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12章 奇峰陡然起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12章 奇峰陡然起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武则天有些不悦,道:“现在众所公认,长安县的治安,要远好于万年县。你莫非还要胡搅蛮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敢!”武懿宗不慌不忙地道:“陛下为考核谁堪为京兆尹,总共提了三个考核内容。微臣承认,第一个考核内容,崔京兆胜过了微臣。不过……这不是还有第二个和第三个考核吗?”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你是说拆毁郑白渠上的水磨,还有解决三门峡天险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!”武懿宗傲然道:“就在昨日,微臣说服杨、裴、柳等四十八家勋贵,拆毁郑白渠上的水磨三千有余,还请陛下明查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拆毁了三千多水磨?”武则天的面色骤然一变,惊呼出声?

    不怪女皇陛下如此失态,要知道,整个郑白渠上的水磨,绝不会超过一万个。武懿宗毁掉三千水磨,就相当于毁了郑白渠上水磨的三分之一。多了不敢说,让关中平原,多上千顷良田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郑白渠灌溉下的千顷粮田是什么概念?可达到“每亩一钟”。一钟,即六石四斗。秦汉之际的“斗”偏小,换算成后世的概念,一钟大概是四百斤。

    这已经相当不少了,一千顷就是十万亩,合计可以每年出产四千万斤粮食。

    以每人每年耗口粮四百斤计,足以满足十万人所需!

    长安才多少人?原来是三十多万,武则天迁都,又带来军民百姓、朝廷百官等人不到二十万,合计是五十万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武懿宗瞬间就解决了,长安两成人口的吃饭问题。如此功绩,真是如何赞誉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武则天激动道: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武懿宗正色道:“陛下尽可以派人详查,但有半句虚言,微臣甘愿领欺君之罪!”

    “好,想不到我武家还有懿宗你这等良才!朕原来真是看走眼了啊!呃……”武则天又冷静了下来,道:“你到底是如何办到的?若是以势相逼,恐怕会大有反弹啊。”

    水磨本身不值钱,毁了也就毁了。真正值钱的,是设立水磨的权力,长安勋戚尽皆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武懿宗若要强毁水磨,也不是不行,但很容易就死灰复燃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但若是严刑峻法,不准重设水磨呢?最终不过是一纸空文罢了。一家勋贵虽翻不起什么风浪来,但是,若全部勋贵联合起来,即便是武则天,也不愿意直撄其锋。

    还有句话,女皇陛下没说出来,武懿宗若是做得太过,弄出了人命,说不定,自己还得给他擦屁股,实在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不过,武懿宗却连连摇头,道:“启禀陛下,微臣敢担保,这三十八家勋贵都是自愿拆除水磨的,绝无后患!因为……微臣给了他们足够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补偿?”

    武懿宗道:“微臣答应他们,若我为京兆尹,就会发布政令,将长安杯蹴鞠赛事,收归官府管理。至于举办长安杯所需的财物么……尽数从民间筹措,若有盈利,就按照所出钱财的多少进行分红。只有在郑白渠上没有水磨的勋贵,才准参与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河内王,你欺人太甚!”崔耕听了这话,当时就窜了,怒道:“你这不是慷他人之慨么?”

    武懿宗理直气壮地道:“什么慷他人之慨?莫非你崔京兆,在长安杯中有份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朝廷规定,在任官员不得经商,在自己辖区内经商更是大忌中的大忌。所以,崔耕尽管持有长安杯三成三的份子,但那是通过其他人代持。从名义上讲,长安杯还真跟他毫无关系!

    崔耕被堵得直翻白眼儿,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就算本官没份子,那其他勋贵的份子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啊?”武懿宗不屑道:“既然这些人屡犯朝廷禁令,长安杯当然就没他们的份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道轻巧……关键是,凭什么啊?”崔耕怒道:“你凭什么把长安杯蹴鞠赛,收归官府所有?”

