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28章 漕运终完成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28章 漕运终完成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世间之事就是这样,只要成功了,说什么就是什么,似乎步步皆是妙棋。 有人们看不明白的,那也是大智若愚,高深莫测。但若失败了,那就完蛋了,简直每一步都能被人喷的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、

    稍微错愕之后,大家看向崔耕的目光当时不同。

    “天子得天命,理万民,一举一动关天机,信夫斯言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人送绰号“崔青天”啊,查案之能,天下无对!”

    “枉我刚才还质疑人家呢,实在是有些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怪大伙儿,那要是都理解了崔京兆的查案脉络,那不就人人断案如神了?那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就连一向老实的武壮,都趁机拍了武则天一个马屁,道:“崔京兆查案再厉害,也是靠了陛下的指点。要说破获此案最关键的人物,非陛下莫属了!”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说这个干什么?难不成朕还能抢臣子的功劳?那成什么话?”

    尽管话是这样说,但是女皇陛下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,显然是心情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武三思却有些不服,道:“就算椒房殿内,真有密道,是否金城公主也在秘道之内,还真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找着公主了!”武三思话音刚落,就有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武三思闻听此言,一口气没上来,好悬没晕死过去吗,讶然道:“怎……怎么这么快?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,这条秘道本身并不是很长,其目的是令皇帝暂避,而不是逃出宫去。所以,苏大元和马升并不能利用这条秘道逃出二圣宫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只要挖找了秘道,再找金城公主李奴奴,就用不着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番话,就没必要对武三思解释了。

    崔耕是想笑又要强忍着,揶揄道:“那当然是陛下洪福齐天所致了,怎么?梁王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我能对陛下有什么意见?崔耕,你能不能别总拿陛下的名号压人啊?这也太没品了。

    武三思简直像一口气吃了十七八只苍蝇那么难受,请忍着道:“没……没意见。本王只是……呃……太高兴了,有些激动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意见就好。”崔耕咧嘴一笑,道:“还有,梁王您别忘记咱们的赌约哦!”

    武三思倒也光棍,道:“好,本王承认,自己的确遇事性急,沉不住气。陛下还位李氏,实在是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还望梁王千岁心口如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则天心情正好,懒得管武三思和崔耕斗嘴,传下旨意,命人将金城公主带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的状况比大家想象中要好一些,只是嚷渴。待喝了一大杯水,又喝了半碗稀粥之后,就基本上可以行动自如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见状更是高兴,把她搂在怀里,亲个不停。

    然后,又道:“奴奴,你这次能得脱大难,多亏了崔京兆,还不快快谢过!”

    小女孩非常听话,肃拜道:“崔京兆是个好人,多谢您救了奴奴!”

    崔耕感激错开一步,连声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说起来,还是公主遭了下官的池鱼之殃哩,应给是下官对公主致歉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崔爱卿也莫太客气了。”武则天摆了摆手,道:“崔爱卿,你和奴奴也算有缘,不如由朕做主,让她拜你为师如何?”

    这年头,太子以及诸亲王的老师,政治意味颇浓,乃至有对应的品级。但是,公主的老师,也就那么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此举,一来是着实喜欢金城公主,想在自己百年之后,让崔耕庇佑李奴奴。另外一方面,也是表明自己对崔耕的看中之意。

    崔耕稍微一思量,就跪倒在地,道: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稍后,金城公主再给崔耕见礼,师徒名分定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女皇陛下宣布关于此案的处理结果:杨务廉贪污受贿,证据确凿,虽然已死,还要历数其罪行,抄没其家产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陈玄礼保护杨务廉不利,救援公主阴奉阳违,实在是有负圣恩,着即革除一切职司,赶出神武军。

    至此,崔耕算是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余波荡漾之下,崔耕这和水陆转运使的命令一下,通行五十余州府,毫无滞涩之处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杨务廉这个被张氏兄弟力保,对抗崔耕的钉子,被硬生生的拔掉了啊,大家谁敢再以身试法?

    什么?你说那是阴差阳错,杨务廉不是被崔耕弹劾倒掉的?拉倒吧,这运气就不是实力了?

    怎么杨务廉早不阴差阳错,晚不阴差阳错,偏偏跟崔二郎做对之后,就阴差阳错了?如果是崔耕运势正旺,我们跟他做对,那不是寿星老吃砒霜,嫌命长了吗?

    更是有人想到,这事儿也不算完全巧合,至少张柬之老宰相,搜集了杨务廉全部罪证,总是事实吧?得罪了崔耕,张老头给大家来这么一手,谁扛得住?

    崔耕权威既立,再加上马华之助,漕运改革各项进度顿时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一日,马华来到崔耕的书房之内,颇为兴奋道:“恭喜崔转运使,贺喜崔转运使,一年,咱们仅仅用了一年时间,整个漕运改革计划就完全改革完成,明年一整年的漕运,别说四百万石了,就是六百万石,也不是不可能啊!如此以来,您的宰相之职,就稳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明白,这增加的运量,是木轨之功,点头道:“好,漕运的事儿,先不急着公诸于众,听本官安排。你命人……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。”

    马华听完了,有些不解,道:“咱们凭真本事办的漕运,又何必……这个……弄虚作假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弄虚作假,而是要变通一下。”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陛下答应过,若是漕运能成,就给我加衔同鸾台阁平章事。但是,三十来岁的宰相,太过惊世骇俗。事到临头,就算陛下有意践诺,恐怕别人也会出幺蛾子啊!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略顿了顿,崔耕猛地一拍几案,道:“本官这次,咱们要让当今天子,乃至朝廷百官,都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“在下遵命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