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74章 崔耕巧揭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74章 崔耕巧揭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嗖!

    茶杯所指投掷的放向,正是国师胡超!

    “莫动!”

    武则天倚为心腹的禁卫可不管国师不国师,接到命令之后,顿时几把钢刀同时向着胡超斩来!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人都是难得的高手,手底下有分寸,这招乃是虚招。只要胡超不动,钢刀及体的时候,自会收手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胡超的身形纹丝儿没动,道:“崔奉宸,你这个玩笑,开的可有点大。贫僧这个方外之人,怎么会危及陛下的安全呢?”

    崔耕面色阴沉,道:“先把他的关节卸了,再穿了锁子骨。有什么话,以后再说!”

    武则天皱眉道:“这……就不必了吧?朕看国师束手就擒,并无反……”

    当啷啷!

    女皇陛下的话刚说到这,忽听得一阵钢刀落地的声音响起。再往前看去,但见那胡超已经突然发难,身形如电,连杀三名禁卫!

    当然了,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。胡超再高明的功夫,在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甲士围攻下,也必无幸理。再说了,即便逃出了通天宫,又怎么可能逃出宫城?出了宫城,那还有皇城,还有神都洛阳城呢。

    所以,胡超大喝一声,顾不得钢刀临体,用力猛然间往前一跃,道:“妖妇,你给我在这吧!”

    竟是要刺王杀驾!

    胡超的轻功极其高明,他这一纵竟然平移了两丈多远,距离武则天不足九尺!

    忽然,斜刺里有人大喊一声,道:“贼子敢尔!、

    紧跟着,一名身着紫袍的官员挺身而出,站在武则天的身前。此人进宫没带兵刃,只是一拳猛击!

    赫然正是建安王武攸宜!

    咚~~

    二人仓促间对了一拳,胡超的身形顿时一滞,急往后退。禁卫们哪还会给他刺驾的第二次机会?顿时,悍不畏死的排成人墙,将其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眨眼间,就是十数把钢刀临身,各指要害。再要耍花活,就是神仙也能剁成肉馅!

    这下妥了,事到如今,不用崔耕解释,人们也能明白,这胡超和尚不是啥好货。

    武三思赶紧跪倒在地,道:“微臣误荐匪人,死罪,死罪啊!”

    武则天既怕且怒,毫不流情面地道:“误交匪人,还是故意结交匪人,你说了不算,得崔爱卿说了才算。”

    不怪女皇陛下如此失态,要知道,胡超深受她信任,常伴左右。以此人的功夫,可以得手的情况,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稍稍,女皇陛下稳了稳心神,道:“建安王救驾有功,赏……食亲王双俸,武至宣赠新安郡王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双俸那点钱,武攸宜不在乎,但给他儿子武至宣追赠的王爵、,就殊为难得了。、

    武攸宜跪倒谢恩,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武则天又看向崔耕道:“崔爱卿识破胡超奸谋,实乃今日的首功。但你既然早知胡超心怀叵测,事关朕的安危,为何不早日禀报?”

    崔耕赶紧跪倒在地,道“请陛下恕罪,因为……微臣得知此事,并非是通过什么蛛丝马迹,或者线人线索,而是……一个梦。在这个梦里,有个鬼魂告诉微臣,要小心胡超!您想想,微臣要是做了个梦就参国师一本,您能信微臣的话吗?您能准奏吗?”

    武则天当然得说不信了,要不然,青史斑斑,她就是数得着的大大君君一名。

    不过,她对崔耕说,做梦梦到的这事儿,实际上,还真是信了六七分。

    为啥?一来,是武则天迷信,深信死后有灵,甚至让胡超在嵩山投了“除罪金简”。二来,人家崔耕以前就有经验啊。扬州城,女鬼托梦,天降甘霖,可是传遍了天下!当然了,这事儿崔耕在口头上,是绝对不会承认的,要不然,那不成了巫婆神汉之流了吗?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崔爱卿,你说是有鬼魂托梦,但不知那鬼魂可有名姓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图穷匕见的,道;“明崇俨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故正谏大夫、门下省侍中明崇俨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!”武老太太脑袋嗡了了一声,好悬没晕过去,顷刻间,已经是老泪纵横,略带哭声道:“果然是他!应该是他!他……他……果然是死了都想着朕啊!”

