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600章 衰人真矫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600章 衰人真矫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嗯?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人们扭头望去,却见一个三十余岁,相貌清癯的中年人,昂首而立,举目望天,似乎对崔耕和张九龄非常不屑,

    李林甫马上就大怒道;“杜暹?是你!论起对对子来,你那两下子还不如我呢,也敢在崔考功大言不惭,真是班门弄斧!”

    杜暹朗声道:“不错,杜某人的确没什么急智,对对子的本事稀松平常。但是,那又如何?对联写得好,能富国强兵吗?对联写的好,能明察秋毫吗?吾胸中自有治国安邦之策,却是看不起这些投机取巧的佞幸之人。”

    哎呦呵!

    要是一般的贡士说出这种狂傲之言,以崔耕现在“知贡举”的身份,还真不会和他一般见识,至少不会当面争执。

    但是,杜暹不同,此人也是唐玄宗年间的一个宰相。

    后世的司马光曾经评价道:“上即位以来,所用之相,姚崇尚通,宋尚法,张嘉贞尚吏,张说尚文,李元、杜暹尚俭,韩休、张九龄尚直,各其所长也。”

    人家别人的才干都挺好,什么“通达”啊,“尚法家之术”啊,”“耿直”啊,“重视文学”啊,等等。但是,到了杜暹这……这个“尚俭”是什么东东?你杜暹身为国家宰相,再勤俭,能勤俭得过乞丐?这点“长处”当宰相,可以说完全不称职啊?!

    甚至,编《后唐书》的刘,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常以公杜暹清勤俭为己任,时亦矫情为之。”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是一个才能不足用品德补,甚为“矫情”的伪君子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人,崔耕可不想惯着他!

    当即,他豁然起身,绕着杜暹转了几圈,道:“俗话说,英雄所见略同。没想到啊,在这还有个跟本官看法想同之人。嗯,你说得没错,这对联写的好,并不一定就是朝廷栋梁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这话本官能说,你却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侃侃而谈,道:“这样,本官给你讲个故事。你就明白了。话说有一只狐狸,经过一个葡萄架,见葡萄泽紫红,又多又大,顿时饥渴难耐,跳将起来。可是,那葡萄架太高了,狐狸跳了几次,都没够着。于是乎,它气呼呼的走了,一边走还一边碎碎念道:我敢肯定,这葡萄是酸的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

    这个寓言只是富有哲理,称不上多么好笑。但是,李林甫马上就大笑出声为崔耕捧场,道:“老师说得好,你杜暹若是有老师或者张九龄那样的文才,还可以看不起对联之能。但以你现在的身份说这话,无非是一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的蠢狐狸罢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难道我说得不对?你杜暹要是觉得自己本事大,大可以考进士科啊?为何要考明经科?五十少进士,三十老明经,其难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我说得对不对啊,老明经杜暹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林甫又猛地一拍脑袋,道:“不对,我说得当然不对了。可怜你杜暹今年三十二岁,却连明经科都没通过,哈哈,真是太废物了!”

    打人不打脸,接任不揭短。李林甫这话,无疑既是打脸,又是**裸的揭短!

    杜暹直气得满脸涨红,额头上青筋暴起,咬着牙道:“在下刚才已经承认了,自己的文才的确一般。但是,崔考功莫非以为,文才一般之人,就无议政之权吗?这也忒强词夺理!什么吃不到葡萄的狐狸?依我看,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

    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?好,那本官就在这里,用小人之心,好好度一下你杜暹!”

    崔耕冲着四下里扫视了一圈儿,道:“其实杜暹对科举取士的弊端,看得并不算错。但是,陛下英明神武,朝中大臣饱读诗书,难道看不透这一点?那为什么,朝廷喜欢以文才取士,却不是纯以策论呢?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崔耕闭口不言,给众贡士留下来了足够的思考时间。

    直到半盏茶的时间后,他才道:“最关键的,就在于公平二字。世家子弟,有父兄教诲,甚至有机会到衙门中历练。而寒门之士,经义书籍尚且不能买全,又哪有机会到衙门里历练?若是只重策论,哪还有寒门之士的出头之日?也只有重视文才,才能使世家子弟和寒门之士公平一战。”

    杜暹不服气地道:“只重公平,又把朝廷的安危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这回不用崔耕回答,李林甫就把杜暹怼回去了,道:“你傻啊,这不是还有举荐得官吗?科举考试,最根本的目的,就是使寒门有出头之望,你杜暹出身寒门,却对考试内容说三道四,真是愚不可及!”

    崔耕冷笑道:“依本官看,杜暹不是太愚蠢了,而是太聪明了。他自觉这届考中无望,才故意在本官面前,大放厥词,好名扬天下。说不定,哪个本官的政敌看好他,会推荐他当官哩。这还真是一笔名利双手的好买卖!”

    崔耕这番话,可就是真正的诛心之言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一大群贡士围拢在杜暹周围,听了这话,顿时心中一动,慢慢走开。

    杜暹还真没什么急智,此时百口莫辩,索性破罐子破摔,道:“莫说那些没用的了,崔考功,总而言之一句话,你凭几句诗,就得了正六品的天官考功员外郎,我杜某人不服!”

    崔耕斜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姓杜的是什么人,也配和本官叫板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崔英心虚了?”杜暹不怒反笑,轻蔑道:“你不是自诩有才吗?真有种,你和我比比墨义?”

    进士科和明经科最大的不同,就是第二场考试,进士考诗词歌赋,明经考“墨义”,也就是对四书五经的解释。

    如果说诗词歌赋考文才的话,那“墨义”就是十年寒窗的硬功夫了。

    杜暹后来能明经取士,担任宰相,对于经义的理解,当然颇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凭这一点,让崔耕彻底丢脸!

    说实话,此举还真是击中了崔耕的死**。这种不能抄袭,不能抖机灵比试,他绝对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崔耕想出什么推脱之言呢,他身后的韦什方忽然插话道:“我家主人为知贡举,只有考校贡士的份儿,怎么可能让贡士发过来考校他呢?这样,年轻人,你要是真不服的话……就和老夫我比比!”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崔大人的老家人,韦狗剩!怎么样?你敢不敢跟我比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尼玛什么韦狗剩啊?一听这名字,就是个粗鄙之人。赢了没啥光彩对,输了就得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杜暹眼珠一转,推脱道:“一个老奴能读过几本书?某家胜之不武!”

    “别看不起人啊。”韦什方呲牙咧嘴一笑,道:“古人云,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;与恶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。老头子我跟随我家主人这么多年,这学问可是噌噌得涨哩。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韦什方冲着四下里一划拉,道:“也不单单是你杜暹,只要是想考明经科的,尽管来和老头子我比墨义。但凡能赢了我的,这次科举,我家主人肯定取中!”

    还有这好事儿?

    杜暹眼中精光一闪,看向崔耕道:“崔考功,你怎么说?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