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19章 坑杀宋金刚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19章 坑杀宋金刚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我就知道会这样!

    到了现在,宋金刚都怀疑眼前之人和那刺客是一伙的了,道:“要不然,在下再加十万两黄金!诸位好汉,你们既然选了对我动手,就应该对我的家底有所了解。我只能拿出二十万两黄金来,委实没有更多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黄金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就在怀仁坊,我的老宅中。在那里,我有大约两百万贯钱的钱票,由我的娘子崔小君掌管。只要我修书一封,她必然见信付钱。”

    崔耕略略有些惊讶,道:“你对崔小君那么信任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吗?”宋金刚苦笑道:“世人皆知杂家逼娶崔小君,谁知道,我们婚后夫唱妇随,举案齐眉。虽不能真个行夫妻之事,但我与小君之情,要超过这世上绝大多数夫妇。”

    崔耕不以为然地道:“哦?是吗?所以,你就去极乐宫,找夜来小娘子了?”

    宋金刚脸一红,道:“男人嘛,当然都有些喜新厌旧。但杂家和夜来是各取所需,和小君却是真爱。我敢肯定,小君定然会拿钱赎人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也能称男人?”崔耕道:“看来,你和崔小君的关系也就那样,我们信不过。你有没有别的东西来赎身?”

    “别的?”

    宋金刚苦恼道:“杂家在宫内还有些积蓄,但你们也拿不着啊。”

    崔耕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,道:“那就是没有了?来人,把这位宋公公种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什么是种了?”

    韦什方拍了拍他的俊脸,道:“你没看见种粮食的吗?春种一颗粟,秋收万粒子。现在我们就想把你像种子一样,给种到地里去。别着急,到了秋天,兴许你还能长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活埋啊?”

    一滴滴冷汗从宋金刚的额头上滚滚而落,他忽然情急智生,道:“我明白了,你们根本就没想要钱,只想要命!刚才只是有枣没枣打两三竿子!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肩,道:“不愧是宋金刚宋公公,果然聪明,既然你都猜出来了,就安心的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有两个劲装汉子上来,拖着宋金刚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莫杀我,莫杀我,我有用啊!”宋金刚扯着脖子喊道:“虽然杂家不知你们是谁派来的,但无非是我拿了那人的把柄,让他浑身难受罢了。我把那把柄交出来不就行了吗?另外,我还可以把其他官员的把柄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崔耕眼前一亮,道:“其他官员的把柄?都放在哪了?”

    有门!

    宋金刚逐渐放下心来,镇定道:“这位好汉,杂家要是把那些把柄交出来,真能活命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能,得了把柄,再把我杀了,岂不是更合你们身后那位大人的心意?”

    崔耕冷笑道:“但是你现在不交,当时就得死。何去何从,你自己掂量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宋金刚眼珠一转,道:“不如,咱们打个商量。你们需要谁的把柄,我就双手奉上。只是,每年只给一个人的把柄,这样,杂家能活命,你们背后那位大人,也颇得好处。”

    崔耕断然否定道:“不行!你失踪之后,为了抱高力士的大腿,很多人会抓紧时间搜查,我们不能承担那么大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宋金刚坚定道:“但是杂家也不能承担丧命的风险,如果没有合适的方案的话,我宁愿现在就死。”

    崔耕冷笑道:“想死?有时候没那么容易呢……来人,让宋公公享受享受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马上就有人上来,把宋金刚吊起来,狠狠抽了一顿鞭子。宋金刚只是冷笑,连哼都不哼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,崔耕又命人给他施展了几样酷刑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酷刑并没有施展秘堂真正的手段。要不然,宋金刚见受刑不过,有什么莫测的手段自尽怎么办?

    直到这场戏演的差不多了,崔耕才道:“行,宋金刚,虽然你胯下那玩意儿没了,但是骨头还是挺硬的嘛。就按你说的办,现在,我们就问你要一个人把柄,说出来之后,保你一年的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把柄?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男宠张昌宗!”

    宋金刚皱眉道:“张昌宗?你们是张昌宗的人,还是他的仇敌?”

    崔耕面无表情地道:“宋公公只管交代张昌宗的把柄,其他的,就不用管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金刚知道自己不说出点什么来,这位恼羞成怒之下,说不定就真把自己“种”了,道:“杂家手里有张昌宗一个账本。”

    “啥?账本?可是张氏家族分赃账的账本?”

    宋金刚冷笑道:“你们果然是本着这个来的!账本就在飞将书坊的密库,甲字房,第二个抽屉里面,你们自己去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飞将书坊?”

    韦什方插话道:“自从剑南道崔耕,发明雕版印刷术,印刷佛经,为陛下祈福以来,洛阳城内如雨后春笋一般,新开了许多书坊。这飞将书坊,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宋金刚悻悻地道:“一般人不知道,那飞将书坊是杂家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崔耕威胁道:“姓宋的,你知道说谎的后果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今张常侍和太子李显斗得如火如荼,想必都没什么耐心。若是杂家说谎了,定然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崔耕一使眼,道:“把宋公公种了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这回秘堂成员可不像是上回那么墨迹了,齐往上闯,把宋金刚抓起来就走。

    而院子里面,已经传来了“吭吭”地掘地声。

    宋金刚见崔耕不似作伪,直吓了个魂飞天外,道:“杂家还有很多官员的秘密,你杀了我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讲信用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别杀我,别杀我啊,我可以一个月就交代一个官员的把柄!啊,不,一天,一天就可以啊!”

    “好汉爷大慈大悲,就饶了杂家这条小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金刚的条件不断降低,但崔耕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一个深坑已经挖好,宋金刚被推入坑内,开始填土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必然无幸,这死太监状若疯狂,道:“我的义弟高力士会为我报仇的,你们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崔涛夫,我在地下等着你!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下来陪我啦,哈哈!”

    崔耕就是因为怕高力士察觉,才急着把宋金刚处死,对他的诅咒更是完全不当一回事,稍微一示意,手下人就加快了速度。功夫不大,宋金刚声息皆无。

    事情终于办完,崔耕就准备命众人散去。

    但是,宋雪儿却轻轻拉住了他的袖子,道:“堂主,有件大事,您得早做准备。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