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17章 囧迫临淄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17章 囧迫临淄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夜来道:“妾身的题目是:月。 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有一个小丫鬟,手持一张白纸走了出来,上面大书一个篆体的“月”字。字迹清秀,门户谨严,显出了非凡的书法~功底。

    “月”这个题目,可以说既好写又难写。说他好写,是因为这个题目范围甚宽,甚至每个人学做诗的时候,都做过一两首咏月的诗。要是不要脸一点的话,拿旧作来充数,在规则上也无不可。

    难写是说,前人已经有无数咏月的名作,要想令人耳目一新,谈何容易?

    有小婢上来,在三人面前摆好了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宋金刚能得夜来的欢心,文才是相当不一般,他首先写就,念诵道:“老兔寒蟾泣天色,云楼半开壁斜白。玉轮轧露湿团光,鸾珮相逢桂香陌。黄尘清水三山下,更变千年如走马。遥望齐州九点烟,一泓海水杯中泻。 ”

    此诗写梦游月宫的情景,前四句写月宫之所见;后四句写在月宫看人世。用意却不在于对月宫仙境的神往,而在于从月上冷眼反观现世,感叹人生短暂,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诗如其人,正如宋金刚一般,乍一看是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,但实际上却是鬼气森森,邪意凛然。

    不管此事诗中心思想如何吧,这首诗的文学成就是相当高的。

    一首诗念毕,在场之人,纷纷颔首。

    夜来轻叹一声,道:“金刚你的诗总是剑走偏锋,述说无常,恐怕……不大吉祥。”

    宋金刚哈哈笑道:“杂家身残之人,还讲究个什么吉祥不吉祥?夜来小娘子,你就说这诗作怎么样就是了?”

    夜来毫不迟疑地道:“上上佳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就请……”宋金刚往旁边望去,终究是没敢招惹靠脸泡妞的宋雪儿,对李隆基道:“就请临淄王,将自己的诗作念出来吧?”

    李隆基的诗作也已然写好,念道:“: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情~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! 灭烛怜光满,披衣觉露滋。不堪盈手赠,还寝梦佳期。”

    “好诗,好一个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!”

    “此诗就算不能流传千古,也能排进当世前十了!”

    “临淄王诗舞双绝,今日之后,定当名扬天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说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但那也得在差不多的情况下。李隆基的诗作一出,顿时一片叫好声响起。

    宋雪儿却是一阵色变。

    毕竟,原本的计划,是自己和宋金刚争风吃醋,“失手”把他打死。但现在,李隆基大占上风可怎么办?

    再说了,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自己的文才,绝对写不出李隆基这般绝妙好诗。

    不过,佳人稍微一转念,却又面色迅速和缓下来。

    她眼波流转,瞥向崔耕道:“崔大哥,看起来,这临淄王的诗作强得很呢,您能指点小弟几招吗?”

    宋金刚冷笑道:“哼,空长了一副好皮囊!在夜来小娘子这,可不能找人代写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翻了个白眼,道:“放心,我根本就没打算让崔大哥代写,就是想让他指点指点!难道你宋公公写诗,从小到大,都没人教?还是说,这里有规矩,不准现场教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哼,我倒是看你们能教出什么花样来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摇着崔耕的手臂道:“崔大哥,你一定有办法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暂时让你提高诗作水平,当然是没法子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你今天力压临淄王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虽然对崔耕怀着无穷信心,但万没想到,他这么短时间内,就想出了应对之策,顿时满眼都是小星星,道:“啊?真的假的?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胸有成竹地道:“办法很简单,让临淄王主动认输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李隆基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本王九岁的时候,就敢直叱武懿宗。姓崔的,我倒是奇怪了,你凭什么有把握,让本王认输?”

    崔耕笃定道:“我说三个字儿,你必定认输无疑!”

    “哪三个字儿?”

    “张九龄!”

    “什么张九龄?”李隆基满脸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,在场的其他人,却很快有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九龄不就是那个新科状元吗?崔涛夫提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嗨,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?老兄你想想,什么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?这是一篇旧作啊!现在问题来了,临淄王什么时候到过海上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这首诗不但是他抄的,而且是抄张九龄的?”

    “还被人抓住了痛脚呢,临淄王这次丢人算是丢大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阵议论声传入李隆基的耳朵里,直如利刃穿心,又似身坠火海,简直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。

    没错,这诗的确不是李隆基自己写的,而是李休巧妙安排找人代写。但是,他万没想到,这首诗的来历,竟然已经泄露出去了。

    李隆基怒视李休道:“张九龄?”

    李休比李隆基还难受,苦涩道:“是,是张九龄!”

    事实上,李休也委屈啊:尼玛这叫什么事儿啊,本来自己安排的好好的,先收买了夜来身边的丫鬟,让她建议夜来以月为题,让李隆基作诗。那丫鬟和夜来虽然名为主仆,却情同姐妹,当不会失手。

    然后,自己又花重金,从新科状元张九龄那买了一首诗作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,这张九龄口风不紧,竟然把此事泄露出去了,这让自己如何向临淄王交代?

    其实,李休还真是冤枉张九龄了,崔耕知道此事,不是根据诗作,而是根据后世的记载。

    崔耕笑眯眯地道:“临淄王,是我再多说几句,还是您主动认输呢?”

    “小王认输!”

    “好,临淄王愿赌服输,也算条汉子。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又看向宋雪儿,道:“只剩下一个宋金刚了,以送兄弟你的学问,当无问题?还不快把自己是诗作快快道来?”

    “不嘛……”宋雪儿撒娇,道:“崔大哥的文才是我的十倍,不如你先做几个例诗,给我参考一番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