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01章 舞者能近道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01章 舞者能近道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说实话,韦什方到底有多大能耐,崔耕还真不知道。但是,事到如今,现在再跟韦什方通消息,也已经来不及了,他也只能是选择相信武则天女皇陛下一见之下就任命为宰相的人物,总得有两把刷子?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韦……狗剩的话,就是本官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杜暹斗志昂扬,道:“老人家,你听好了:水、火、金、木、土、构惟修,这作何解?”

    韦什方微微一笑,胸有成竹地道:“这有何难?水能灌溉,火能烹饪,金能断割,木能兴作,土能生殖,构能养育,此为六府。正所谓,所谓德惟善政,政在养民,不违农时,构不可胜食也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简短截说,杜暹连出了二十余道题目,韦什方对答如流,丝毫不显败相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其他考明经科之人顶上,问的题目越来越偏,越来越怪,但最后的结果,却是外甥打灯笼照旧。然后,韦什方开始出题,让这些人做答,最后除了杜暹能勉强支应外,大部分人被问了个瞠目结舌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事清发展到现在,不少进士科的人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心中暗想,别看这杜暹在崔考功面前缚手缚脚的,但人家是有真本事的。论对经义的理解,自己还真赶不上人家。杜暹如此厉害,那崔英的这老家人得多么厉害?恐怕人家考个明经科的进士,就跟玩儿似的!真是高手在民间啊!

    另外,还有最重要的,如此厉害的一个老爷子,真是被崔考功熏出来的?哪怕是打上七八个折扣,人家崔考功的本事,也是着实了得啊!

    至于崔耕心里边,此时却是迷雾重重,暗忖道,韦什方武功绝顶,文才出众,连经义都如此熟悉,简直是个大大的人才。如此人物,年轻的时候,绝不可能籍籍无名。他到底是谁?又是因何和武则天决裂了呢?

    杜暹却是心中连叫了几声苦也:韦狗剩这老家伙太厉害了,我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。待会被他一挤兑,要我公开承认自己不如一个老奴,我还活不活了?

    正在众人各怀鬼胎之际,忽然

    “公孙大家到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喝,从园门处走进一伙人来。为首一人,柳眉杏目,樱唇琼鼻,削肩细腰,英姿飒爽,正是这牡丹园表面上的主人,公孙幼娘。

    “公孙大家好!”

    “拜见公孙大家!”

    “公孙娘子,在下这厢有礼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人家的嘴短,众贡士纷纷乱哄哄的见礼,公孙幼娘面带微笑,颔首还礼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崔耕此时,却心中一阵激荡!

    是她!

    就是她!

    那个十年钱,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儿!

    原来,管家崔有福的话并不完全可信,十年风霜,非但并未摧残公孙幼娘的容颜,反而使她更丰韵。恐怕不是因为她年纪大了,没人打她的主意,而是由于张昌宗的庇佑,才咱保太平,那她和张昌宗之间……

    “妾身拜见崔考功!”正在崔耕胡思乱想之际,公孙幼娘已经盈盈下拜。

    崔耕赶紧道:“公孙大家免礼。”

    “谢崔考功。”公孙幼娘起身,眼波流转道:“崔考功觉得今年这些士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其中藏龙卧虎,本官甚是欣慰啊!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,还请崔考功朱笔高抬,多录取几人哦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的科举考试,和后世有很大的不同。比如这次考试录取的人数,在后世的明清时期,一般早就定死了。但是,在武周年间,朝廷虽然也有个大概的计划,但是,主考官有很大的裁量权,多录取几个,少录取几个都行。

    公孙幼娘此举,算是某种程度上的“为民请命”了。见崔耕答应得痛快,众贡士纷纷喜笑颜开,大赞崔耕英明。毕竟这录取的人数多了,自己被取中的概率也就大了不是?

    杜暹还想说几句败兴的话,不过,想到刚才自己铩羽而归,为了避免自取其辱,还是没敢开口。

    公孙幼娘趁着气氛热烈,道:“难得崔考功和诸位贤达尽皆在场,奴家想献舞一曲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固所愿者,不敢请尔!”

    公孙幼娘将外衫脱掉,露出一身十分紧身的武士服,道:“诸位,妾身献丑了!”

    然后,她抽出腰间佩剑,翩翩起舞。这舞姿既有女儿的柔媚风情,又有男儿的阳刚之气,更有一剑扫平四方的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舞到酣处,公孙幼娘甚至掷剑入云,高数十丈,疾如闪电,快似流星,直落而下。

    在这个关键时刻,公孙幼娘不闪不避,将剑鞘高举,那宝剑竟然不差毫厘地透空而入。如此神技,真叫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“今有佳人公孙氏,一舞剑器动四方。观者如山沮丧,天地为之久低昂。霍如羿射九日落,矫如群帝骖龙翔。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”

    十年前,崔耕看公孙幼娘的剑器舞,只为她柔媚的身段所吸引,如今他既拥有了后世的记忆,又历尽风波,看惯绝,眼光又有不同。不知不觉间,一首杜甫的诗作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心中更是暗暗想道,从古至今,论舞蹈之能,既有“掌上舞”倾倒汉皇之赵飞燕,又有以“容步”之舞迷倒夫差的西施、以“折腰”之舞得汉高祖宠爱的戚夫人……但舞蹈的最高境界,还得说是公孙幼娘了。

    传闻,张旭观其舞,书法大进,成一代草圣;吴道子观其舞,丹青更进一步,终成一代画圣;杜甫观其舞做《剑器行》,成一代诗圣。

    以一舞成就三圣,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今日能得见她舞蹈大成之作,崔某人真是幸何如之啊!

    这边崔耕用心欣赏歌舞,那边众贡士却是看舞的不多,注意他动静的不少。待公孙幼娘舞毕,人们纷纷叫好,一边捧公孙幼娘的舞技,另一边吹捧崔耕的诗作。二者的确是非常高妙,众贡士倒也没什么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马屁精李林甫,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,把崔耕和公孙诱娘的“诗舞和一”,吹到了天上去。

    稍后,公孙幼娘宣布,龙门宴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现场当然是崔耕为主角,众人一边饮宴,一边如同发情的孔雀一般,尽量展现自己的才华。

    崔耕在其中还真发现了不少人才,暗暗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饮宴完毕,眼看着已经将近傍晚,崔耕命众贡士散去,自己也准备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但是,公孙幼娘却拦道:“崔考功慢走,妾身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此地并非讲话之所,还请崔考功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头前带路。”

    崔耕随着公孙幼娘往前走,七扭八转,到了一间静室之内。把伺候的丫鬟仆役摒去,屋内只剩下了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公孙幼娘道:“关于妾身的事儿,张常侍的人,已经跟崔考功您说了?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嗯,大概说了一下,但是语焉不详,比如……你到底为何投靠张常侍?”

    “妾身要说的就是这个。”公孙幼娘正道:“妾身是想救一个人,还请崔考功尽力帮忙。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