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33章 崔大预言家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33章 崔大预言家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少顷,高力士将那份儿八百里加急的文书接过,递到了御案上。

    武则天稍微看了一眼,就是面一阵古怪,既像是高兴,又像是悲伤,还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最终,她叹了口气,道:“把崔京兆请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这回可好,崔耕还没出门儿呢,又被请回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吐蕃使者悉熏热见此状况可傻眼了,道:“怎么能这样?崔耕如此辱我吐蕃赞普,岂能如此轻轻放过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崔爱卿的事儿是小事儿,和亲的事儿才是大事儿。”武则天慢条斯理地道:“你们赞普,现在已经娶妻了?”

    这事儿却是瞒不了人,悉熏热道:“确实如此。但那又如何?安乐公主仿文成公主例,与王后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姚元崇多贼啊,通过蛛丝马迹就明白,女皇陛下得了奏报,六诏之地生了变动,她这是想收回刚才的话了。

    当即,挺身而出,冷笑道:“果真是平起平坐?据说,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,其长妃赤尊公主妒忿,出语曰:“虽云唐主女,尔我大有别,我先越户限,且是尼王女。我乃先事王,正室大为尊。正室不尊大,世法无真伪。虽正室为妃,侧室为妃嫔,故念为王来,嫡庶一决赛。”文成公主答曰:“名分次序嫡庶等,若能和谐胜同胞。”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这是吐蕃流传的一个故事,其意思是文成公主到了吐蕃后,松赞干布的原配欺凌公主,声称自己为妻,文成公主为妾,嫡庶有别。文成公主委曲求全,表示咱们和谐共处,嫡庶之别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当然了,故事不是史实,颇多牵强附会之处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无论是文成公主还是后来的金城公主,在普通吐蕃人的心目中,都是极为正面的。在这些故事里,与她们做对的人,都是坏蛋,没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但姚元崇单独拿出这一段来说,悉熏热还真难以反驳。事实上,吐蕃史料粗疏,他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事儿,

    悉熏热干咳一声,道:“纵是嫡庶有别,但我可以保证,我家赞普仰慕安乐公主久矣,定不让她受半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莫说这个了。”武则天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朕提这个,不是要为安乐公主争个嫡庶,而是问,你们赞普可有子嗣?”

    “唯有一子名曰尺带珠丹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刚刚出生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是个可怜的孩子,这么小,就没了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啥?”这回不光是悉熏热,连姚元崇乃至众群臣都愣了,道:“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武则天故作沉痛之,道:“据姚州刺史曹俊波来报,吐蕃赞普赤都松赞出征六诏之地,不幸……染病身亡!唉,朕本来想和吐蕃结为秦晋之好,现在看来,是天不从人愿啊!”

    悉熏热满脸不可置信之,道:“什么,我家赞普他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点头道:“你没听错。你们吐蕃国,要以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为新赞普了。希望上苍保佑,他能平安长大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的医疗条件也就那样,大唐皇室子女都能夭折个两三成,就更别说文明程度较低的吐蕃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想到,这个尺带珠丹能平安长大的希望,恐怕就在五五之间。

    他若一死,吐蕃就要陷入一阵血雨腥风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平安长大,吐蕃刚经历了论钦陵之变,没什么得力的臣子,恐怕十几二十年内,难以对大周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那还和亲干啥啊?何不……趁他的病要他的命?

    于是乎,所有人看悉熏热的目光都意味深长起来。

    悉熏热被看得一阵心里发毛,强自镇定道:“我赞普赤都松赞同样是襁褓中继位,还不是对你们大周胜多败少。”

    姚元崇道:“那是因为,当初你们吐蕃国主政的是论钦陵,现在你吐蕃还有什么人才?”

    “我家赞普赤都松赞的母亲没庐氏赤马类,在赞普活着的时候,就时常听政。诛杀逆贼论钦陵,赤马类多有其功。如今,小赞普尺带珠丹继位,必定是赤马类秉政,我吐蕃仍不可轻侮!”

