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25章 善恶报不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25章 善恶报不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武三思此时的心里,真如同开了两扇门一般那么敞亮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他一伸手,把崔耕的脖领子给薅住了,恶狠狠地道:“崔耕,都是因你之故,贼人才得以重返宫闱,以至于金城公主惨死,本王岂能容你?现在,你就跟我去陛下面前打官司吧!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封常清不愧是名将种子,到了现在,还保持着镇定。他一伸手,就武三思的手腕子给攥住了,轻笑一声,道:“梁王千岁,崔京兆犯法,自有陛下处置。至于您……还请稍安勿躁呢!”

    “放……手啊!”武三思直觉得右手仿佛被一个大铁箍箍住了一般,不仅难以动弹分毫,而且疼痛难忍,大怒道:“封常清,你敢对本王撒野?”

    封常清针锋相对道:“只要您不对崔京兆撒野,末将自然就不会对您撒野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有种!”武三思松开了崔耕的脖领子,咬着牙道:“崔耕马上就要倒台了,我看你还能嚣张几天?”

    “崔大人要倒台,那可不一定!”

    言毕,封常清转身,看向那名甲士道:“你说都死了?怎么你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说,下去的兄弟们,除了我都死了!”

    “谁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两个宦官,苏大元和马升!地道内有机关,他们突然发难,把几个兄弟都杀了!”

    “嗯?这么说……那俩太监没死?”

    “他们?当然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杨务廉呢?”

    “杨刺史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武三思迫不及待地插话道:“金城公主呢?”

    “小人……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武三思满面羞红,好悬没骂出声儿来,尼玛这叫什么事儿啊!怎么说得好好的都死了,结果只死了一个杨务廉?我刚才那么激动,岂不是枉做了小人?

    陈玄礼则心里一沉,杨务廉死了,自己官升三级的美梦,肯定是泡汤了。但若是能保住金城公主的性命,事情就未必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他心思电转,问道:“你是自己跑回来的?还是被人家抓住了,放回来的?”

    那甲士微微低头,道:“小人……是被放回来的。那倆宦官让小人给崔京兆带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崔京兆想要金城公主的话,就请下去,亲自和他们谈判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他们说没说,只让本官一个人下去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没有。不过,秘道内机关颇多,崔京兆还请万分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崔耕自己倒是没啥推脱的,反正自己不下去,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他看向身边的众人道:“谁愿意跟本官一块下去?”

    “末将愿往!”封常清率先表态。

    紧跟着,宋根海、马华、黄有为、剧士开等人,也微微一抱拳,道:“愿与大人同生共死!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崔耕一转身,看向陈玄礼,道:“陈将军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玄礼心说,坑爹啊,八个人下去死了七个,你自己去送死就得了,还问我干啥?

    他字斟句酌地道:“末将若是下去,谁救了公主,可就说不清楚了。所以,为免抢功之嫌,末将就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啊……”崔耕意味深长地道:“行,既然陈将军有顾虑,本官也就不强人所难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崔耕本来就没想陈玄礼跟自己一块儿下秘道,而且料定了他会是这个反应。

    在后世的历史记载中,陈玄礼一辈子对李隆基忠心耿耿,但是,马嵬坡兵变时,又是他主动参与胁迫了唐玄宗。由此可见,此人的忠诚是有条件的,最终还是自己保命为第一。

    尽管陈玄礼的应对似乎有理,但现场都是人精,他那点小聪明怎么可能瞒得了人?无论此事的结果如何,陈玄礼以后就很难获得武则天的信任了。换言之,自己相当于提前斩断了李隆基的一条臂膀。

    小坑了李隆基一手后,崔耕招呼众人,就要进入秘道。

    武壮却突然发声,道:“且慢,崔京兆,咱们一块儿下去。”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“秘道内危机重重,武中郎您这又是何必?”

    武壮看了陈玄礼一眼,道:“杂家不比某些人会来事儿,很容易就能得陛下赏识。我所能凭仗的,无非是对陛下的一片忠心罢了。如今金城公主有难,陛下心急如焚,杂家不下去谁下去?”

    那言外之意,陈玄礼对武则天就是不怎么忠心了呗。看来,陈玄礼这个后起之秀,还真是给了武壮很大的压力啊!很好,如此鲜明的对比,陈玄礼在武则天面前,会更加失宠。

    崔耕高兴地道:“武公公真是对陛下一片赤诚啊,下官佩服。既如此,咱们这就一块下去?”

    “同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常清和黄有为全副盔甲打头儿,崔耕等人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这座秘道刚开始还甚为宽敞,不过越走越窄,到了最后,就仅容一个人前进了,还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难怪那七名甲士会被阴死。

    马华紧张地观察四周,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能的机关。但一路行来,并没有任何机关发动。

    又前行了一段,眼前豁然开朗,到了一个大厅内。

    但见七个侍卫的尸体,横七竖八的倒在地里。两个穿着太监服饰的人,坐在一个石桌的两侧。

    石桌上除了一个酒壶两个酒盅之外,就是一个面色狰狞的人头了,正是杨务廉的。

    “崔京兆,你来了。”左边那个太监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崔耕却不认识他们,沉声道:“你们就是苏大元和马升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在下就是苏大元。崔京兆,你最好看好你的人,若是要金城公主活命,就莫让他们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明白。”崔耕道:“金城公主到底在哪?能否让本官见上一面?若二位认为有必要,我可以用自己换金城公主。她还是个孩子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崔京兆,不必往下说了。”苏大元摆了摆手,将一盏酒一饮而尽,道:“所谓找崔京兆下来谈判,不过是我们的托词而已。难不成,事到如今,我们哥俩还有机会活命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是想要本官的命?”

    苏大元叹了口气,道:“那也不一定。崔大人,你先做坐下吧,听我们哥俩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这里还有不少石桌石椅,崔耕等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大元道:“我们哥俩的身世,崔京兆应该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是家乡遭灾,被杨务廉吞了救灾款子,被逼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。”苏大元道:“入宫之后,我们兄弟受尽了欺凌。多亏了四海帮的人,我们才在宫里面站稳了脚跟,还有了一定的职司。可以说,四海帮对我们有天高地厚之恩。也正是因为四海帮主何谦的暗示,当初我们兄弟才没白白送死。”

    马升接话道:“我们对朝廷没有半点忠心,原本的打算,是用这条命,报了四海帮之恩。没想到今天,老天开眼,把杨务廉这恶贼,送到了我们兄弟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崔耕疑惑道:“杨务廉不是带着四名甲士下来吗?这里怎么只有七具尸体?那四名甲士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这狗官对奉先殿异常熟悉,一个人进了密道,结果落到了我们兄弟的手里。不过,在最后的关头,他启动了某个我们不知道的某个机关,把密道的出口堵死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猜测,杨务廉大概是想趁机逃命,而不是发现了公主的下落。所以,之前的那四名甲士,兴许是被他阴死在奉先殿的某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我们兄弟大仇得报,觉得老天也是长眼的。崔京兆,你官声甚好,对付四海帮也是职责所在。按说我们兄弟因为四海帮的事儿,要你的命,可是不怎么站理。”苏大元苦笑一声,继续道:“我们兄弟不怕死,但还真怕死后,被老天爷炮制。所以,就不想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大喜道:“那么,二位是同意,把金城公主放了?”

    “哪啊。”马升摇头道:“放了金城公主,那就是对不住何帮主的天高地厚之恩,还是不大妥当。最终,我们兄弟想了一条折衷之计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