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26章 公主无踪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26章 公主无踪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什么折衷之计?”

    “崔京兆请稍等。 ”

    苏大元没有正面回答他,而是拿起酒壶,给自己和马升各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兄弟,咱们俩这一辈子,杀刺史,掳公主,临死之前还有名满天下的崔青天送行,值了,干!”

    “大哥,干!”

    二人一扬脖,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崔耕听出了这番话里面的决绝之意,道:“二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咱们就谈谈这个折衷之计!”苏大元似乎有些微熏,慨然道:“现在的情形是,我等既不愿意死后没着落,又不愿意对不住何帮主。所以,就把此事交给上苍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上苍决断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现在这个秘道,是我们从前在二圣宫当差的时候发现的。它并不仅仅是奉先殿一个出入口,只是这个入口最大,最方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,那何勇没全说实话,回去了我就宰了他!”宋根海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崔耕瞪了宋根海一眼。赶紧转移话题,道:“二位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幸好,苏大元和马升二人,似乎与何勇没什么交情,也不以为意,继续道:“但是,这些出口,有八个在二圣宫里面,只有一个出口,是通向十里外,龙首原的一个枯井里面。那口枯井的通路被杨务廉断了之后,我们兄弟就杀了他,带着小公主逃出了密道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奇怪道:“那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二圣宫已经被你们围了,我们想逃也出不去啊!”马升白了他一眼,道:“最后,我们哥俩一商量,就把小公主放在之前发现的,另外一个隐秘之地,然后又回到了这里。所谓由上苍决断的意思就是……小公主藏身的那个隐秘所在,无粮无水。三日内,崔京兆若找不着她,饿也饿死了。三日内,若找着了金城公主,那就是她和崔京兆都命不该绝。”

    “干嫩娘!”封常清一个箭步冲上去,怒道:“我就不信了,抓住你们俩,严刑拷打,难道还问不出金城公主的下落?”

    苏大元也不躲闪,任由他抓住了胳膊,涩声道:“当然问不出来,因为……你不能对死人动……动刑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的面色骤然发黑,一滴血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。看来,纵是当时不死,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马升也身子一歪,跌倒在地,和苏大元的表现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崔耕猜测,恐怕这二位之前喝的酒无毒,而酒壶里的酒是有毒的。在回答折衷之计的时候,他们已经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崔耕摆了摆手,道:“算了,也是可怜人,长清,莫为难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封常清随手一丢,苏大元跌倒在地,眼看着就出气儿多,进气儿少。

    武壮道:“若不是崔京兆往昔官声甚好,金城公主今日就会被这二贼人撕票儿了。看来真是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啊!”

    崔耕点了点头,道:“那杨务廉今日被苏马二人杀了,还真是恶有恶报。不过,善有善报的不只是下官,还有武中郎您啊。您今日舍命陪下官下来,陛下得知之后,肯定会对您更加看重,这也是善有善报哩!”

    武壮冲着秘道口那边努了努嘴,道:“得陛下更加看重不敢奢望,只要他老人家能更看清某人的真面目就行了!”

    他指那个人,自然就是陈玄礼。

    这厮听说了秘道的危险之后,死活不肯下来,结果这次,秘道里啥危险都没发生,还真是枉做了小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崔耕等人上来,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之后,陈玄礼的面色真是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他尽量往好处想,强辩道:“看来,那杨务廉进奉先殿,不是为了救公主,而是趁机逃命。他死在那逆贼的手中,也算不得本都尉护卫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武壮耸了耸肩膀道:“到底算不算你护卫不周,杂家说了不算,你说了也不算,得陛下说了算!如果陈将军真想将功折罪的话,还是多加把劲儿,把金城公主找到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玄礼闻听此言,心中真是郁闷无比。

    尼玛这叫什么事儿啊?

