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21章 竭力来筹划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21章 竭力来筹划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临时的府邸中。

    李显满脸的焦急之,道:“崔爱卿,快救救孤王的这一双儿女。”

    韦后此时也是泪眼婆娑,道:“往昔本宫多有得罪崔查访之处,在这,我给你赔不是了。但是,无论如何,你得救救润儿和蕙儿啊,没了他们,本宫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武则天的旨意一到,这二位可彻底傻眼了,他们没胆子劝武则天收回成命,只得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,秘密来找经常于不可能中创造奇迹的崔耕。

    崔耕也没办法啊,他清楚的记得,在历史上这三位的确是被武则天杖毙的。要想让他们活命,没有任何历史经验可参考,这可咋办?

    他心思电转,强自镇定道:“您二位先别着急,说实话,陛下心志坚毅,乾纲独断。咱们要是指望灵机一动,把她说服了,那是完全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李显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为今之计,咱们唯有对陛下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找陛下最信任的人求情,得以转机。”

    “最信任的人?”李显沉吟道:“朝中大臣中,狄相算一个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韦后脱口而出,道:“武三思!”

    崔耕听了这话,面上就不怎么恭敬了,道:“微臣以为,陛下是信任武三思的。但是,要说武三思真心为太子殿下着想,那可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。”

    韦后不服气地道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梁王?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对您说了很多甜言蜜语!”崔耕强忍着,才没把“上了你的床”这五个字儿说出来,沉声道:“此事事关邵王和永泰公主的安危,反正微臣的看法就是如此。到底听不听,就看太子妃您自个儿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过往的功绩太吓人,韦后还真不敢冒险,道:“好,就不求武三思。但是其他人……就没了啊。”

    武则天用人,就喜欢走马灯似地换,要说绝对信任的,除了崔耕以外,朝臣中除了狄仁杰外这真找不出来其他的。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道:“那就从其他方向入手了,微臣还能想到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啥?你有三个人?”韦后掰着指头算道:“上官婉儿算一个,高力士也能算一个,那第三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薛敖曹。”

    李显脱口而出,道:“驴大的行货?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呃……正是此人。

    想当初,崔耕曾经帮助武三思抢一个美少年入宫,此人就是薛敖曹。

    他胯下之物甚是雄伟,曾经很得武则天宠爱。不过后来,二张入宫,薛敖曹只有这一样长处,就不大吃香了。但是,武则天没事儿也找他吃了零嘴啥的,薛敖曹算是除了二张兄弟之外,最得宠的男妃了。

    薛敖曹以胯下之物出名,但他和崔耕之间的关系,就远谈不上广为人知了。

    待听崔耕说起,自己只和薛敖曹有一面之缘后,他就更迟疑了,疑惑道:“孤王听说这薛敖曹甚是本分,从不惹事。以你和他的交情,真能让他帮本王说话?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当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孤王这就去请狄相出山,你快快入宫找薛敖曹。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。”

    崔耕带着韦什方,先见了太平公主。然后,再扮作两个太监,和太平公主一起,进了皇宫。

    首先,他们找到了上官婉儿,让她和高力士配合,想办法稍作拖延。

    高力士人品正直,不需要多费唇舌,就应下了此事。

    然后,就该劝说薛敖曹了。

    如意宫内。

    “崔大人?您不是去剑南道了吗?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崔耕恢复了本来面目,直把薛敖曹惊了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崔耕叹了口气,道;“如今太子危急,我是偷着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一五一十的,把事情的经过,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薛敖曹到底是什么品行,崔耕只是根据后世的记载来判断,今天着实有些莽撞了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道理,这记载也多种多样啊。

    比如那说薛敖曹是上天神驴转世的,肯定不大靠谱。但是,这不靠谱中,关于他性格的描述,又靠谱不靠谱呢?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还有记述,说薛敖曹后来成仙了道。说他成仙肯定不靠谱。但之前的叙述,可是很像那么回事儿,到底是不是有所依据呢?

    种种传说千奇百怪,虽然大部分人说薛敖曹是正人君子,但谁能保证那少部分的描述就一定是错误的?

    若不是今天的情况实在紧急,崔耕还真不会这个险。所以,讲完之后,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,道:“薛兄弟,如果你实在不想趟这滩浑水的话,我也绝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崔大人这是说得哪里话来?”薛敖曹道:“薛某人虽然一无是处,但也知忠义二字。我既受陛下大恩得享富贵,就理应为陛下尽忠。她今天要杀亲孙儿、亲孙女,我要是不拦着,那还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准备如何劝谏陛下?”

    薛敖曹卖了个关子,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,不过,我得先准备一番。”

    不说就不说,崔耕也没功夫和他磨牙,赶紧易容回太监的模样,和太平公主出宫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扮作崔英,前往皇宫见驾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,崔耕再要求见武则天已经毫不突兀。无它,此时殿外请求觐见的大臣们,已经在宫门外挤了个严严实实。不客气地说,就是平日上早朝都来得没这么齐整。

    没办法,武则天要杀亲孙子孙女,身为大臣,此时按照封建道德观念来说,不劝就是不忠。所以,别说崔耕这个尚书左司郎中了,就是一向奉承二张的新人宰相杨再思也在其列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宣诸位臣工在含元殿见驾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朝臣应了一声,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进得殿内,但见女皇陛下面沉似水,已经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在大殿的正中,上官婉儿和高力士,跪在地上,神情委顿,额头上鲜血淋漓。看那架势,要不是有俩太监扶着,这二位早就磕死了。

    不妙啊!

    群臣暗暗倒抽了一口冷气,跪倒在地道:“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万岁!”

    文东武西,分班站好。

    武则天的老脸上泛起了狰狞的笑意,阴损道:“不错嘛,来得够齐的,我大周真是众正盈朝。朕的身边人也不错嘛,这高力士、上官婉儿,都要死谏了。你们说……这么多人反对,朕要是坚持要做,是不是,就是无道昏君了呢?”

    这话也太不好接了,群臣面面相觑,只得再次跪倒,道:“臣等不敢!”

    武则天尖酸刻薄,道:“不敢?是不敢说?还是不敢那样认为?哼,不管你们怎么想,朕今天心意已决,永泰公主李仙惠,邵王李重润,继魏王武延基,狂悖无礼,身犯忤逆之罪,着即……杖毙!”

    “陛下开恩啊!”群臣又是齐齐跪倒。

    武则天掌权二十余年,早就养成了面对一切事务从容淡定的习惯。今天语气如此刻薄,显然心中的怒意已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接下来,按她的规矩,接下来就应该是杀人。

    武则天连眼皮都没抬,挥了挥手,道;“行刑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殿外的武士可不敢那个,将三个金枝玉叶摁倒,举起刑棍,道:“几位,忍着点,就是走个形势。小的手底下干净利落,定能让你们早登……极乐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棍下去,血头重衣,却不怎么疼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二棍下去,三人齐齐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三棍下去,衣衫破裂,鲜血汩汩。

    其实,这已经是尽量减他们的痛苦了,紧接着,就该第四棍:直袭头顶!这一砸下去三人定然丧命!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忽然脚步声声,有一年轻人全身上下只着一条短裤,拎着一把鬼头刀,紧走几步,赶上前来,道:“棍下留人!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