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65章 局势新动向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65章 局势新动向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道:“这个法子却也简单,那就是用钱票!有朝廷监督,聚丰隆遍及全国。以纸为钱,无穷无尽,何来钱荒之忧?”

    袁恕己当即就急了,道:“用钱票换百姓的真金白银,与抢劫何异?”

    “诶,那我就奇怪了。”崔耕道:“梁王千岁、张常侍、张少卿……乃至在场的诸位宰相,谁没在聚丰隆存过钱?难不成,这些人,都被聚丰隆抢了钱了?我咋不知道,聚丰隆有那么大的权势呢?”

    哈哈~~

    崔耕所言虽算不上多么好笑,但袁恕己刚才“舌战群儒”可把大伙得罪惨了,人们顿时一阵哄堂大笑!

    袁恕己被人们笑得满面通红,道:“就算现在不是抢钱,但日后聚丰隆生意大了,胡作非为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肩,道:“所以,才要朝廷监督啊!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如直接交给朝廷!”

    “朝廷错了,又有谁监督?”

    “好,就算此事可以勉强解决。有人伪造钱票,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绝对禁止不可能,但严刑峻法,再加上控制纸张和印刷技术,可将这个弊端限制到极小的范围内,不至于影响大局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简短解说,袁恕己不断抛出钱票的弊端,崔耕对答如流,。一一回应。

    当然了,要想说服袁恕己,那是不可能的。崔耕的目的也并非如此,而是听众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皇帝,到底听谁的,那还真不好说。但是,武则天是谁啊?出了名的好大喜功。

    最终,在崔耕提出可先行“试点”的法子后。她做出了裁定,道:“两位爱卿,不必吵了,朕意已决。若聚丰隆果真在限期内,拿出黄金十六万两,就依崔爱卿所言,试点三年!”

    崔耕赶紧敲砖钉脚,跪倒在地,道:“谢主隆恩!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高兴的太早。”武则天道:“朕可是听说,为了凑金子,你把东宫的黄金器皿都拿走了。三日……啊,不,已经过去一天了,两日后,聚丰隆果真能拿出来黄金十六万两吗?”

    崔耕笃定道:“陛下且放宽心,十六万两黄金,两日后,聚丰隆定然交付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朕就等着崔爱卿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聚丰隆的事儿商量完了,武则天就命众人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了。

    崔耕也着急回去筹措黄金,却被张柬之拉住了,道:“二郎,咱们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崔耕可是签了字儿,要认这老爷子当老师呢,必须保持足够的尊敬。

    来到僻静无人之地,崔耕先是施了一个大礼,叩拜恩师。

    待张柬之把他扶起来之后,他就趁机给袁恕己上眼药道:“今天您也看着了,是袁恕己和武三思、张昌宗沆瀣一气,特意针对弟子!我就不信,咱俩的关系,他能不知道?这分明是没把您老人家放在眼里啊?”

    袁恕己和张柬之乃是神龙政变中的“五王”之二,崔耕对袁恕己的身份进行了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他还真猜对了,张柬之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本相把你叫住,正是为了此事。呃……袁相今天做的事,确实不怎么合适,但他一心为公,你还是莫跟他一般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不满道:“什么?不跟他一般见识?凭啥啊?他袁老头都七十了,我的年纪翻倍都比不过他,凭啥、什么是我让着他,而不是他让着我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二郎你别着急,其实今天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张柬之也自觉理亏,无奈之下,将见天袁恕己舌战群儒的事儿,详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,崔耕大肆求购黄金,动静太大,引起了袁恕己的注意。他打听到事情的经过后,马上求见武则天,要求为国家计,拆分聚丰隆。

    武则天深感兹事体大,就召集朝廷重臣来议事。

    在这个问题上,上官婉儿、太平公主、乃至其余四个宰相保持了出奇的一致——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大周朝廷打一个商户的主意,丢不起这个人啊!

    再者,还有一个大家都无法说出口的原因——以崔耕的身份地位,都无法在无罪的情况下保全自己的财产,其他人的财产可怎么办?此例绝不可开!所以,就算张昌宗的铁杆儿张锡和杨再思,都坚决据以力争。

    至于武三思和张氏兄弟呢?他们虽然也觉得袁恕己此议不妥,但把此事看成了太~子党的内斗,谁赢了他们都高兴,乐见其成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但是,也不知怎么的,今天袁恕己的战力超强,一通猛喷,舌战群儒,竟然把大家都说了个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也得亏崔耕来得巧,要不然,朝廷都要形成决议了。

    最终,张柬之叹了口气,道:“袁恕己是本相举荐的,他的为人我很了解,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。这次虽然与我等意见相左,但他的确是对事不对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徐元庆的事儿呢?也是对事不对人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柬之被崔耕耘堵得一阵无语,只得道:“二十多年前那件案子,干系太大,袁老弟也实在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似乎觉得自己这番话的说服力太过不足,又补充道:“这次二郎你就算给本相一个面子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崔耕也没指望一番谈话,就破坏了张柬之和袁恕己几十年的老交情,道:“这可是您说的,下不为例。但是,我这次做了这么大的牺牲,他要是再主动惹我,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柬之知道糊弄不过去了,咬了咬牙,道:“本相当然要尽力弥缝。但要是实在不行,本想就……两不相帮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有您这句话,弟子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崔耕又问道:“您知道不知道,武三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他怎么转了性儿,专门和弟子我做对呢?难道他就不怕我仔细查查那两场刺驾案?”

    张柬之想了一下,道:“问题应该是出在胡超的身上。武三思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通过胡超和二张重归于好了。现在,他们同心协力,打算先解决了你,永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擦,这厮还真能做得出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武三思曾经给二张做过牵马坠蹬的活儿,崔耕毫不怀疑他的下限。

    不过,还有个问题,崔耕想不明白,道:“就算张氏兄弟给了武三思和我做对的胆子,但他完全没必要这么干啊!躲在暗处,看太子和张氏兄弟相斗,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张柬之道:“那就问二郎你了,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事儿,刺激到他了?”

    崔耕挠了挠脑袋,道:“没有啊,最近我就没怎么关注朝中大事,只是……对了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突然,崔耕心中一动,豁然开朗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