    悉熏热的声调越来越高,渐渐地自己都信了,声调渐高道:“如今,我吐蕃换了赞普,求取安乐公主之议当然作罢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金城公主与我家新任赞普的年龄差相仿佛,还请大周以金城公主,与我吐蕃和亲。”

    姚元崇冷笑道:“这么大的事儿,你能做得了主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不能的。”悉熏热胸脯一拔,傲然道:“不过,在下的姐姐,正是没庐氏赤马类。如今吐蕃换了赞普,你说我做得了主,做不了主?”

    敢情这位是从小舅子升级为舅老爷了。更关键的是,他的姐姐是吐蕃的王太后,而吐蕃赞普还在吃奶呢。

    姚元崇一时无语,往四下里观瞧。

    武则天微微摇头,显然是不想让宠爱的重孙女儿去吐蕃受苦。金城公主身份不高,群臣们觉得,去吐蕃和亲无可无不可,不愿意表态。

    最终,姚元崇求救的目光,落到了崔耕的身上,道:“崔京兆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崔二郎眉毛一挑,淡淡地道:“本官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姚元崇听了这话,那腰杆子顿时就直了,道:“吐蕃使者,听见没有?崔京兆不同意,这场和亲之事,就算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凭……凭什么啊?”悉熏热满脸委屈,道:“那吐谷浑都娶过你们大唐的公主,我们吐蕃再没落,也比吐谷浑强?怎么就不能和大周和亲了?”

    这倒是事实,现在吐蕃都把吐谷浑的军政大权掌控的差不多了,只是保留其王族而已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轻笑一声,伸出了三根手指,道:“其一,金城公主,拜本官为师。我这个做师父的,不愿意徒儿远嫁吐蕃受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叫理由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认可这个理由的话,还有第二个。你们吐蕃现在主少国疑,朝野不安。若能与我大周和亲,你们的小赞普就能巩固其地位。但对于我大周来讲,此时与你们吐蕃和亲,并无半分好处。我大周怎么就那么贱,要做那损己利人的勾当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第三!”崔耕厉然道;“本官说了安乐公主,不能嫁你们吐蕃赞普赤都松赞,你就是不信,结果怎么样?赤都松赞死了!现在,贵使确定……要小赞普娶金城公主?”

    其实,崔耕并不知道赤都松赞会死在六诏之地,此事完全是歪打正着。但是,这并不妨碍他贪天之功为己有啊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悉熏热闻听此言,当时就怂了,道:“我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他没法不怂啊,怎么就那么巧,崔耕说赤都松赞可能遭了意外,娶不成安乐公主,结果赤都松赞真的就死了。

    年不到三十,力能伏虎,重重护卫之中,赤都松赞竟然真的死了!这概率得有多小?是崔耕未卜先知,还是有诅咒之能?

    吐蕃可是就有尺带珠丹这一根独苗了,悉熏热哪敢拿他冒险?只得道:“是在下鲁莽了,和亲之事,容后再议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风波就此过去,崔耕的声望真是一时无两。虽然没人能肯定这赤都松赞是被他咒死的。但是崔耕当初做了唯一正确的决定,总是事实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这边刚答应了吐蕃的求亲,赤都松赞就死了,李裹儿可怎么办?难不成要守寡终身?虽说这年头社会舆论上对改嫁比较宽容,但是一国之主的女人改嫁,也太惊世骇俗了些。

    原来那些赞成这场婚事的大臣被狠狠地打了一次脸,为了将功折罪,纷纷上表,要武则天践言,给崔耕把“同鸾台平章事的官衔儿”给加上。

    但武则天还是怀疑,崔耕和李裹儿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的,一时间犹疑难定。

    这一日,张昌宗进言道:“陛下,微臣以为,以崔耕为同鸾台阁平章事,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武则天微微一愣,道:“六郎,你不是一直跟崔耕不对付吗?今儿个怎么转了性了呢?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