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84章 人善被人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84章 人善被人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惠范和尚道:“这个不难。 小僧虽然有免死金牌,但那上面写的清楚,除谋逆外,只可免死一次。今日小僧强抢民女,折辱亲王,拒捕殴差,一次免死怎么够?只要小僧写个服辩,生死就操之于崔京兆之手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崔耕也不是不知道免死金牌的这个局限性。但这事儿的关键在于,今晚不杀惠范,以后再想杀就得走流程了。

    京兆府审讯,行文刑部,武则天御笔勾选……怎么也得半年的时间。这么长的时间,变数太多了,说不定大和尚就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至于惠范提出的写服辩,也并不是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只能说,自己有了这个把柄在手,他就没必要和自己死磕了。毕竟,惠范和尚在武则天面前,现在到底还有多少“圣眷”,那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说白了,有了这个服辩,自己和惠范和尚就是麻杆打狼——两头怕。

    权衡再三,崔耕看向李隆基道:“临淄王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李隆基一看崔耕那意思,就明白崔耕想妥协了。事到如今,他还能说什么?不依不饶的话,无非是枉做了小人。他只得道:“全凭崔京兆做主。”

    颜亮也道:“即便崔京兆想放了大和尚,我们漕帮也唯崔京兆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想,算他颜亮聪明,惠范和尚得脱大难之后,就是一头猛虎。他现在不赶紧抱紧本官的大腿,到时候何以自保?

    崔耕满意地点了点头,道:“既然如此,本官就代表临淄王和颜帮主,宽宏大量,暂且饶了你这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崔京兆,谢临淄王,谢曹帮主。”惠范和尚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又是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别急,本官的话还没说完呢。颜帮主的一双儿女受了这么一番惊吓,临淄王还被你生擒活拿了,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?”

    惠范和尚马上会意道:“小僧当然会有所表示。我准备拿出一百万贯钱来,每家五十万贯,给临淄王和漕帮略做补偿。另外,小僧愿意再拿出一百万贯,谢过崔京兆的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崔耕明白,惠范和尚又不是开银号的,家产一千多万贯,大部分是不动产。现在他能拿出两百万贯来,已经着实不易了,说不定还得变卖点家产。

    他看向临淄王和颜亮道:“二位觉得够了吗?”

    五十万贯钱,就算漕帮上下平分,每人也能得一百贯钱。这是什么概念?要知道,这年头一个身体健康的男奴,也不过是四五十贯钱!

    听到这个数字,顏亮对崔耕那点子不满完全消散,连声道:“够了,太够了。五十万贯钱,足见惠范和尚的诚意了,老朽非常满意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虽然贵为朝廷亲王,但要权没权,要圣眷没圣眷,现在手里能控制的钱财绝不超过万贯,还不如颜亮呢。

    他强按捺这激动的心情,道:“多谢崔京兆为小王做主,从今往后,小王和惠范和尚的恩怨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崔耕叮嘱道:“慧范和尚,限你三天内,就把一百万贯钱,交给临淄王和颜帮主。本官那份儿倒是不急,半年内交来即可。莫要因为急于筹钱,贱卖了家中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崔京兆体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稍后,崔耕等人也没回灞桥驿,而是被慧范和尚引领着,来到了长安城外的天王寺。

    果然,惠范和尚没撒谎,天王寺的大雄宝殿上,供奉着武则天所赐的免死金牌。另外,颜亮的一双儿女都没受什么委屈。

    眼瞅着就三更天了,大家暂且在天王寺休息。第二天一早,吃罢素斋,崔耕一行人才抖擞精神,往长安城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李隆基还等着慧范和尚筹措那五十万贯钱呢,没地方可去,也在队伍之中。慧范和尚以及颜亮为表忠心,同样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巳时刚到,崔耕的队伍,已经离着长安不到十里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隆基疑惑道:“虽然京兆尹附郭京城,没那么大的官威。但总是长安各衙门的顶头上司,该有的礼节还是要的。怎么都到这地方了,还没官员迎接呢?”

    崔耕也是暗暗纳闷,道:“本官的行踪,早已报知长安、万年两县知晓,怎么就没人来呢?奇怪,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封常清眼尖,指着远处道:“崔京兆您看,那是不是来迎接咱们的人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崔耕举目望去,果见远处有一座八角凉亭,凉亭下能有二三十人站立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不能是他们吧……”崔耕心里一沉,道:“长安城内,万年、长安两县的县令都是五品官,各种世袭的国公、侯爷更是大有人在。怎么这伙人中,连个穿绯袍的都没有?再说了,这人也太少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崔耕等人的队伍已经离着八角凉亭不远了。

    忽然,那凉亭内冲出了两名身着浅绿袍的官员,道:“对面可是京兆尹崔大人的队伍吗?”

    封常清催马上前,道:“不错,正是崔京兆的队伍。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二人道:“我们是长安县的主簿冯英、县尉蒋容,奉我家曹县令之命,特来迎接崔大人!”

    “奉你家大人之命?”封常清丑脸一沉,道:“你家大人呢?他是家里死了娘老子?还是病的要见阎王爷了?怎么不亲自前来?”

    这话可真够恶毒的,但是,冯英、蒋容丝毫不敢露出不悦之色。无它,这事儿长安县令曹玉德的确是太不占理了。顶头上司赴任,你都敢不来迎接,你这是想上天吗?

    冯英苦着脸道:“曹县令倒是没病。不过,他被河内王请去赴宴了,不能亲自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赴宴?赴什么宴?”

    “河内王新纳了第十七房小妾,大排筵宴,宴请长安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,大家都……都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身后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咱们长安县的士……士绅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冯英自都结巴了。没办法,称呼这几个人为“士绅”,他自己都没底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着啊,某这就回报我家大人!”

    封常清拨马回转,低声道:“大人,您看怎么应对才好?”

    两边隔得并不远,崔耕早就把封常清和冯英的对话,听了个清清楚楚,倒也用不着他再重复一次。

    听说是武懿宗搞的鬼,崔耕倒是没那么生气了。甚至于,他有些理解那些官员们的所为。

    武懿宗是谁啊?人送外号“周来之亚”,谁不怕他给自己穿小鞋?说不定,武懿宗来长安这么久,已经抓着曹玉德的小辫子了。

    然而,自己呢?人送外号“崔青天”,活人无数,名声甚好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选边的话,那些人当然会选武懿宗了。起码他们不用担心自己报复不是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道:“对长安的大小官员客气点,他们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催马向前,温言道:“我就是京兆尹崔耕,你们把那些士绅叫来,参拜本官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冯英、蒋容二人如蒙大赦,赶紧招呼那些“士绅”前来,拜见崔耕。

    崔耕温言抚慰,并且和那些士绅拉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他就明白了,这些人都是地方上的富户而已。因为武懿宗看不上这些人,才被长安县抓了壮丁,来迎接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万年县?不好意思,按武则天的意思,万年县是武懿宗直管,可没人敢触武懿宗的眉头。

    该如何破局呢?

    崔耕眼珠一转,道;“本官今日履职,甚为高兴,想摆下几桌酒宴,好好欢庆一番。还请诸位务必赏脸光临啊!”

    冯英道:“本应是我等为您接风洗尘,岂敢让崔大人颇费?崔京兆,您随小的来,我等已经在百花楼定下酒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么?”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不是本官矫情,实在是,本官想邀请人太多,恐怕尔等……招待不起啊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