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22章 忠义薛敖曹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22章 忠义薛敖曹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面若好女,胯下鼓鼓囊囊,如此人物,不是薛敖曹是谁?

    殿外武士自然是认得他的,道:“原来是如意君,您可是要为三位贵人求情吗?快去,快去,小的这也是上指下派,实在没法子。但您的刀……”

    薛敖曹苦笑道:“莫非会有人认为,薛某人的刀能杀人吗?”

    然后,直接冲着里面高喊道:“薛敖曹请带刀入殿,请陛下允准。”

    殿内武则天的声音传来,道:“准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薛敖曹抖擞精神,来到了大殿内,三拜九叩道:“微臣如意君薛敖曹,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其实这种场合,用不着三拜九叩,行再拜之礼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轻咳一声,道:“如意君,你今天特意行此大礼,可是为邵王等人求情么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薛敖曹慷慨激昂,道:“陛下,邵王李崇润,乃陛下之嫡长孙。永泰公主李仙蕙,乃陛下的嫡孙女。继魏王武延基,就更不用说了、,他既是您的侄孙,又是您的嫡亲女婿。如此三人,都是陛下至亲之人,陛下执而杀之,千载之后,难免一个不仁之名啊!”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难道他们忤逆祖母,不当杀?不该杀?不可杀?”

    “忤逆祖母?谁看见了?陛下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太子东宫一婢女可为人证!”

    “一婢女为人证?”薛敖曹寸步不让,道:“我大周律法,三人证实,两人证虚。一婢女为证,就要定人死罪,陛下是要用私刑杀人乎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杀人的证据的确不充分,要不然,她也不会直接宣旨“杖毙”,而不是交由有司定罪了。薛敖曹评她一句动用私刑,还真没冤枉她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道:“密室私语,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证据。如意君所言,太过强人所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以为,并非强人所难,而是理应如此!要不然,任何人,随便收买一个婢女,就可令贵人家破人亡。如此以来,要大周律法何用?要这大周朝廷何用?”

    顿了顿,甚至道:“陛下英明神武,想必不会如此不智。窃以为,您今天之所以如此不智,是是因为……张昌宗!为男宠而杀孙,百年之后,您有何面目见高宗于地下?千载之后,世人会如何评判?还请陛下慎思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武则天知道薛敖曹是个实诚人,从来不怀疑他有啥坏心眼,所以,才和他辩驳几句。

    但是,他最后这几句,可把武则天惹毛了。

    女皇陛下阴恻恻地道:“如意君,你也太恃宠而骄了,莫非你真以为……朕的刀不利吗?”

    薛敖曹面无惧,脖子一梗,慨然道:“为陛下尽忠,微臣何惧一死?陛下若想出气,尽管来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再次气结,几次挥了挥手,想让人把薛敖曹拉下下问斩,还是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最后她无奈道:“如意君,你太幼稚了,朕不和你一般计较,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邵王千岁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“不准!”薛敖曹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武则天好悬没没他气乐了,道:“朕乃天子,一声令下,莫敢不尊。你薛敖曹不准,还能拦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当然拦着住!陛下,你来看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薛敖曹将手中的钢刀高高擎起。

    武则天讶然道:“你想干什么?难不成,你还要刺王杀驾?”

    薛敖曹道:“微臣当然不敢刺王杀驾。而是……请陛下上眼!”

    言毕,薛敖曹钢刀往胯间一划拉,顿时,外裤褪落,一条六七寸长的昂扬巨物,出现在了朝臣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武则天讶然道:“如意君,你想干什么?朝堂之上,怎能如此粗鄙?还不快……呃,来人,给如意君拿件衣服来。”

    裸奔的薛敖曹毫无羞赧之,道:“微臣当然知道此行粗鄙,然而微臣没多过多少书,不能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陛下。为了向您尽忠,也只能出此下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薛敖曹把钢刀横在了自己的胯下之物上,道:“还请陛下赦免邵王千岁等人。如若不然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陛下看中微臣者,不过是此物。您若不允,我就把胯下这玩意儿给割了,让陛下永远享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扑哧

    闻听此言,顿时不少人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武则天更是面尴尬之极,道:“荒唐,荒唐!如意君,你这是还嫌朕出的丑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让陛下出丑,总比让陛下留下终身憾事为好。微臣……啊!”

    当啷

    薛敖曹话刚说到这,忽然觉得手腕上一股剧痛,顿时钢刀撒手,落于地面。

    “谁?谁用石子儿打的我?”薛敖曹睚眦欲裂。

    武则天身旁,一个四十来岁的僧人双手合什,道:“阿弥若佛,不才正是贫僧!”

    薛敖曹怒道:“胡超?你这个奸臣!你知道把我的钢刀打落,耽误了多少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国师,莫和这浑人争论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实在被薛敖曹这傻孩子吓怕了,先是喝止了胡超,又命金甲武士上殿,把薛敖曹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不走,微臣还有话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薛敖曹的声音渐行渐远,武则天这才放下心来,传旨道:“继续行刑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,还请陛下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忽然,大殿外,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,道:“微臣尚书左相,鸾台阁平章事,狄仁杰,请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眉头一皱,道:“狄国老一直重病不朝,今天怎么来了”

    不过,再不愿意面对狄仁杰也得见啊,她传旨道:“宣国老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宣狄相觐见啊!”

    狄仁杰在小太监的呐喊声中,颤颤巍巍,缓步而入,跪倒行礼,道:“微臣参见吾皇万岁万岁,万万岁!”

    狄仁杰……真老了!

    虽然只是月余未见,但武则天一见狄仁杰的现状,这个想法就不由自主的从心中涌起。

    她温言道:“狄国老快快请起,赐软座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勉力起身,缓缓坐上了小太监搬来的一个胡床上,连喘了几口粗气。

    武则天道:“狄国老年事已高,每次跪拜,朕都心疼不已。着令以后见朕,不必跪拜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也不矫情,躬了躬身子,就算谢过武则天了。

    然后,武则天道;“狄国老,你今日前来,可是为邵王求情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狄仁杰道:“陛下英明天纵,多余的话,老臣就不说了。现在只问您一件事,看在老臣这张老脸上,能放过邵王千岁否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武则天嘴唇颤抖了几下,道:“是何等目无君上之人,才能写出《控鹤监秘记》这种书?朕若不有所表示,在过几天说不定就出了朕的春宫图了!所以……朕的回答是,狄爱卿求别的事可以,唯独这件事……不能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语重心长地道:“世人皆谓帝王佳丽三千,朕也贵为天子,男宠之数,双掌可数。狄相,平心而论,你觉得朕过分吗?”

    狄仁杰毫不迟疑地道:“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那狄相是赞成朕今日之所为了?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微臣断案,讲究三推六问,若是三位贵人果然与《控鹤监秘记》有关,陛下杀之,也无不可。但若非经有司……为谏陛下,臣请与之同死!”

    武则天听了这话,脸当时就耷拉下来了,道:“刚才如意君薛敖曹所说的,也是类似的意思。狄相,如此行径,这可不像是你往日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嘿然一笑,道:“微臣今日所为,的确不像是微臣往日的为人。但那是因为,往日微臣还自信能为陛下尽忠几年,今日却自知,即便善加调养,也活不过三五日了。如果能以此残生为陛下做最后一件事,也算是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一颗通红的药丸,被狄仁杰昂首吞下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道:“此药一服,一刻钟内定然丧命,无药可救。臣以此最后的死谏,换陛下饶邵王之命。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