大周都支持一个使节呢?即便有吐蕃的支持,突其施可汗也绝不敢对他有半点无礼。更别说,阙啜忠节只是个有希望成为突骑施可汗的权臣了。

    所以,阙啜忠节这顿赤~裸裸的羞辱算是白挨了;所以,他也只能选择与崔耕斗智,从国家大事方面入手。

    阙啜忠节心中暗想,突厥支持你崔耕,是因为你这个人,而不是因为你是大周使节。我就不信了,涉及到国家利益,默咄可汗还会为你出头?

    好,你说应该选择吐蕃人为可敦,或者说都娶了,那就完成了我和吐蕃人的约定,正中我的下怀、

    你说应该选择突厥人为可敦,我就质疑你为突厥着想,有私心。

    你说都不娶,那你就是为了大周着想呗,那就更有私心了。

    即便你猜到了我要问这个问题又怎么样?无论你怎么选,都是错的,都落入了我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阙啜忠节点头道:“不错,正是。对于这个问题,不知崔相如何教我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本官以为,要决定娑葛可汗娶哪个人为可敦,倒也简单,只要查明哪个人不适合为可汗的可敦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阙啜忠节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这不是……那个……跟没说一样吗?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的词儿是“废话”,但终究是不想再次被打,换成了比较和缓的词语。

    崔耕胸有成竹地道:“当然不一样。决定娶哪位为贵女为可敦,要看哪个人更优秀,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实在难以比较。但看哪位不适合为可汗的正妻就简单了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崔耕的语气陡然严厉,道:“谁与娑葛可汗的原配之死有关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阙啜忠节脸色微变,道:“崔相爷,饭可以胡吃,话却不可以乱说。喀斯丽明明是暴病而亡的,您怎么说她是被人害死的?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崔耕正色道:“本官当然有证据。就在昨晚,本官偶得一梦,有一女鬼,披头散发,自言乃娑葛可汗的原配,为贼人所害,想让本官为其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娑葛听了这话,一下子没忍住,把嘴里的马奶~子酒,全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还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就在一个时辰前,崔耕还对自己原配之死,表示惊讶呢?怎么可能有什么女鬼托梦的事儿?

    当然了,娑葛也是一代人杰,见机极快。他非但没有拆穿崔耕的谎言,反而马上补救,嚎啕大哭道:“爱妃,你死的好惨啊!若是没有崔相相告,我还不知你是被奸人所害呢!你放心,我一定把那贼人碎尸万段,为你报仇雪恨啊!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猛地抽出腰间的宝剑,道:“崔相,你快告诉我,害死爱妃的……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已经不断往阙啜忠节那里瞄,心中暗暗盘算,有崔耕支持,直接把阙啜忠节做了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娑葛被他看得心里发毛,高声道:“不!我不服!什么女鬼托梦?还不是崔相的一面之词?这都能信的话,岂不是他说谁是凶手,谁就是凶手?

    “哼,瞎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就该崔耕的御用马屁精宋根海出马了。他微微撇了撇嘴,高声道:“崔大人能跟其他人一样吗?他在为江都县令时,偶得一梦……”

    好家伙,宋根海也真是口舌便给,当即把崔耕当初在扬州开棺验尸,天降甘霖的事情,讲述了一遍。不过呢,他这个版本是奇幻版本的,把崔耕吹得跟后世传说中那位“昼审阳夜审阴”的包公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接下来,他又讲了崔耕如何“得蝗神”启示,平定定州蝗灾,借助童谣预言契丹可汗李进忠之死……等等事情。

    这番言论,如果在大周朝堂上说,肯定会被那帮“子不语怪力鬼神”的大臣们给喷死,甚至直接加上个“妖言惑众”的罪名。

    但是,在突骑施人的众贵人的宴会上讲来,收获的就是众多敬畏的目光了。要知道,大周的先进,可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先进,更是智慧、文化乃至宗教上的先进。就这,武则天还几次被宗教骗子耍得团团转呢。

    阙啜忠节意识到不好,赶紧质疑道:“那我就奇怪了,喀斯丽乃娑葛可汗的妻子。她冤死之后,为何不找可汗托梦,偏偏找崔相托梦?”

    崔耕解释道:“事实上,王妃的鬼魂,虽然知道自己是为贼人所害,却不知那贼人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。可能是突厥人,也可能是吐蕃人,还可能是某个突骑施重臣……她怕单凭可汗的力量,非但不能为他报仇,反而惹来杀身之祸。所以,才拜托到了本官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呼~~

    阙啜忠节长松了一口气,道:“照这么说,崔相也不知道,到底是谁下的手了?那你说这个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本官虽不知道,却可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调查?”

    “要借助佛陀之力。”崔耕道:“本官会设置一营帐,四面遮蔽,内中仅点蜡烛一只。连续做法七日之后,令突厥、吐蕃的贵女,分别走入帐内,与佛手接触。到底谁与王妃之死有关,佛陀自有提示!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真的可以?”

    众突骑贵人面面相觑,既深感不可思议,又觉得这神神叨叨的崔相爷,说不定,真有这个能力!

    阙啜忠节想了一下,嘟囔道:“你在帐内捣鬼,故意诬陷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肩,道:“两位贵女进入毡帐内时,本官和众位都在帐外,如何捣鬼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阙啜忠节想了一下,还是没找出崔耕言谈话语中的漏洞,更没想到驳斥崔耕提议的理由,道:“好,就依崔相所言!”

    阙啜忠节同意,可汗娑葛不反对,此事就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个巨大的毡帐,在碎叶城中的一片空地上搭好,内中立好了一个释迦牟尼像。

    崔耕每日上午和下午,都进到毡帐内,“做法”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七天后,一切准备停当,突骑施众贵人四五百号,吐蕃、突厥、大周使节团众人,齐聚在毡帐前。且看,崔耕这个“佛陀验凶”的法子,能否真的管用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