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23章 大周失栋梁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23章 大周失栋梁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当啷啷

    狄仁杰此言一出,朝臣们目瞪口呆,笏板掉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武则天明白,狄仁杰既然说了这话,抢救定然没用。她眼圈微红,叹道:“狄国老一走,朕这朝堂也就空了!

    “哪里,陛下言重了。”狄仁杰强打精神,道:“古人云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;鸟之将死,其言也哀。微臣临死之前,有几个建议望陛下采纳。”

    “国老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当初,陛下曾经让微臣推荐宰相之才,臣推荐了张柬之。可是陛下事后仅仅升了他的官,让其为荆州司马。臣现在再次启奏陛下:欲装点门面,可用李峤、张锡等人。若要治国安邦的栋梁之材,非张柬之不可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点头,道:“准,朕这就下旨,命张柬之为秋官侍郎,鸾台阁平章事。”

    药力发作,狄仁杰的面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继续道:“微臣的第二个建议是……控鹤监声明狼藉,陛下志在千秋,留此污点,殊为可惜。微臣请陛下撤控鹤监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看了那《控鹤监秘记》之后,也觉得自己该收敛点了,道:“准!”

    狄仁杰继续道:“第三件事,微臣请陛下摒去张昌宗、张易之二兄弟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为难道:“此乃朕之私事,国老不必过问。”

    略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朕宠幸张氏兄弟,非关私欲,实为身体。当年,朕侍奉先帝,生育过繁,血气衰耗,病魔时常缠身。沈御医曾有言:血气之衰,非药石所能为力,只有采取元阳,以培根本。狄爱卿不信的话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女皇陛下张开了嘴,以手点指道:“这两颗牙齿,就是朕宠幸了张氏兄弟后,新近长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见状,还真不好再说下去了面子是别人给的,脸是自己丢的。今天自己,逼得女皇胡说什么“采阴补阳,老妇生牙”了。再逼下去,人家能不翻脸吗?

    他点头道::“陛下游养圣躬,也宜调节适度。恣情纵欲,必然害身。微臣当然知道,陛下不会像史上的秦,胡二皇后,恣意响了。但望您能到此为止,以后不要再添男宠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长松了一口气,说:“国老此言,乃是金玉良言,朕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欣慰道:“微臣的第四个建议,就是请陛下勿枉勿纵,不查名实情,不妄动非刑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朕记下了。国老,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陛下从谏如流,真乃千古明君是也!”

    狄仁杰忽然站起,兴奋地道:“你我君臣龙虎风云会,几十年相知,微臣当真是不负此生。若有来世,微臣还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。我……我给您磕头了!”

    “国老不必!”

    武则天的话音刚刚响起,狄仁杰已经跪倒在地,连磕了三个响头,道:“微臣狄仁杰,辞别……大周天子!”

    然后,既然无声。

    两行热泪顺着武则天的面庞滚滚而下,声音颤抖,道:“婉儿,你……你代朕看看,国老他……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起身,轻触狄仁杰的鼻息,摇头道:“陛下节哀,国老他……他去了!”

    “天夺朕之国老矣!”武则天终于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朝堂百官,自然也是一片哭声,有为痛失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哭的,有为逝去令人尊敬的师长而哭的,有为朝廷痛失栋梁而哭的,还有见女皇陛下哭泣,自己不得不哭,不敢不哭的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现在悼念狄国老之死就是最大的政治正确,就是刚被狄仁杰针对的张昌宗和张易之,都挤出了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做人做到这个地步,狄仁杰堪称虽死无憾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死了的已经死了,活着的还得在人世间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终之后,武三思首先劝女皇陛下节哀,然后使了个眼,让殿中侍御史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在朝堂上这么哭,很不合规矩,起码是“君前失仪”。所以,殿中侍御史的小黑账本一掏出来,人们就渐渐止住了悲声。

    稍后,有殿前武士上来,把狄仁杰的尸体搭走,载回家中,自不必提。

    李显趁着这个气氛,道:“润儿、蕙儿和延基的事儿,圣人能否看在狄相的面子上,高抬贵手,大发慈悲,放他们一马?”

    张昌宗马上反对,道:“狄国老的意思,是勿枉勿纵。现在充其量是不把他们立即仗毙了,却不是马上放人。“

    李显怒道:“这种案子,密室私语,怎么可能查的清?”

    张昌宗耸了耸肩,道:“那我管不着,查不清就一直关着呗。”

    李显冷笑道:“然后呢?然后让圣人的重外孙一出世,就生活在牢狱之中。张常侍,你还真是一名大大的忠臣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昌宗再强硬,也答不出一个“对”字儿来,看向武则天道:“那就请陛下任命官员,查明案情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也深感此案棘手,往群臣中望去,丝毫没见到什么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道:“诸位爱卿,谁自动请缨,或者能举荐贤才,查明此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……”人们面面相觑,没人搭茬。

    武则天一阵失望之,道:“难道我大周天朝上国,人才济济,就没一个擅长查案的贤才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是没人敢应声

    武则天越发不满意了,道:“莫非我大周自狄国老逝去之后,贤才尽在乡野之间,朝堂上尽是尸位素餐之辈?

    这话对于皇帝来说,就几乎相当于骂街了、

    “……”群臣面尴尬无比,却依旧无声:一来,是这个案子的确不好查,没有金刚钻不敢揽瓷器活儿。二来,也是最关键的…你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啊?查明了真相,必然会得罪一股无比强大的势力,甚至可能得罪日后的皇帝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武三思轻咳一声,化解了大家的尴尬,道:“启禀陛下,微臣举荐一人,可以查明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谁?难不成是剑南道查访使崔耕?朕现在不想调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,三人证实,两人证虚。恐怕纵是崔查访,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查明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不是崔耕?那你举荐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国师胡超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微微一愣,道:“他?国师也能查案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俗话说得好,举头三尺有神明。此案既然没有人证,那咱们就只能求神证。微臣以为,国师法力高深,定能沟通鬼神,查明此案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原来喜欢祥瑞,一半是信这个,一半是政治需要。但是,越到后来,她对鬼神之事,就越来越深信不疑若死后无灵,自己几年之后知觉全无,那也太可怕了!

    所以,武三思这个建议虽然不合朝廷规矩,但她也没什么反感,唯一可虑者就是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胡超大师,你果真能让鬼神查案吗?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