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701章 谁人有胜算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701章 谁人有胜算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哈哈哈,既然河内王诚心相邀,本官赌了!”

    崔耕牙一咬心一横,最终还是把这个赌约接下。 稍后,双方又商量好了这场赌约的细节。

    首先,由颍川王武载德做这场赌约的保人,确保比赛公平公正的进行。

    其次,三个月后,也就是正月二十七,崔耕发明的那场新玩意儿,和女子相扑同时举行,百文一张票,现场到的人数多者为胜。

    最后,在此期间,东市令杨奉达暂时停职,其职司暂由副令独孤求代理。

    商议已定,这聚宝楼的招待也就感觉没滋没味儿了,崔耕、武懿宗等人尽皆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扎达木玉又将今日之事,在脑海中过了一遍,但觉并无任何漏洞,不由得心中得意,嘴角微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道:“启禀楼主,属下以为,您今日的所为,大大的不妥啊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扎达木玉扭头一看,却原来是自己的智囊兼管家云莫愁。

    “云莫愁”是个汉名,其人却是龟兹人。

    当初,扎达木玉路过龟兹,见云莫愁机灵可爱,就花了十贯钱,买下了还是孩子的他,准备贩卖到中原。可一路之上,云莫愁表现出了不合年龄的睿智,帮助扎达木玉度过了不少难关。扎达木玉也就舍不得卖了,把他留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一眨眼间,十五年过去了,扎达木玉的买卖越做越大,甚至成为了众胡商之首,开了聚宝楼。可以说,这里面至少有六成是云莫愁的功劳。

    扎达木玉有些不悦,道:“莫乱讲,本楼主今日的所为,有什么不妥的?”

    云莫愁叹了口气,道:“楼主你莫忘了,咱们是生意人啊。不管勾结官吏也好,囤积居奇也罢,主要是为了求财。即便出了什么漏子,用钱也能解决。但是您今日,是为了出气,参与到官场争斗里……说句您不爱听的,您不够格啊!”

    扎达木玉更不高兴了,道:“这话是怎么说的?崔二郎有那么可怕?告诉你,本楼主已经搭上了河内王武懿宗的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那样说。”云莫愁苦笑道:“我是说,咱这小身板儿,就不该搀和这事儿。人家崔二郎就算奈何不得武懿宗,难道还奈何不得咱们吗?就是河内王,又怎么可能真心看得起咱们胡商?稍一不慎,就是家破人亡之局啊!”

    扎达木玉厉声喝道:“云莫愁,休得胡言!崔耕有“崔青天”之名,怎么会挟私报复?另外,这个赌约,本楼主必赢无疑。我给河内王立了这么一个大功,他还不尽力保我,以后还能有谁肯为他尽心办事?”

    云莫愁抗辩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什么可是的,退下吧。云莫愁,不要忘了你自己的本分!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可太重了,云莫愁现在的卖身契还在扎达木玉的手里呢,说到底,他不过是一个扎达木与的一个奴隶罢了。

    云莫愁面上一股青气闪过,低下头去,道:“是,属下告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扎达木玉的刚愎自用不同,武懿宗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,还是听得进谏言的。

    他回去之后,就把今日事情的经过,告诉了由欧阳莲儿引荐的智囊韩归。

    韩归听了之后,不由得一阵苦笑,道:“这个崔二郎,搞不懂啊,搞不懂!”

    “韩先生,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说他崔二郎聪明吧,今天在聚宝楼的处置实在不妥。道理很简单,他乃堂堂的京兆尹,位高权重,岂是一个胡商所能挤兑的?当时他只要翻脸,说扎达木玉藐视上官,就能当场打杀了他。不战而胜,又何必跟他打那个赌?”

    “兴许是崔耕爱惜羽毛,想表现的平易近人一些呢?”

    “就算爱惜羽毛,说一个胡商不配和自己打赌也就是了,天下人谁会说他做得不对?”

    武懿宗道:“听韩先生的意思,那胡人和本王,这次是赢定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然。”韩归眉头微皱,道:“所以在下说,搞不懂这崔二郎。他有些时候的应变,就跟一个普通人差不多。但有些时候,却思路如天马行空,出人意表地把问题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武懿宗有些不耐烦地道:“说了这么半天,韩先生到底觉得,本王这次胜算如何?”

    韩归道:“恐怕不到两成。”

    “啥?两成?还不到?”武懿宗不服气地道:“真的假的?那韩先生你说,崔耕到底能拿出什么东西,比女子相扑更吸引人呢?”

    韩归摇头道:“崔二郎的手段若是能被人猜出来,那他也称不上什么“点金圣手”了。我就是不知道……这次是他故意给您下套呢,还是被那胡商逼得没办法,顺水推舟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临时的京兆府衙内。

    程方明着急的直跺脚,道:“哎呀,崔京兆,不是俺说你,怎么办事儿比俺都冲动呢?”

    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哦?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?什么事物,能有脱得只剩下小衣的女子吸引那帮俗人?没有啊!您总不能让女子全脱光了打架吧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当然不能,本官还要脸呢。再说了,即便本官不要脸,朝廷也不能饶了我不是?”

    秦修业沉吟,道:“若说盖过女子相扑,也不是完全没有法子,比如说……女子马球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!”程方明眼前一亮,道:“马球大家都喜欢,就是花费太高,与相扑的利润没法比。这次为了支持崔京兆,咱们改成女子马球,花多少钱我都认了!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简单!”崔耕不以为然地道:“女子相扑别管有多高的技艺,在老百姓眼里就是卖肉。这女子马球又不能脱衣服,还未必有男子马球受欢迎呢。”

    程方明着急道:“那……那咱们岂不是输定了?杨奉达官复原职,万年县的小吏、衙役尽数归还,也太吃亏了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摇头,慢悠悠地道:“谁说不用女子马球,咱们就输定了呢?”

    程方明挠了挠脑袋,道:“那您准备用什么法子力挽狂澜?这受欢迎的东西就那么几样啊!舞蹈?参军戏?还是幻术?”

    “本官准备的那个新鲜玩意儿是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缓缓吐出了四个字儿,程方明和秦修业听了之后,满脸怀疑之色,道:“这个法子,恐怕……不行吧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