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32章 无人能理解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32章 无人能理解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长安宫城,大明宫。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众卿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万岁!”

    双拜稽首、舞而蹈之、献上贺礼……群臣乃至万国使节好不容易把贺寿的程序走完,山呼万岁,各自归坐。

    然后,武则天就该赐宴,并招山车、旱船、走索、丸剑、杂技、角抵等艺人上殿献技了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吐蕃使者悉熏热出班跪倒,道:“外臣有本启奏!”

    武则天早有心理准备,淡淡地道:“讲!”

    “值此陛下八十大寿之际,我吐蕃愿以骏马千匹,黄金两千两,求娶大周安乐公主李裹儿,还望陛下允准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贺礼倒是好说,但安乐公主乃朕的亲孙女,太子的掌上明珠,你吐蕃赞普何德何能,要迎娶她啊?”

    其实,这是套话。其目的就是,要悉熏热捧捧赤都松赞。总不能吐蕃一提亲,大周就允了。就是平民百姓家,也不能光看对方的聘礼啊。

    悉熏热道:“启禀陛下,我吐蕃赞普赤都松赞,年幼之时,曾刀砍野猪,以脚绊拴扣野牛,抓捏虎耳,人皆以为神明转世。长大之后,更加英明神武,翦除权臣论钦陵,总览朝政,国人信服。如此人物,实乃当世之人杰也足配公主!”

    武则天点头道:“好,既如此,那朕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万万不可!”崔耕还想做最后的努力,道:“赤都松赞算不得什么人杰。他年幼之时的那些事儿,死无对证,还不是任他自吹自擂?至于他长大之后除掉论钦陵,更是自毁长城之举,真亚如赵王杀李牧,秦二世杀蒙恬。如此一个昏君,怎配娶我大周公主?”

    到了现在,悉熏热当然知道,一直反对这场婚事的崔耕是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他大怒道:“好你个崔耕,竟敢如此辱我吐蕃赞普!陛下,这到底是您的意思,还是大周朝廷的意思,您可得给我个交代?!”

    “给尼玛的交代啊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身材粗壮的汉子,快步上前,飞起一腿,就把悉熏热踹翻在地,道:“崔京兆说得哪点不对?赤都松赞残害忠良,他还有理了不成?”

    这汉子的劲儿还真不小,悉熏热被踹了一丈多远,不仅腹部剧痛,连额头都磕破了一脚,满脸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悉熏热好不容易爬起来,定睛一看,咬着牙,道:“论弓仁,是你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某家!”论弓仁脖子高昂,道:“本将军打你,你不服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悉熏热深吸一口气,道:“乱臣贼子,我跟你没话说!”

    继而,看向武则天道:“陛下,您就眼睁睁地看着外臣受此羞辱?这就是大周对吐蕃的态度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论弓仁把悉熏热打成这样,到底如何处置,武则天也颇为为难。

    一来,悉熏热当庭受辱,的确要给吐蕃个交代。要不然,也太对不住大周天朝上国的名头了。

    二来,大周招降论弓仁,就得给人家庇佑。总不能真的承认,论钦陵就是吐蕃乱臣贼子。再者,大周以孝治天下,论功仁为了老爹的名誉打了吐蕃使者,貌似还真没毛病。

    这可咋办?

    正在这时,武三思看出了便宜,道:“微臣以为,千错万错,都是京兆尹崔耕之错。”

    “嗯?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原因有三:其一,崔耕为论弓仁之师,论弓仁今日如此无礼,崔耕难辞其咎。其二,崔耕今日在吐蕃使者面前辱及吐蕃赞普,犹如当着儿子的面,侮辱父亲,着实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那第三呢?”

    “崔耕为了一己之私,屡屡阻止我大周与吐蕃和亲,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这话无疑是暗示崔耕和李裹儿有私情,所以才不愿意让李裹儿远嫁吐蕃。

    李裹儿道:“什么叫一己之私?梁王,你把话说清楚?奴和崔京兆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武三思不屑,道:“哼,贤侄女,什么叫说清楚?你想听,本王还怕脏了这张嘴呢!”

    武则天却不能任由这俩人发挥下去,面一沉,打断道:“安乐公主退下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有打死李重润的例子在先,李裹儿可不敢捋武则天的虎须。

    武则天复对武三思道:“梁王,既然崔耕有三错,依你之见。该如何处置呢?”

    “崔京兆乃朝廷重臣,如何处置,或者朝廷共议,或者陛下乾纲独断,微臣不敢置喙。不过,今日情况特殊……还请陛下将其逐出大明宫,待和亲事了,再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想了一下,道:“好,就依梁王所奏。来人,把崔爱卿请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顿时,有殿前武士上来,道:“崔大人,请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,被赶出宫外。对吐蕃使者倒的确是一个交代了,但对崔耕来讲,却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更严重的,今日事毕,不知有多少人要弹劾他。恐怕就是宰相张柬之都不会护着他崔耕这种无谓的坚持,在众人看来,很明显是不占理啊。

    崔耕只觉一股郁闷之气,郁结于胸,一边走出,一边道:“让安乐公主和亲吐蕃,朝廷必定后悔!举世皆浊我独清兮,众人皆醉我独醒,本官去了!”

    武则天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你崔耕以为自己是三闾大夫屈原么?那朕成什么人了?来人,快把他赶出去!”

    原来武则天的语气是“请出去”,这次是“赶出去”,那殿前武士可就不客气了,推推搡搡,道:“走!走!快走!”

    崔耕步履蹒跚,一个趔趄,好悬没摔倒在地上,无比狼狈。

    悉熏热哈哈笑道:“我吐蕃可汗,才配得上大周第一美人,你崔耕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!”

    崔耕咬着牙,道:“恐怕就是这个败家赞普,消受不起啊!”

    那殿前武士怕武则天怪罪,又是用力一推,道:“走!”

    崔耕跌跌撞撞,继续往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大臣们的议论声不断响起:“崔二郎这是怎么了?唉,英雄难过美人关啊!”

    “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,那安乐公主,岂是他所能染指的?”

    “有了一个平阳公主不说,还打安乐公主的主意,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!”

    “陛下没让他担任宰相之职是对的,这崔二郎还是缺乏历练啊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崔耕听了这些奚落,面惨淡,心如刀割,渐渐走到了宫门处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武则天的声音传来,道:“诸位爱卿,对于我大周安乐公主,下嫁吐蕃赞普之事,谁还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臣无异议。”众大臣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朕宣布,安乐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蹬蹬蹬

    正在这个关键时刻,随着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响起,有个小太监快步走入了殿内,高呼道:“八百里加急,八百里加急,姚州刺史曹俊波八百里急奏!”

    “姚州?八百里加急?”武则天听了脸微变,心中暗想:莫非……是六诏之地出问题了?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