    “陛下节哀!”群臣纷纷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朕不哀,朕是高兴,高兴啊!人生得一知己,足矣!足矣啊!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赶紧将一只绣帕递过去,道:“陛下,擦擦吧,要不然,崇俨公在天之灵看见了,也不好看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武则天这才将老脸上的泪痕擦净,柔声道:“崔爱卿,崇俨公都跟你说什么来着?快讲,一个字儿也别漏!”

    “是,这事儿得微臣从剑南道返回了洛阳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这段话,当然是崔耕编的。他没法不编啊,实话实说,那不就得把杨元嗣供出来吗?

    在他的叙述里,是自己连续三天,都做同样一个梦。梦里面有个丰神俊朗,宛若神仙中人的男子,不断对自己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这一日,崔耕实在耐不住性子,就问,你这人究竟怎么回事?是不是有事儿要求本官?

    然后,那个人就说啦,我叫明崇俨。死后有灵,在东岳大帝那谋了个差遣,小日子过得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美中不足。自己忽然发现,二十年前,趁着自己生病取了自己性命的小贼,竟然靠着自己传下的秘法,混到了大周天子的身边,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所以,肯求崔耕帮一个忙,揭穿胡超的罪行,保护大周天子的安危。

    但是,梦好做,事儿难办啊,该怎么揭穿胡超的真面目,崔耕一直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也就是今天,崔耕遭了诬陷。他就想到那件事儿了,这是不是贼人发动雷霆一击,谋朝篡位的先兆?即便并非如此,自己临死之前,也得为陛下身边去一毒瘤啊!

    所以,才不计后果的要求取得禁卫的指挥权。天可怜见,那胡超做贼心虚,主动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崔耕说鬼魂托梦,武则天就有六分信的话。那加上这段话,那武则天的信任则达到了八分!

    至于最后两分则是——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崔爱卿,你说崇俨公的不传之秘,落入了胡超之手?所以,他才治好了朕的眼疾?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高力士,你带一伙小太监,搜检胡超的宫室。建安王,你搜他的身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“不必那么麻烦了吧?”胡超忽然接话道:“崇俨公的书,就在我的袖兜里,现在……就献给陛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漂亮,你倒是想不献呢!”

    武攸宜上前,非常容易地从胡超的袖兜中搜检出了一卷图书。上面密密麻写满了蝇头小楷,有的书页上,还画了清晰的图案。

    武则天接过来一看,顿时心中再无怀疑,道:“是崇俨公的字,是崇俨公的字!你究竟是怎么死的,今天终于真相大白了。朕……朕错怪了贤儿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老太太的泪水,又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,流个不停。

    在座的大臣们都知道所谓的贤儿就是故太子李贤,也不由得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张柬之见不是事,劝谏道:“陛下,人死不能复生,凡事还得往前看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往前看!”武则天迫不及待得道:“来人,先把胡超万剐凌迟,祭了崇俨公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崇俨公的传世弟子,混的再怎么惨,也不至于混到被人凌迟吧?贫僧去也!”

    胡超大吼一声,嘴角流出了几滴黑血,“噗通”一声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崔耕上前一探胡超的鼻息,道:“人犯畏罪自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死了?”武则天只感觉心中一股邪火无数发泄,道:“凭他也想当崇俨公的在世弟子?我呸!来人,把他剁成肉酱喂狗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武则天动非刑的时候多了,几个宰相没那么有风骨,也不敢劝。几个甲士上来,拖了胡超的尸身就走。

    武则天尤不解恨,开始在朝臣里面寻么。

    袁恕己一看这架势,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不好:自己虽然跟胡超一案没关系,但跟太子李贤一案,可太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道:“启禀陛下,臣有本奏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