    、武懿宗伸出三根手指,理直气壮地道:“原因有三:其一,蹴鞠赛事,观众各有支持。争执起来,大打出手,就是殴伤人命都不是不可能。所以,必须严格管制,不能交与私人打理!其二,有蹴鞠就有博戏之事,败坏民风,还是必须严加管制!还有最关键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武懿宗冷然一笑,道:“蹴鞠比赛,少则聚集数百人,多则两万余人。若有心怀不轨之徒,以此为理由啸聚,出了什么乱子,你崔耕崔二郎,担待得起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明白,前两条都是扯淡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已。但是,这最后一条,可实在是太要命了。无他,以这个时代的观念来说,人家武懿宗的命令还真在理上!

    玄武门之变,李二陛下才动用了几百人。若是有心人,借着蹴鞠之名,聚集上万人突然发难。有心算无心下,武则天也得跪啊!

    这种担心,还真是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当然,话说回来,善财难舍,再有道理又怎么样?

    崔耕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五好青年,指望空口白牙,三言两语,就从他手里夺去那么大的利益,怎么可能?

    所以,崔耕第一时间,就排除了让出长安杯利益的可行性,开始心思电转,考虑翻盘之计!

    武则天却不知崔耕和武懿宗打的什么机锋,看向在场的扎达木玉道:“长安杯蹴鞠赛,到底是怎么回事?扎达木玉,你说!”

    “您最卑微的仆人,愿意为您效劳!”

    扎达木玉抖擞精神,将蹴鞠赛的火爆情况,详细介绍了一遍。他消息极为灵通,甚至连长安杯内股份的情况,都摸了个清清楚楚。虽然没点崔耕的名子,但女皇陛下已经一听就懂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深感这事儿不好处置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武懿宗这事儿干的漂亮极了,众勋贵求的是钱财,自己求的是粮食供应充足稳定。

    原来,这二者是一而二、二而一的问题。但是现在,经过武懿宗的折腾,祸水东引,二者完全分开了。想要钱,就抓稳长安杯蹴鞠赛。想要粮食,就抓稳郑白渠。双方很容易就能达成妥协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……这长安杯蹴鞠赛,跟武懿宗完全无关啊!

    就算他有千种道理,万般理由,损害了朝廷重臣的利益,就是最大的无理——若光讲道理就有用的话,自己严禁在郑白渠上修建水磨的旨意都下了七八次了,管用吗?

    女皇陛下想了一下,道:“崔爱卿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

    “郑白渠上的水磨,关系到关中粮食的产量,乃至长安的安危,朝廷的稳定。若是能通过蹴鞠比赛把此事解决,朕当然乐见其成。不如……你就委屈一下,答应此事。朕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别人,武则天的手指缝里,随便漏点东西,就足以收买了。但是崔耕?此人年纪轻轻,就富可敌国身居高位,一时间,武则天还真拿不出什么交换的手段。

    她也只得道:“朕可以追封汝父为五品朝散大夫,不知崔爱卿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崔耕还真没想到,武则天会提出这么个交换条件。

    一般来讲,为官之人追求的,无非是“封妻荫子,光宗耀祖”。然而,封妻荫子好办,五品官即可,朝廷自有定例。但是,光宗耀祖,也就是追封祖先,就很不常见了,非有大功不能得之。

    别觉得这种荣耀虚伪,以这个时代的道德观念来讲,这可比什么封妻荫子实在多了。

    按规矩,武则天追封崔耕的父亲后,崔耕就可以给他爹修坟改碑,荣耀无比。

    再说的现实一点,崔耕如果有什么兄弟姐妹的话,就可以以此为根据,向朝廷讨官。崔耕虽然是老哥一个,但这个情,他不能不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由不得崔耕拒绝这个追封。要不然,一顶不孝的大帽子扣下来,他还活不活啊?

    武懿宗看向崔耕道:“崔大人,将长安杯蹴鞠赛收归官府,利国利民。追赠令尊,光耀崔氏门楣。陛下这个处置,堪称两全其美,你还犹豫什么呢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