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43章 访贤徐家庄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43章 访贤徐家庄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事实上,崔耕还真是微服私访去了。 当然了,他微服私访的对象,不是什么贪官污吏,而是张嘉贞。

    有宰相之才的人他见得多了,但是为了查清一个案子,放弃荣华富贵的才子,却是独此一家绝无分号,值得尊重。

    所以,在听说张嘉贞没在下封县城,而是去了徐家庄后,崔耕并没有派人去请,而是微服私访。

    命宋根海、陆偃带着大部队留守下封县城,崔耕自己则带着封常清、宋根海、黄有为和剧士开,往徐家庄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下封县乃是剑南道的下县,全境多高山少平地,总共才一千五百户。从县城到徐家村,根本就没有什么正经的道路,崔耕等人直走了四五个时辰,才到了徐家村外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接近傍晚,落日的余晖照耀着大地,,所有事物都被染上了一层金色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但见地上撒着不少纸钱,不远处的地上一大摊刚刚烧完灰烬,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烟火气。

    崔耕一看就明白了,道:“都说张嘉贞是参加乡民的葬礼去了,看来今日就是出殡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黄有为略有些奇怪道:“张嘉贞不是本地人,只是因为那个案子才留在下封县。难道这么个小山村,里面还有他什么亲戚不成?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有些奇怪,等会儿问问张嘉贞本人就知道了。诶……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有一队着缟的乡民从远方走来,脸上并没多少悲戚之色。为首一人,身着丧服,看年纪在四十岁左右,身形高大,文质彬彬,在这伙乡民中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崔耕一使眼色,卖相最好的剧士开就上前打招呼道:“诸位乡亲请了,在下问一句,这里可是徐家庄吗?”

    那领头的中年男子点头,道:“不错,正是。外乡人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下乃剑南道黜陟使驾前侍卫剧士开,想向诸位打听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打听谁?”

    “曾经做过下封县尉的张嘉贞,可是在你们村吗?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道:“我就是张嘉贞,敢问哪位是崔黜陟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张先生,崔某人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没想到这么快就找着了正主,赶紧上前与之见礼。双方略寒暄了几句,就被领入了村内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下封村虽然地处偏僻,人口着实不少,能有一二百户的样子。可能是因为刚办了白事的缘故,酒肉都是现成的。功夫不大,一桌称得上丰盛的酒宴已经摆好,款待崔耕等人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张先生,我看您今日身着丧服,不知今日下葬之人,是您哪位亲人啊?”

    张嘉贞嘿然一叹,摇头道:“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家人。死的这个人既没什么亲朋故旧,唯一的孙子又下了大狱。本官对她心里有愧,就发送了她。勉强说,就算我认了一个老干娘吧。”

    周兴沙哑着插话道:“张先生对一个非亲非故的老太太有愧?这颗奇了,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

    张嘉贞看了崔耕一眼,语气有些生硬道:“其实,这事儿跟崔黜陟也有些关系。真听了在下的介绍后,您也应该有愧。”

    “啥?我也应该有愧?”崔耕大吃一惊,道:“张先生,您开玩笑呢吧,本官可从来没来过下封县,怎么可能认识什么徐家庄的老太太?”

    张嘉贞眉毛一挑,道:“哼,正是因为您没来过下封县,才应该心中有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可记得两年前的徐元庆案吗?”

    “徐元庆案?擦!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!”崔耕面色微变,猛地一拍脑袋,道:“徐元庆就是祖籍下封县,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!”

    说起这事儿来,还真是崔耕理亏。

    想当初,徐元庆杀赵师温为父报仇,间接救了崔耕一命。崔耕投桃报李,和苏味道一起,上书为徐元庆开脱。

    与张昌宗一番拉锯战下来,崔耕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武则天亲自下旨,徐元庆是否应该处斩,取决于当初当初徐爽是否被冤枉了。而女皇陛下命令查清此案真相的人,正是当时的剑南道查访使崔耕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二十年前的案子,就是到了后世都很难查清,更何况是在武周年间?所以,这实际上,就是女皇陛下给崔耕的一个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徐元庆是杀是放,全在崔耕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一到剑南道,就陷入了重重旋窝之中,后来甚至秘密北上洛阳,危机重重。那关于徐元庆的案子呢,他这么一忙活,就给忘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徐元庆是以民杀官,乃“十恶”之中的“不义”,即便武则天的天下大赦也救不了他。现在,这位徐小哥,应该还在刑部大牢里受苦呢。

    崔耕咽了口吐沫,略有些尴尬道:“照这么说,您发送的这位老太太,就是徐元庆的奶奶了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的确是本官之过,我该早就想办法,把徐元庆放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嘉贞看了崔耕一眼,讽笑道:“莫非崔黜陟是想徇私枉法,把当初的案子翻过来不成?敢情您这个崔青天就是这么当的啊,下官佩服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?

    崔耕没好气地道:“怎么?听张先生的意思,是有确切证据证明,当初徐爽是罪有应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!”张嘉贞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事实上,在下为下封县尉时,也查过这个案子,有八成把握,徐爽的确是冤枉的。只是……唉,此案的内情,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,在下为此甚至被革除了一切职司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缓和了一下语气,道:“方才在下所言,多有失礼之处,万望恕罪。我是……见崔黜陟说翻案就翻案,只觉得这二十年的坚持,实在是一个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动,道:“照这么说,二十年来,你一直在查这个案子的真相?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张嘉贞盯着崔耕的眼睛,正色道:“其实,昔年那件旧案,不光牵扯到了御史忠丞赵师温,还牵扯到了当今的一位宰相。在下就问您一句话,可是真心想查清此案么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