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87章 咏莲芙蓉楼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87章 咏莲芙蓉楼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紧接着,帘栊一挑,一群穿红着绯之人,走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头发花白,身材短小,腰背弯曲,塌鼻子小眼睛,脸上皱纹对垒,正是河内王武懿宗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还有一身材高挑,眼角含春,身着绿裙的妙龄女子,看来她就是欧阳莲儿了。

    “参见河内王,千岁,千岁,千千岁!”人们纷纷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当然了,长安的富贵人家太多了,大家也就是躬身而已,不会跪倒磕头。

    崔耕也勉为其难的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诸位快快请起。”老丑鬼沙哑的声音响起,道:“承蒙大家赏脸,参加本王的以文会友之宴,小王真是幸何如之啊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河内王,您恐怕是误会了点什么。”崔耕轻笑一声,打断道:“本官只是凑巧在这芙蓉楼内请客而已,可不是来参加您什么以文会友之宴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武懿宗的笑容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其实,武懿宗临来之前,那芙蓉楼的伙计,已经把现场的情况讲明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就是故意那么一说,把崔耕看成特意来参加自己宴会的客人,准备息事宁人。要不然,双方针尖对麦芒,武懿宗是见识过崔耕手段的,还真担心怼不过他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崔耕这么不给面子,他也就不能示弱了,道:“哦?那可巧了。本官以文会友,请的是长安城内的头面人物。不知崔京兆,请的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下官请的,乃是大周的头面人物!”

    “啥?大周的头面人物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崔耕微微一招手,道:“临淄王,还不快快向河内王见礼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李隆基就一直往人群里面退,就是不想搀和崔耕和武懿宗之间的破事儿。但是现在,既然崔耕点名儿,他也就不能不有所表示了莫忘了,慧范和尚的五十万贯钱还没兑现呢。

    崔耕苦笑着站出来,冲着武懿宗躬身一礼,道:“小侄隆基参见河内王!”

    李隆基他爹李旦和武懿宗算是远房的表兄弟,自称小侄,乃至给他行一个礼,都算不得吃亏。

    武懿宗却误会李隆基和崔耕是一伙儿的了,冷笑道:“这么说……临淄王是不远千里,来给崔京兆站台来了?好,好得很呢!”

    李隆基含糊道:“小王只是适逢其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崔耕接话道:“对,临淄王和本官就是恰巧遇到了。所以,本官准备在芙蓉楼宴请他。河内王,您觉得本官所宴请的,算不算大周的头面人物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老丑鬼一时间还真被问了个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人家李隆基再无权无势,也是武则天的亲孙子,临淄郡王。他不算头面人物还有谁头面人物?仔细算起来,自己这边比李隆基身份高贵的人物,那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他冷了一下,索性悻悻地摆了摆手,道:“那咱们各请各的,互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依河内王所言。”

    武懿宗主动认输,崔耕也就不为己甚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个京兆尹对他的吸引力没那么大。只不过是武懿宗做的太过分了,就必须给他一个反击而已。

    随后,伙计上菜,双方开始饮宴。

    按说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,不过,不怕没好事儿,就怕没好人。武懿宗旁边的欧阳莲儿低声问道:“王爷,那个什么崔京兆,就是名满天下的“崔飞将”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对您如此无礼,您难道就不想教训教训他?”

    武懿宗心中暗想,教训?说得轻巧,我教训得了吗?就这个请全城的头面人物吃饭,还是武三思教给我的法子呢。结果怎么样?到了现在,都成了自取其辱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尽管他是这么想的,在美人儿面前,总不能弱了气势。

    武懿宗皱眉道:“本王大人有大量,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。再说了,崔耕旁边还有临淄郡王李隆基呢。他爹相王李旦的面子,本王总是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莲儿眼珠一转,道:“您是大人有大量,小女子却没那么多顾忌,我帮您教训教训他成不成??”

    武懿宗迟疑道:“你?你怎么教训他?”

    “您就瞧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,欧阳莲儿站起身来,道:“诸位贤达,今天河内王以文会友,不如,大家行个酒令如何?”

    人们也非常给面子,纷纷道:“那就请欧阳小娘子出题!”

    欧阳莲儿手托香腮,颇有几分风情,道:“出个什么题目好呢?嗯,这酒楼名为“芙蓉”楼,妾身又名“莲儿”。今日不如就以“莲”为题,大家各自做诗一首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妾身先来抛砖引玉:微风摇曳落祥云,倩影欢声花露裙。莲子飘香人已醉,移来梦影似真君。”

    古代的“芙蓉”指的就是荷花。所以,欧阳莲儿,要在芙蓉楼上要求众人咏颂“莲花”,非常应情应景儿。她这首诗还真不赖,刚一诵罢,就得了个满堂彩。

    “此诗既是咏莲,又是咏美人,欧阳娘子好文才!”

    “久闻欧阳娘子文才出众,近日一见,真是名不虚传啊!”

    “恭喜河内王得此佳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人们的赞叹声中,欧阳莲儿嘴角含笑,下巴微昂,似乎颇为自得。

    直到人们的声音渐低,她才双手下压,道:“接下来,就请诸位贤达作诗了,做不出来,那可要罚酒一杯哦。梁小侯爷,您先来。”

    这位梁小侯爷姓梁名斌,颇为才气,也曾做过欧阳莲儿的入幕之宾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也不矫情,道:“好,那在下就献丑了:池上莲花荷角尖,水晶跌落玉盘圆。白莲素淡超尘俗,美艳红莲天上仙。”

    欧阳莲儿赞道:“梁小侯爷此诗,真是胜奴家百倍呢。妾身当浮一大白。”

    她将一盏酒饮尽,俏脸微红,愈见妖娆,又看向一个身着紫袍的年轻公子,道:“那孟公爷,您的大作呢?”

    “本国公当然也有了:玉质冰姿不染埃,前身应是住瑶台。更深池静风吟韵,月里嫦娥探妹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在欧阳莲儿的带领下,武懿宗宴请的那帮子达官贵人,开始吟诗作赋起来。

    刚开始,武懿宗还不知道欧阳莲儿是什么意思人家崔耕有“崔飞将”之称,在他面前做诗,那不是班门弄斧、自取其辱吗?再说了,这跟帮自己教训崔耕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你崔耕不是说,自己宴请的,乃是大唐的头面人物吗?那好。我们这边是在行文酒令,吟诗作赋,你那边在干啥呢?一群人在那“五魁首啊,八匹马啊”,甚至有人在玩“射覆”,说你们是上等人,亏心不亏心啊!

    嗯,不错,这欧阳莲儿,真是本王的贤内助啊!

    武懿宗心里边高兴,低声对欧阳莲儿道:“很好,继续!本王倒要看看,这崔二郎的面子往哪搁!”

    欧阳莲儿眼波流转,道:“王爷,您这就满足啦?这才哪到哪呢,看妾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还有手段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言毕,她起身来到崔耕的近前,道:“崔京兆,妾身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含糊道:“好说,好说。欧阳娘子,你找本官,到底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欧阳莲儿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的,道:“妾身那边吟诗作赋,崔京兆却一个人喝闷酒。妾身见了,真是心疼的很呢。不如……您到妾身这边来,也咏诵一首如何?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