    弄了这么大阵仗,还请出了临淄王李隆基。结果,非但自己不能升官发财,还得为了免罪,替大仇敌武壮,乃至刚才得罪死了的崔耕出力!

    当然了,他再郁闷,形势比人强,也只能是打落了牙齿和血吞,听从了武壮的建议。当即,把自己的兵马全部撒下去,搜查二圣宫,找寻金城公主。

    崔耕也不敢怠慢,也将自己的人全部派出。

    人多好干活,二圣宫只是武则天和李治的行宫,总面积并不大,一个时辰后,就把这座宫殿翻了个底儿朝上。

    然而,但是,只找到了当初被杨务廉阴死的四个侍卫,金城公主还是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原本信心满满的众人,顿时开始着急了。

    封常清焦急道:“金城公主才四岁,这无粮无水的,还真未必能坚持三天,咱们可得早做决断。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怕只怕,当初苏大元没说实话。金城公主实际上,并不在二圣宫中。如果那样的话,咱们可就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,但出了二圣宫,就是汉长安皇宫,乃至汉长安城。这是多么大的面积,哪藏不着一个小女孩啊?

    众人不由得一阵绝望。

    死马当活马医,崔耕无奈之下,上表请旨,调了三万大军过来,在汉长安故城仔细搜索。

    一晃眼儿,就是两天的功夫过去了,还是没有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这回,连武则天都坐不住了,带着朝中文武重臣,一起来到了二圣宫。

    奉天殿内。

    女皇陛下面陈似水,沉声道:“崔爱卿!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

    “朕有言在先,若是找不着金城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满面羞惭,打断道:“微臣甘领死罪。”

    “好,要的就是崔爱卿这句话。朕不管你用什么手段,哪怕是三尺,也得把金城公主找出来!若是到了明日午时,你还找不着金城公主,那就……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崔耕明白,张昌宗乃至武三思,肯定有趁此机会,在武则天面前,给自己上了不少眼药,也不争辩,叩头而出。

    封常清等众心腹就在殿外等候消息,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,真是火极火燎的,又要带人加紧搜查。

    马华更是满脸惭愧之色,道:“在下往昔自负建筑之能,今日真是有负崔大人的重托。若崔京兆果真被陛下治罪,在下甘愿追随大人地下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崔京兆竟有如此忠诚的下属,本王佩服啊!”

    武三思从殿内走出,整好听到了马华的这话话,得意道:“崔二郎,枉你人称崔青天,查案之能天下无对,现在也黔驴技穷了吧?哈哈!”

    崔耕可不惯着他,揶揄道:“黔驴技穷?您这话说得可早了点。你还记不记得,两天前,你一惊一乍地,要跟本官在陛下面前打官司。结果却是公主无恙,杨务廉死了。梁王千岁,你如此沉不住气,真是望之不似人君,怪不得陛下不肯将皇位传给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当不上太子,是武三思的终身憾事。有道是,打人不打脸,揭人不揭短。崔耕真是既当场打脸,又赤~裸裸的揭短!

    武三思气得肝儿颤,反击道:“好一张利口!但是,任你舌灿莲花,明日你也非死不可!今日不是本王沉不住气,而是你命该如此!”

    “哦?那恐怕要让连梁王千岁失望了。”崔耕耸了耸肩,坚定道:“梁王千岁,你敢不敢跟本官打一个赌?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赌到了明日,本官能不能找着金城公主!若是本官赢了,你就承认,自己沉不住气,本就不该觊觎太子之位。若是本官输了么,就承认错看了你梁王千岁。”

    这个赌注其实并不大,对武三思来讲,承认自己沉不住气又怎么样?反正他已经与太子之位绝缘了。

    对于崔耕来讲,死都死了,对武三思低头,也没啥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武三思稍微一考量,就狞笑道:“好,本王赌了,我要让你崔二郎死都死不安生。但不知……你准备用何种方法,找寻金城公主呢?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其实,这个法子,陛下已经告诉我了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