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36章 崔英怎么讲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36章 崔英怎么讲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当然明白,这是自己屡次在武则天面前另辟蹊径解决问题,产生了效果,武老太太在指着自己救场呢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道:“微臣以为,此案的重点,其实并不在邺国公,而是在那妖道李鸿泰。”

    宋怒道:“崔英,你这个佞臣,难道要为张昌宗开脱吗?别忘了,谋反之案,无论主从,尽皆问斩!”

    崔耕不慌不忙地道:“哪里,宋中丞还请稍安勿躁,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你讲!”

    “请问宋中丞,是李鸿泰主动找邺国公相面,而是邺国公主动找李鸿泰相面?”

    宋一阵犹豫,道:“应该是李鸿泰找张昌宗相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现在问题来了。如果说,邺国公找道士相面,是想当皇帝的话。那李鸿泰找邺国公相面,是为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不大确定地道:“兴许是为钱财?”

    崔耕摇头道:“此言谬矣。若李鸿泰只是为了钱财,就应该骗钱,而不是煽动邺国公谋反。毕竟,一来,此事暴露,李鸿泰就难逃一死。二来,邺国公都拿钱造反了,又哪来的钱给妖道?”

    崔耕此言颇有点似是而非,但奈何宋愿意配合啊。

    宋迟疑道:“所以,崔郎中的结论是:真正谋反的是妖道李鸿泰,而张昌宗是被他煽动的?”

    “非也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崔耕终于抛出了撒手锏,高声道:“本官以为,邺国公是中了李鸿泰的妖法,神智昏聩,才有了谋反之行。实质上,他并无谋反之心,只是个受害者罢了!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还能这么解释?

    众不明真相的正直大臣,心中纷纷骂了一句“好一个奸佞小人,恐怕也只有史上著名的奸佞赵高,才能与之相提并论了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心里面,却连给崔英点了一百个赞。

    她心中暗想,不愧是能另辟蹊径的崔爱卿啊,这一下就把张昌宗给洗白了!“疯子”“可比什么“事先已经告诉朕”的理由强多了。毕竟大周律法上,,明明白白地写明了“笃疾”可以赦免啊!

    这时候,张昌宗的死党,宰相杨再思也看出了便宜。

    他出班道:“大唐贞观年间,有个囚犯刘恭,脖颈上刻有“胜”字,自称“定当取胜于天下”,因此入狱。太宗说:“假如上天将要使他兴起,不是朕所能除掉的;如没有天命照应,刻有胜字又有何用?”于是下旨释放了刘恭。此事被传为美谈,彰显太宗皇帝仁德之意。今日邺国公犯案,与当初刘恭犯案,事不同而理同,请陛下效仿之!”

    宋着急道:“这一切都是崔英的猜测之词,说邺国公被妖道的法术所迷惑,有何证据?”

    其他太子党的人也急眼了,纷纷应和。

    “对,无凭无据的,凭你空中白牙的一说可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说张昌宗中了妖法,我还说邵王中了妖法呢!这样下去,何人不可脱罪?”

    “什么妖法?子不语怪力鬼神!陛下,微臣请治崔英一个妖言惑众之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面对群情汹汹,脸上没有丝毫惧。

    直到人们的声音逐渐降低,他才双手下压,道:“怎么的?大家真以为我崔英没证据?告诉你们,这证据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往前一指,赫然指的是,那大殿内佛像的方向!

    崔耕侃侃而谈,道:“众位请想,邵王李崇润、永泰公主李仙蕙、继魏王武延基,生性纯孝,怎么可能编排陛下?所以,他们必定是冤枉的。另外,国师胡超,德行高深,他“仙人指路”的法术,总不会不灵验?这二者互相冲突,该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宋道:“这正反话都被你崔英说了,那依你之见呢?”

    “依本官之见么……”崔耕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,笃定道:“我以为这必是那妖道李鸿泰搞鬼,破了国师胡超的法术。”

    随即,又看向胡超道:“胡国师,你说本官说得对不对呢?”

    胡超不以为然地道:“笑话,贫僧法力高深,我的法术怎么可能被妖道干扰?”

    崔耕淡然一笑,不慌不忙地道:“说实话,本官对这佛家法术也颇有研究哩。我明白,这任何法术,都得先有一颗菩提心。而这菩提心就是法力的“种子”。种子慢慢发育,越来越大,修佛之人的法力也就越来越强,逐渐能人所不能。国师,您再仔细感应一下,您的那法力种子,到底有没有受到干扰呢?”

