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05章 磨刀已霍霍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05章 磨刀已霍霍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武懿宗笑得越发和蔼了,道:“本王是讲道理的人,也不多要你的,马马虎虎你给本王五十万贯,这事儿就算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五……五十万贯?”

    武懿宗面一沉,冷然道:“怎么?你扎达木玉为聚宝楼主,胡商中豪富第一,总不会连五十万贯钱都拿不出来?”

    扎达木玉苦着脸,弱弱地道:“拿得出来,倒是拿的出来,但是……凭……凭什么就拿五十万贯钱啊!”

    “哼,凭什么?”武懿宗理直气壮地道:“你不和崔二郎打那个赌,本王能为了支持你,和崔耕打第二个赌吗?本王把西市的管理权丢了,你难道就不该给点补偿?”

    尽管知道武懿宗说的是歪理,扎达木玉还真不敢正面反驳,只是道:“可……可是,五十万贯钱也太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!”

    身材矮小的武懿宗,一时间放佛变成了吃人的老虎,盯着扎达木玉的眼睛,阴恻恻地道:“阎知微,你听说过没有?他死了之后,本王亲自操刀,剃光了他身上的肉,用钢锉锉断他的骨头……扎达楼主,你不会是想步阎知微的后尘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和阎知威不一样啊……小的是良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良民,想当初,本王奉陛下之命,前往定州审核从查的官民百姓。被本王亲手杀的,有民夫、有书生、有商人、还有孕妇……这里面自称“良民”的可是很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武懿宗厉声道:“你什么?叽叽歪歪的,莫非以为本王这“周来之亚”的名号是吃素的?还是说……你想试试,当初丽竞门的十大酷刑?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扎达木玉终于痛快地跪了,道:“小……小的不敢啊!五十万贯钱,三日内,小的一定奉上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也没想到,武懿宗竟然想出来这么一条妙计来祸水东引。

    随着长安杯的顺利结束,他不仅帮程、秦二人把聚宝楼赶出了东市,还接收了西市。

    自此,长安的新式蹴鞠事业,越发兴旺发达起来。

    眨眼间又是一个多月过去,阳春三月,绿树吐枝,鱼跃莺翔,鸟语花香……女皇陛下迁都的日子,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崔耕整日里忙得脚不沾地,准备迎驾事宜。却没想,一场莫名的危机,正在缓慢而坚定地,在向他袭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,福昌坊,火神庙。

    这座庙就建在一片农田的边上,破败不堪,若不是还有一个老庙祝时常上几柱香,就要被人当成废庙了。

    这老庙祝似乎也不大靠谱,还兼着乞丐的行当,经常十天半个月的不见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这火神庙却是出奇的热闹。不仅老庙祝回来了,大殿中还多了八个衣衫褴褛的乞丐。

    那老庙祝将三柱香缓缓插好,拜了几拜后,扭头看向那八个乞丐,道:“大家都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启禀帮主,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那老庙祝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咱们九兄弟当初曾经立誓,豁出一切,为主子报仇。时至今日,没有一个孬种。你们……在宫里都发展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有个乞丐道:“五十八个宦官,还有四名宫女。多亏了四海帮在长安偌大的名头,才让我们行事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乞丐,有些不屑道:“什么四海帮的名头啊,关键还是在人质和钱财。一边拿钱喂饱了,一边监禁他们的家人,他们想不卖命也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莫提四海帮了。”那老庙祝道:“四海帮只是咱们报仇的一个工具罢了,当初我让那批泼皮无赖去京兆府衙闹事的时候,就根本就没打算让四海帮继续存在下去。嘿嘿……四海帮不灭,京城不肃,那老妖婆又怎敢迁都呢?”

    一个乞丐兴奋地道:“大哥,你决定动手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!当初,你们八人净身入宫,某在外接应。现在你们都在长安皇宫内有了一定的职司,我也高官得坐。不趁着那老妖妇回转长安,交接混乱之际动手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那八人齐声道:“愿为主子报仇,虽死无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安西市聚宝楼。

    云莫愁苦劝道:“楼主,您就放弃和崔耕做对。中原有句话,叫做光棍不斗势力。咱们经商的,斗不过人家。”

    扎达木玉不悦道:“你是不是还想说,上次本楼主一下子就被河内王讹了五十万贯钱,应该引以为鉴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云莫愁心说你明白就好,嘴里却没有搭茬。

    扎达木玉冷哼了一声,道:“中原还有句话,叫做富贵险中求,你懂不懂?上次是本楼主输了赌局,连累了河内王,才赔了五十万贯钱。但若本楼主办好了差事,河内王能不对我另想相看?”

    云莫愁心中暗想,那也未必,武懿宗又不是啥明主,还不是把你看作夜壶一般的玩意儿。再好用怎么样?用完就丢。充其量,你算是个金马桶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嘴里却道:“但不知这次,楼主是想怎么对付崔耕呢?”

    “关键在于迎驾。”扎达木玉道:“这次本楼主打算再拿出五十万贯钱来,一半用在河内王的身上,务必使这场迎驾之礼办的风风光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另外一半呢?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半,就是收买崔耕的手下人。有道是财帛动人心,收买几个人,务必让他的迎驾之礼,灰头灰脸,颜面大失。如此一来,何愁那京兆尹的位置,不落在河内王的手中?”

    听起来,倒是非常靠谱。不过……怎么觉得这么不稳心呢?

    云莫愁皱眉道:“您虽然在胡商中豪富第一,但上次出了五十万贯钱,已经伤筋动骨了。这要是再拿出五十万贯钱来……咱们家里可就见了老底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帮了河内王这次,再大的付出都值。”扎达木玉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你也明白,咱们胡商在东市一直施展不开,就是因为那帮子勋贵动用官府的力量打压咱们。只要这次成功搭上了河内王的线儿,咱们以后就兴旺发达了!”

    云莫愁还想说什么,但转念想到自己的身份,最终还是微微一躬身,道:“那属下就助楼主心想事成,马到成功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借你吉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足二年,三月初五,宜迁宅、动土、祭祀、修坟。

    大周女皇武则天,就是在这一天,带着整个朝廷,来到灞桥驿。

    长安目前官位最高的两个地方官,武懿宗、崔耕各自带着自己的手下们,列队出迎。

    按说,迎接女皇陛下的队伍,应该是一个整队。但是,谁让现在长安地位最高的官员是两位,还互相竞争呢?

    武懿宗的手下,主要是武则天调拨的那五千羽林军。

    这次,他带了两千御林军出来。这些人得了扎达木玉的赞助,不仅换了新的旗帜、配饰,还都发了一笔赏钱,当真是精神抖擞、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崔耕的主要手下,是当初为了维持长安治安,请旨调的那三千羽林军,另外还有三百女兵。这次崔耕虽然没自己掏腰包,但也尽量用官府的钱发了一笔赏钱,鼓舞了士气,双方的气势应该相差不远。

    然而,好死不死的是

    封常清悄悄地走到崔耕的身旁,低声道:“大人,坏事了!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