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68章 金山与银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68章 金山与银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车辚辚,马萧萧!

    崔耕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,而是带着一整支车队。

    一辆……两辆……五辆……十辆!

    崔耕整整带了十辆大车,面带微笑,向聚丰隆门前走来。

    武三思见状,原本那笃定的心思不禁开始动摇,道:“崔奉宸,你带来了十六万两黄金吗?似乎……用不着这么多马车啊?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不仅有黄金,还有白银。而且……单单黄金,也不只十六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王爷不信的话,请上眼了!”

    他一挥右手,就有女兵上前,娇呼道:“让开一点,大家请让开一点,要不然实在摆放不开。”

    人们齐齐后退,闪出了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两个女兵从马车上吃力地抬下一个箱子,在那片空地上,把箱子放下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女兵穿梭往来,左边空地上,二十箱子已经摆好。至于右边的空地上,则摆了八十个箱子。

    然后,崔耕高声道:“把咱们的宝贝,倒出来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哗啦啦~~

    一阵清脆的响声后,可不得了了!

    却原来,崔耕一声令下,三百女兵齐动手,将箱子打开,在聚丰隆门前的空地上,堆起了两座小山。

    左边的山小,黄橙橙、亮闪闪;右边的山大,白花花、耀人眼。

    有人惊讶的声音都变了,道:“崔奉宸,这……这都是真金白银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”崔耕道:“黄金二十万两,白银八十万两,想必足以支撑今天大家的兑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我不信!”卢绚只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高呼道:“崔二郎,你休想骗我,你这都些是伪金,伪银!”

    按说他这个怀疑,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在这个时代,已经有伪金伪银的存在了——就是用真正的金银包住铅块来造假。当然了,官府这等行为的处罚也是非常严重的,一般就是斩立决。

    崔耕简直不屑置辩,道:“是不是伪金伪银,王爷找人一验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来人,检查一下这些金子。”

    武三思来这里兑金子,当然得准备几个户部熟悉金银的好手。一声令下,马上就有人上前查验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就回报道:“启禀王爷,这些金银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真的?那数量可对?”

    崔耕插话道:“王爷把要兑的把十六万两黄金领走,不就真相大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说得也是。”

    见崔耕变戏法儿似的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金银,武三思方寸已乱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十六个箱子装好,每个箱子里装着黄金万两,武则天交代的任务,已然完成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……武三思的目的完全没达到啊?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哦,合着我忙活了半天,赔了二十万贯的目的,就是帮着聚丰隆赚陛下四十万贯钱啊!我特么的贱不贱啊!这事儿传扬出去,我的老脸可往哪搁?

    不行,不能就这么算了!

    武三思不甘心认输,心思电转道:“不对!还是不对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有何不对?”

    武三思道:“刚才曹娘子有言,你崔耕是作为一个大储户来存金子的,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依朝廷律法,官员不得自营工商。现在问题来了,你崔耕哪来的这么多钱财,存在聚丰隆银号呢?而且是如此多的真金白银!”

    崔耕嘴角微翘,道:“看来梁王千岁,是想问本官一个之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之罪喽?”

    “巨额财产来源不明?”武三思稍微一想,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,道:“对,本王就是要问你一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之罪!”

    崔耕奸笑如狐,道:“那样的话……您可是错打了如意算盘了呢……或者说,是正中了本官的下怀。”

    一股不祥的预感,涌上了武三思的心头,道: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崔耕没理他,而是看向聚丰隆银号外面的储户,高声道:“诸位,想必你们也甚是奇怪,为何本官能拿出这么多真金白银?我再是点金圣手,也不可能真的点石成金吧?然而,本官要告诉大家,我虽然不能点石成金,却能指石有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指石有金?”人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不错,就是指石成金。实不相瞒,这些真金白银,并非属于在下,而是属于五姓七望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讲了一个九真一假的故事。

    所谓九真是指,他知道扶桑有一座世界最大的金矿和一座世界最大的银矿,这两座矿山的金银以亿两计。非但如此,自己还动员五姓七望之人去开采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假呢?就是,虽然实际上五姓七望内部意见不一,还没有派人出海。但在崔耕的嘴里,却成了大有斩获,眼前这些金银,就是第一批运回来的财物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里面的银子,就是聚丰隆和秘堂本身拥有的银子,至于金子,则是用得自下封县那十万两黄来凑数。

    这些金子实际上是故太子李贤的遗产,崔耕不得不想办法另外给这些金子找个合法的来源。

    最后,崔耕甚至宣布道:“本官代五姓七望宣布,以后得自扶桑的金银,都会存入聚丰隆银号。”

    这相当于啥?给聚丰隆银号的信誉背书了啊。人家聚丰隆随随便便,就收了几百万贯的真金白银,以后还会更多,还会还不起你们那仨瓜俩枣的?真是让人可发一笑。

    当即,不少人觉得,自己来聚丰隆挤兑,实在是愚蠢至极,不准备继续取钱了。毕竟钱票使起来,可比其他东西方便多了。更何况,还有利息可拿呢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还有些人老成持重,想先把自己的钱拿回来,观望一段时间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,崔耕接下来的一番话,很快就把他们的这个念头完全打消了。

    只听崔耕道:“现在真金白银本官已经到拉,大家就都兑了吧。本官可以替聚丰隆保证,日后不会对兑钱的各位,有任何另眼相看之处。顶多是那两座金山银山没份儿嘛……不碍的,反正大家也承担不起风险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有个面色发黄的中年人当时就急了,道:“崔奉宸,您把话说清楚,咋就金山银山没份儿了?不是……我的意思是说……那金山银山,难道还有我们的份儿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崔奉宸你得把这事儿说清楚,可不能藏着掖着的!”顿时,储户们都反映过来了,纷纷催促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几亿两的金山银山啊,谁不动心?原来大家听说五姓七望动手了,还以为没指望呢,怎么现在听崔耕的意思……还有转机?

    崔耕道:“刚才,本官有些话没说清楚。不错,五姓七望是派人去扶桑挖金山银山了,但人家扶桑人也善茬儿啊?被扶桑人发现之后,双方大战一场,我五姓七望二百多子弟寡不敌众,只能带着这些金银暂避,以图后举。但是,以五姓七望敌万乘国,实在是力有不逮。所以,我们想找些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啊!”那面色发黄的中年人,把手高举道:“说,要多少钱,要多少人?我韩松愿尽绵薄之力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人群中马上就有人啐了一声,道:“我呸!姓韩的,你才多少家底儿,敢搀和这么大买卖?五姓七望找合作的人,怎么也得找我家主子啊……呃,崔奉宸,我家主人是河内王,您能不能等一会儿?小的这就回去禀告我家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河内王怎么了?我家主子还是南阳王呢,谁怕谁啊!崔奉宸,您莫着急做决定,小的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家伙,崔耕只是稍稍露了点口风,这些储户们就炸了庙了,纷纷要求参上一股。至于兑钱票的事儿,则完全没人提起了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的声音渐低,崔耕双手下压,道:“诸位,且听本官一眼。要说所有人都入股那肯定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大家也别着急,本官现在只是先宣布个规矩,离着谁能入股谁不入股还早着呢。”

    人们中马上就有人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但不知是什么规矩?可是和钱票有关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