    胡超听了这话,面微变,道:“我……好,那我这就感应感应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对,您好好的感应感应。陛下对邺国公圣眷甚深,您的感应,可是至关重要,莫让陛下失望哦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贫僧理会得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崔耕哪懂什么修佛啊,他是猜到了胡超装神弄鬼的手段:在佛像下埋上大量的种子。种子膨胀,生根发芽,足以将佛像的位置抬高。这种愚民手段,都被后世的白莲教玩烂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尽管明知胡超的手段,崔耕也不好拆穿证明胡超是招摇撞骗之徒,有什么用呢?李重润等人的冤枉,还是洗不脱啊。还不如暗暗点醒他,让他配合自己呢。

    另外,崔耕最后一句,也解除了胡超的后顾之忧:陛下也希望你承认此事,不会影响你在她心中的高人形象的。

    崔耕的话,果然起效果了。

    胡超闭目“感应”了半晌,忽然大惊失,道:“哎呀,贫僧的法术,果然被干扰了!”

    随即,冲着武则天双膝跪倒,道:“因为贫僧的疏忽,险些害死了三位金枝玉叶,还请陛下治罪!”

    武则天大度道:“国师起来。这都是妖道李鸿泰之过,你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又轻咳一声,对众朝臣道:“看来,真相已经很清楚了。妖道李鸿泰图谋不轨,先害邺国公,后害朕的子孙,实在是罪无可赦,着即……”

    她终究是怕李鸿泰反口,不好收场,顿了顿,道:“斩立决!”

    宋道:“那邺国公和邵王千岁等人呢?”

    “俱皆无罪释放!”

    张昌宗一系的官员,顿时跪倒在地,高呼道:“陛下英明。”

    但是,太子党一系的官员,却是面面相觑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他们明白,这是武则天和大家做的一个交易以不追究李重润三人为代价,换取他们不追究张昌宗。

    按说,这个交易也不是不行,但仔细掂量,总感觉有点吃亏。毕竟,李崇润三人位高而无权,没什么实力。而张昌宗却随时能向武则天进谗言,给大家致命一击。好不容易抓着他的小辫子了,这么放过,也着实太过可惜。

    如果能再加上魏元忠一案,大家倒是能接受这个交易。但问题是,总不能说魏元忠也中了李鸿泰的妖术了?

    武则天见状,面微沉,也不继续发言,现场气氛顿时沉凝无比。

    现在,就看君臣一方谁先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蹬蹬蹬

    正在这个关键时刻,忽然,一个小太监走上前来,道:“启奏陛下,前春官侍郎柴云瑞求见。”

    想当初,柴云瑞和崔耕一起出使突厥,得了这个职司。虽然他已经辞官不做,但有这个资历在,也就有资格直接求见武则天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宣柴云瑞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脚步声声,柴云瑞昂然而入。

    君臣见礼已毕,武则天问道:“不知柴爱卿今日前来,到底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柴云瑞跪倒在地,高声道:“微臣特为报恩而来!”

    “报恩?你报谁的嗯?”

    “一为陛下天高地厚之恩,二为报魏元忠相爷救命之恩。为报陛下之恩,微臣捉拿了妖道李鸿泰,不知他可招供了吗?”

    武则天点头道:“已经招供了。你说的为报魏元忠之恩,又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是否还记得:三十年多前,您和高宗皇帝,被数万饥民困在洛阳和长安之间。当时,微臣因为犯了案,马上就要被洛阳令开到问斩,为魏相爷出面放了微臣,让微臣戴罪立功。所以,说魏相是微臣的救命恩人,毫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当然知道这事儿,道:“所以,你想向朕求情,放了微臣?”

    柴云瑞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正是。微臣以为,一来,魏相曾经有救驾之功,即便有罪,也应能够将功折罪。二来,此案拖延已久,还难以探明,很可能魏相是冤枉的。所以,还请陛下高抬贵手,释放魏相。”

    其实,武则天为了和朝臣们达成妥协,也有了释放魏元忠之心。但是,奈何,女皇陛下没有台阶下啊!

    她迟疑道:“魏元忠的确有功,但他犯的是谋反之罪,断无将功折罪的道理。至于说此案拖延已经么……难道案子拖延久了就要放人?此例一开,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又看向崔耕,道:“崔爱卿,关于魏元忠谋反案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朝臣们不禁涌起了一个想法:陛下已经养成了“国事不决问崔英”的想法,奶奶的,他这是要上天啊!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