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25章 三人南市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25章 三人南市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说实话,今天的太子东宫一行,还真把崔耕郁闷坏了。ggaawwx

    首先,李显明知韦后和武三思的奸情,却依旧对韦后处处维护。这种“夫妻之情”,实在是让崔耕理解不能。

    其次,韦后维护武三思,崔耕为了救她的儿女,却要和她争辩起来。这颇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,真是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最后,也是最郁闷的,崔耕被李显问住了。貌似对于胡超断案之事,他除了提醒李显小心之外,还真的啥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诶,不对!真的就什么都做不了吗?

    崔耕秘密出了太子东宫,到了确认安全之地,也不着急回家,就信马由缰起来。

    冷风一吹,他忽然间想到了李显话语中的一个漏洞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不能影响胡超,不能因为没有证据的事就指责武三思,这不还有张昌宗那边吗?只要自己证明了张昌宗心有异志,武则天自然就不会信他的告状,李重润等人的案子也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能不能找到张昌宗心有异志的证据呢?

    按照历史的记载,他主要有两个马脚:其一,找相士相面。只要把那个相士找着了,就万事大吉。其二,他听信那个相士的话,在定州大造佛寺,乞求佛祖保佑自己做皇帝。现在,派人去定州彻查,应该能找到些证据。

    “崔二郎,你真是太聪明了!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阵豁然开朗,给自己点了一百个赞!

    然后,他就准备派心腹之人,往定州一行。

    心想事成,这刚想找人呢,崔耕一瞅四周的环境,就乐了。咦?现在在仁义坊!这不整好是秘堂的总部所在吗?

    崔耕一进秘堂总部,宋雪儿的笑颜就如花儿一般绽放,道:“堂主,您回来了!奴……奴家这给您沏茶去!

    崔耕摆了摆手,道:“不用麻烦,我交代一件事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堂主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调集秘堂的精锐人手,前往定州。本官怀疑,张昌宗听信江湖道士的诳言,在那里修建佛寺,供奉伪佛。”

    略顿了顿,崔耕回想着后世的记载,继续道:“这事儿应该不难查,庙好建,高僧难寻。你查查,定州哪里有被迫迁庙的和尚,就能知道哪座庙是张昌宗的了。然后,搜集证人证据,速速回报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听完了,微微一福,道:“是,奴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此事至关重要,速速去办,回报的越早越好。”

    崔耕交代完了,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可还没走出门呢,宋雪儿的声音响起,嗫喏道:“堂……堂主!”

    崔耕驻足,道: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雪儿道:“那个……您今天来,就没别的事儿交代?”

    “别的事儿?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没有呢?”宋雪儿鼓足勇气,道:“妾身的心意,您还能……还能……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崔耕一听这话,就暗叫了声不好。

    很现然,上次在极乐宫内旁敲侧击,宋雪儿已经把心意挑明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自己都没回应,她耐不住性子,想要直接开口相问。

    自己该怎么回答呢?

    就势收下美人?不妥。当初在皇泽寺内,宋雪儿故意陷害自己的事,始终是一根刺。倒不是自己小肚鸡肠,不能原谅。而是觉得,此等心机的女子,着实不是什么佳偶。但是,就此拒绝呢?此女性情刚烈,到底什么后果,殊难预料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办?

    唉,算了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不想那么多了,快刀斩乱麻!

    崔耕下定决心,转过身来,道:“什么心意?”

    “妾身的心意就是……”宋雪儿与崔耕一对视,突地改口道:“那个……妾身来洛阳这么长时间了,一直在秘堂忙活,您就不能给个假?”

    崔耕讶然道:“啥?给个假?”

    宋雪儿忽然着无辜的大眼睛,道;“对,给个假,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崔耕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宋雪儿又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奴家今天就想休息。呃……咱们一起去洛阳南市转转可好?说起来,奴是客,堂主是主,您也应该尽尽地主之宜?”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若是宋雪儿一开始,就让崔耕陪他逛街,崔耕肯定早就找个理由拒绝了。

    但是,经过了宋雪儿逼迫表态一事,崔耕面对这个逛街的小要求,竟然有了一种大赚特赚的错觉,稍微一考虑,就点头允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,谢谢堂主。您稍等,妾身换件衣服就来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如快活的小兔子一般,蹦跳而去。崔耕望着佳人远去的背影,心中一软,喃喃道:“在后世,她这个年纪,还是个孩子啊。年纪幼小,就身遭巨变,我是不是对她……太过严苛了?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宋雪儿就换上了一身可爱的连藕荷叶裙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市并不算远,逛街嘛,二人也不骑马,安步当车,出了仁义坊,慢慢往南走。

    可还没走多远呢,就听背后一阵马褂銮铃声响,有一清丽的女声响起,道:“嘻嘻,崔考功,你从哪淘换来这么一个俏丫鬟?长得可是真是我见犹怜啊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崔耕扭头一看,直吓得魂飞天外,道:“安乐公主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李裹儿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,道:“怎么不能是我?崔郎中,你们这是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们准备往南市一行!”

    崔耕紧张地往四下里看了一眼,见不少人往自己这边观看,越发心急如焚,低声喝道:“你到底捣什么乱?知道轻重不?”

    李裹儿先是小声回道:“本宫怎么不知道轻重?就是父王让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高声道:“那可巧了,本公主也想往南市一行,不如咱们一起去?怎么?莫非崔郎中还怕你这个俏婢吃味儿不成?”

    李裹儿抬出了李显来,崔耕就没脾气了,只得道:“当然不是,只是咱们又没什么交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交情?交情不就是处出来的吗?崔郎中,走!”说着话,李裹儿已经抓住了崔耕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可使不得!”

    李裹儿秀眉一挑,道:“怎么使不得?崔郎中不答应的话,本宫可就要大叫非礼了。你可得想清楚其中的后果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,那下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假装被逼无奈,带着宋雪儿,和李裹儿一起往南市而来。

    一男二女,男的英俊,女的倾国倾城,尤其是其中一个乃是艳名满天下的安乐公主。这一路上,不知有多少人驻足观看,暗暗冲着他们指指点点,对尚书左司郎中崔英的艳~遇,当然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自己的感觉,则完全是“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这也太危险了,我现在的身份是张昌宗的人。公主你跟我这么近乎,引起他的怀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怀疑?”李裹儿不以为然地道:“没你那么想的那么严重,我爹和张昌宗斗得那么严重,我大哥还娶了张昌宗的侄女儿呢。高~官贵戚盘根错节,这种事情张昌宗也不怎么好追究,。”

    李裹儿所谓的大哥,并不是邵王李重润,而是李显的庶长子李重福,现在官封唐昌郡王。他不是韦后所生,年纪比李崇润略大,娶了张昌宗的侄女张英霞为妻。

    崔耕听过李重福的事,不以为然地道:“我能跟唐昌郡王比吗?你们是皇亲国戚,我就是一个毫无跟脚的世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李裹儿道:“虽然不大一样,但总能说明,张昌宗不大可能一见咱们俩走得近,就对你痛下毒手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那倒是。”

    李裹儿道:“然后,你就可以跟张昌宗解释了。你完全可与推说,是我在对你施展美人计,探听张昌宗的底牌。你甩脱不了,也只能和我暂且虚与委蛇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法子。”崔耕皱眉道:“但是,咱们冒了这么大风险,究竟是图啥呢?太子殿下为什么一定要你跟在我身边?”

    ();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