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10章 全票投一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10章 全票投一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那女子直接了当地道:“实不相瞒,妾身就是聚丰隆的掌柜,曹月婵。”

    云莫愁赶紧站起来行礼,道:“原来是曹掌柜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“妾身可不敢当。”曹月婵摆了摆手,自顾自地坐下,慢条斯理地道:“听说扎达楼主和崔京兆多有冲突,而这聚丰隆却相传是崔京兆的产业。云小哥肯存这么多钱到聚丰隆来,妾身真是感动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云莫愁心说,我倒是想换个钱庄呢,但问题是,涉及这么大笔的钱财,其他的钱庄不靠谱啊!

    当然了,这番道理,他就没必要多曹月婵解释了,敷衍道:“这其实是扎达楼主的意思,小的只是奉命办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奉命办事?但不知今天,换一百零八张一万贯的钱票,是准备办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云莫愁听了这话,不由得暗暗寻思道,坏了,投票选长安、万年两县治安好坏的事儿,传的飞快。一百零八张这个数目又太过巧合,说不定被曹月婵联想到,我要贿赂一百零八个坊正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打了个哈哈道:“具体干什么……那是东主的事儿。小人就是个跑腿的,无权过问啊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曹月婵也不追问,慢悠悠地转移话题道:“一百万贯钱着实不是个小数目,不过……对于我聚丰隆来说,其实也不算什么。妾身这么说,云小哥能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曹月婵继续道:“我聚丰隆认钱票不认人,谁拿着这些钱票,都可兑换,包括你云小哥,绝对不用担心黑吃黑。另外呢,对于某些贵客,我们也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务,比如……秘密带他去另外一个地方,改头换面重新生活。”

    云莫愁当然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,再想到扎达木玉屡屡不听自己的劝谏,早晚得被武懿宗连皮带骨头的吞下去,不由得心中一动,问道:“但不知,什么样的人算是贵客?”

    “云小哥果然上道!”曹月婵嫣然一笑,道:“所谓贵客,当然不能只有钱,还得身份尊贵……或者……肯听我的话,能为聚丰隆办事也行。”

    云莫愁意味深长地道:“那小人能不能有幸,为聚丰隆办事呢?”

    曹月婵点头,道:“当然!云小哥,你会记住的,今天你做了今生最为明智的一个决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武懿宗派来监视的人眼里,云莫愁的行为,却是没什么异常换一百万贯钱的钱票,等了一个时辰左右,算异常吗?

    接下来,云莫愁又派了亲信的小厮,往各家送钱票,那就更正常了。唯一有点异常的是,竟然一百零八个坊正,全部收了贿赂,无一例外。唉,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

    武懿宗听了这个消息之后,高兴地道:“为了一万贯钱,恐怕那些坊正连娘老子都肯卖!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屁个人心不古,哪朝哪代都是一个样!”

    韩归也觉得问题不大,道:“不光是钱多的问题,知道是您派人贿赂的钱,那些坊正敢不收吗?那不是往死了得罪您?”

    “就是!本王对付不了崔耕,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坊正吗?看来本王这个京兆尹的职司算是稳了!”

    “恭喜王爷,贺喜王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,在武懿宗的热烈期盼中,选拔京兆尹的日子到了!

    大明宫内。

    武则天面南背北而坐,几十位朝廷重臣以及上官婉儿、太子李显等人侧坐相陪。

    大殿正中,则是一百零八名坊正,自述自己认为长安、万年哪个县的治安为佳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小民哪有选官的道理?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次的结果关系到京兆尹的归属,但这层窗户纸可不能揭破。

    只用写三个字儿,眨眼而成。

    高力士将众纸条收起,放到了御案上。武则天略微看了几张,就准备交给上官婉儿验票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忽然,女皇陛下又止住了动作,飞快地往下翻去,越看越是脸讶然。

    最后,她把那些票一收,看向武懿宗,道:“这投票的结果,真是奇怪的很呢。河内王,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武懿宗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这一百零八人都投了万年县,那也太不正常了,难免被陛下怀疑自己动了手脚啊!

    他赶紧打断道:“微臣这些日子以来,很是下功夫抓了下万年县的治安,而崔京兆却忙着蹴鞠之戏。难得坊正们的眼光如此雪亮,一眼就看出了这两县的治安情况完全不同。微臣这心里边……还真有些感动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武则天哭笑不得地道:“先莫急着感动,朕是想说为何坊正们都认为,是长安县的治安略好呢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女皇陛下忽地面一肃,厉声道:“河内王,你最近是不是又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?还不快快招来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武懿宗比武则天还吃惊,讶然道:“我没有啊……您是不是看错了?”

    “朕看错了?我的眼还没花呢!”武则天将那些投票往前一推,道:“你自己看!”

    武懿宗上前一翻,果然,这些投票,尽数写着长安县。

    换言之,所有的坊正尽皆支持崔耕,而自己则干净利落、不折不扣的,成了一个跳梁小丑!非但如此,陛下还等着自己回话,到底办了什么坏事了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冤枉啊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武懿宗真是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升。

    蓦地,他陡然转身,抓住了一个坊正的脖领子,恶狠狠地道:“你是长安县的,还是万年县的?”

    “万年县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本王问你,我自从为雍州牧以来,办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万年县治政如何?”

    “锄强扶弱,爱民如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为何 你说长安县的治安,要好于万年县?你特么的昧了良心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,小的觉得这万年县的治安和长安县的治安差不多,不过……”那坊正无比委屈地道:“这不是您让我投的长安县吗?”

    武懿宗目瞪口呆,道:“啥?本王让你投的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您还让聚宝楼的人给了我五千贯钱,投长安县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武懿宗听了这话,脑袋嗡的一下子大了两三号,恶狠狠地道:“扎达木玉,你竟敢阴奉阳违,暗中投靠了崔耕,本王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武则天也听出这里面的猫腻了,道:“河内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